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7章【连下两场!】
    后院儿。

    气氛被点燃了!

    那墨镜青年给出的这诗太让大家吃惊了!

    张烨坐回去喝茶了,只有他知道,这作品当然不是一般的诗,这是《离思五》的其四,元稹的作品,尤其那第一句诗句,更是在张烨那个地球家喻户晓的名言,很多艺术作品影视作品里都曾经用到过,其价值和影响力传播力可见一斑,是他那世界诗词历史上很珍贵的一诗。

    这要是还赢不了?

    那张烨一头撞死算了!

    周大师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第一场比赛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胜出的是……”

    王老师苦笑不跌道:“周老您不用说了,我输得心服口服。”

    周大师笑着点点头,“小王,你的书法也很好,比去年多了些‘意’,有时间的话咱俩交流交流。”

    王老师打起精神了,“我正好有不少问题想跟您请教呢。”

    走回去魏大师的队伍里,不少人都开始打趣王老师了。

    “老王,你行不行啊?”

    “呵呵,输给后辈了啊。”

    都是跟他关系不错的朋友,调侃是开玩笑。

    王老师无奈道:“没办法,现在的年轻人都太厉害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哟,你们下面上场的可小心了。”

    一场结束。

    新一场来了。

    张烨和王老师的墨宝被人拿去晒干,台面上铺了新的宣纸。

    吴则卿微笑着坐了过来,“小张,你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你不是说你书**底不高吗?那刚刚的字是谁写的?”

    张烨汗道:“我就是瞎写。”

    吴则卿嘱咐道:“后面的比赛可不会容易。”

    张烨道:“没事儿,反正我幸不辱命,先拿下一场,后面再说后面的,反正有您压阵呢。”还拍了下马屁。

    瞧瞧,哥们儿现在越来越智慧了啊!

    见得吴校长和那青年说说笑笑,魏大师队伍的几十号书法家都认真起来了,全放下了轻敌的心思,准备全力迎战了,其实他们这些人的水平,能现场创作古诗古词的人没有十几个也有七八个的,完全也可以通过抓阄题目给出的限定条件,自己创作古诗,不必拘泥于前人的典籍,只不过自己创作是有风险的,一来得切题,不能跑题,二来,要是没有灵感,也创作不出好作品。这青年的本事他们刚刚已经见识过了,那诗,八成是他水平挥,灵感爆偶得之的,不可能是他水平的一个常态,所以这些人也浑然不惧,况且他们人多啊!这么多人还比不过对方俩人?那不是开玩笑么!

    周大师笑眯眯道:“第二场开始,抓阄吧。”

    这次是吴则卿先抓纸条——是空的,什么字也没有,意思应该就是她这个阄没有题目限制。

    魏大师也抽了一个——后庭花。

    张烨一看,心说怎么有这么淫-荡的题目啊?

    周大师道:“第二场,题目限制‘后庭花’,可以开始了。”

    “这一场我来吧。”吴则卿笑笑,上去摸起毛笔,开始写了。

    魏大师那边的人反应慢了一拍,但一个约莫五十岁的老同志也很快走了出来,“这一场交给我了。”

    “冯先生?”

    “您也要去?”

    “您肯定没问题。”

    “冯先生必旗开得胜啊!”

    也不知道那冯先生急什么,赶紧上去写了,连墨都只是草草一沾。可是虽然他去的比吴则卿晚,但写字却飞快,是草书!

    苏娜认识那人,“诶?冯叔叔不是擅长楷书吗?”

    她旁边有个明白人,“是啊,但你看着就知道了。”

    吴则卿是行楷,慢了一步!

    张烨这才现,俩人写的竟然一模一样!

    《后庭花》,又叫《玉树后庭花》,别名亡国之音,为宫体诗,王朝灭亡的过程也正是此诗在宫中盛行的过程。张烨那个世界也有《玉树后庭花》,风评不好,看来这个世界也有类似的作品,张烨扫了一眼,跟他那地球上的《玉树后庭花》不太一样,用词不同,但意思也差不多,都是享乐啊,奢靡啊!

    忽然,冯先生笑着落笔了,“不好意思了小吴,我先写完一笔。”

    周大师看了眼冯先生,便道:“按照惯例,咱们的书法比赛不能拿同样的作品比,是老冯先写完的,所以小吴你的书法不能采用了。”

    嘿!

    玩阴的啊!

    你怎么不说还是老吴先写的呢!

    张烨被气乐了,还有这种规定?怪不得那冯先生猴急猴急似的跑过来呢,还用的书写度公认最快的草书?这是打定主意在坑吴则卿啊,他们俩写的诗不短,这已经用了三分钟的时间了,要是吴则卿重写一次其他诗词的话,写什么可能也来不及了啊,嘿,我就去你妹的啊!

