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65章【第一题,曾字开头的诗词!】
    啊?

    一人足矣?口气太大了啊!

    吴校长今天怎么这么有信心?

    众人都乐了,好多看热闹的也激动了起来!

    魏大师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吴则卿,“看来小吴最近的书法技艺又有曾进了?那我们还真不能轻敌了啊?”

    吴则卿笑而不语。

    周大师无言半天,“小吴,你确定不要人了?”

    吴则卿微微点头,“呵呵,不需要了。”

    周大师也没辙了,他一直都是想帮吴则卿一下的,起码也让场面公平些,这样比赛起来才精彩啊。可是吴则卿的态度却让很多人纳闷极了,周围不少人也都搞不明白,吴则卿的功力大家是承认的,知道她就算比起在场的大部分书法家来也不差什么,只要吴则卿不懈怠,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国内书法大师的名号八成也会有吴则卿一号,可是现在不是十几年后啊,现在吴则卿对面可是有几十号书法家和一个书法大师啊,她以为自己一个人真的就能胜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底气?

    还一人足矣?

    足矣什么呀!再来几十个都不够!还一人?

    所有人都以为吴则卿所言的“一人足矣”,说的是吴则卿自己。

    大概只有苏娜才清楚,吴校长口中的“一人足矣”,大概说的并不是她,而是指的她身后唯一一个队友!

    张老师行吗?

    虽然刚才他说了行……

    可他真懂书法?他说行,吴校长还真信了?

    苏娜一攥拳头往那边举了举,是给吴校长和张老师加油的手势,这会儿,她当然不站在她爸爸这边了,人多欺负人少,还欺负一个女流之辈,苏娜立场也十分坚定了,然后很鄙视地瞪了瞪自己父亲。

    苏爸爸咳咳一声。

    其他书法家也都面露讪然。

    “反正也不缺我一个,我跟旁边看看热闹。”

    “我也算了,老于,咱俩喝喝茶去。”

    “这么多人了,也不差我一个了,哈哈,我也别欺负人家小吴了,以大欺小就算了,还以多欺少,不妥,不妥。”

    “就是一闹,图个乐。”

    “你们来吧,我歇会儿。”

    登时,有好几个人都自觉退出了,既然吴校长那里不需要队友了,他们就坐在旁边观战了,谁也不帮。

    不过人数上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周大师斟酌了片刻,道:“本来是想着各自比上二十场的,但人数上有点悬殊,要不然就比三场定胜负?”

    吴则卿出言道:“周老,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吧,我也不能坏了平常的规矩。”

    就比三场是有点少,也不够看的,毕竟今天是书法协会成立周年的年会,要是不热闹也没劲啊,周大师便道:“既然小吴这么说了,那好,我定一下吧,咱们折个中,比十场,赢率高者胜,如何?”

    吴则卿道:“听周老安排。”

    “好,那开始吧,呵呵。”魏大师也道。

    周大师清清嗓子,大声道:“有人可能是第一次来,我先说明一下规则,还是抓阄题目的方法,两个队伍各抓一次,确定题目后开始比赛,一场一道题,规定时间十分钟内答完,且要附和题目规定要求,如果是长诗或者长文,可以按照一定程度延长答题时间,每一题原则上最多不能过二十分钟,具体的评判规则有我定夺,老周我的风评还是可以的