    吴则卿望向冯先生,笑道:“冯老师不讲究啊。”

    冯先生笑了几下,“没办法,历史上就这么一《后庭花》,你要是写了,我也没得写了啊,不是我坑你啊小吴,哈哈,是这道题有问题,这个抓阄指向性太明确,分明就是看谁最快写完的,你要是比我写得快,我也就认输了,你的行楷很有大家风范,我的草书可比不上你,拿楷书才能跟你较量一番。”一笑,冯先生抖了抖自己的作品,道:“我是不是朗诵一遍?其实也能唱一下的,不过没有琴弦伴奏啊,唱不好。”这是一诗,也是一曲子的,很有名。

    还要唱?

    你得瑟个屁!

    张烨重重放下茶杯!

    评委周大师道:“还有一分半钟,小吴,你还写吗?”

    苏娜也差点气出一口血来,冯叔叔怎么这样啊!她决定以后见了面就装作不认识他,太丢艺术家的脸了呀!再看看人家吴校长多有涵养啊,都这样也不气不恼的!

    吴则卿把笔放下,“写也来不及了,这一场啊,我只能……”

    正要认输呢,张烨腾地一下已经过去了,什么话也不说地一把拿起毛笔来,提笔就在宣纸上写字了!

    吴则卿一怔,笑着让开到了一旁。

    “能临时换人?”冯先生问道。

    周大师嗯道:“是队伍比赛,自然可以。”他也有点无语老冯的为老不尊,心说一场比赛而已,至于么。

    冯先生乐道:“行,我也想看看这小伙子还能写出什么后庭花的诗来,我也长一长见识,呵呵呵。”

    大家也不知张烨还能写什么,也没时间了啊!

    可是下一刻,冯先生那有点黄的大板牙就笑不出来了!

    张烨只用了半分钟就完成了这一诗,他也知道楷书和行楷可能都来不及了,于是也用了草书!

    当然不是一般的草书!

    他用的是王羲之的草书!

    写的普通,模仿的也不是很到位,草书毕竟对张烨来说太难了,可是再差强人意那也是王羲之“外形”的草书啊,总会有几分潇洒的!

    字体潦草到让人侧目!

    这书法能认出来的人还真不多,只有真正钻研过一些草书的人才能看懂。

    张烨也很到位,知道好多人看不太懂所有字,写完后就自己朗诵道:“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念到这里,张烨看着冯先生笑了一声,“隔江犹唱后庭花!”

    苏娜噗嗤地笑了出来!

    冯先生脸也绿了,嘿!你丫怎么骂人啊!

    周围无数人也听得一愣一愣的了,有这诗吗?历史上没有啊!我靠,这又是你现场创作的?就剩下一分钟的时间啊,你不但完成了创作,还把《后庭花》给融到了诗里面,借着机会骂人啊!冯先生刚写完《后庭花》,还兴致勃勃地耍宝唱上一句,你转即就顶回来了?商女是什么?卖唱女啊!卖唱的歌女不懂什么叫亡国之恨,隔着江水还高唱着《玉树后庭花》!?

    嘴真毒啊!

    拿书法骂人?您这什么功力啊!

    周大师和吴则卿也被逗乐了,这诗太有意思了,而且从文学角度看,这诗也是上品中的上品啊,意境深远!讽刺意味极浓!

    魏大师:“……”

    只见魏大师一回头,“谁认识这小伙子?”

    所有人都摇头,“不知道啊,从来没见过。”

    一个书法家啧啧称奇,“这人哪里冒出来的?老王和老冯都不是对手?不对,还没分出胜负呢,看周大师怎么说了。”

    大家都等着周大师评判。

    周大师笑道:“干嘛都看我啊?”

    一青年道:“等您当评委呢呀。”

    周大师一点犹豫也没有,道:“这还用评价吗?草书的功底上,两人不相伯仲,也都有一点点问题,老冯和这小伙子应该都不太擅长草书的,这个就不提了,呵呵,但书法内容上,小吴这边的小伙子明显更胜一筹,不,一筹都不止,是胜了一个境界,胜负自然很清楚了。”

    冯先生心说得,他也没什么不服气的,反而还欣赏地看了看那墨镜青年,竖了一下大拇指,“后生可畏啊!”

    张烨假客气道:“承让。”

    又拿下一场,吴则卿这边连下两局啊!

    一开始还以为吴则卿这边只有两个人,肯定会惨败呢,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啊,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墨镜青年竟然连番赢下了王老师和冯先生两个书法家,都没有吴则卿出手的机会了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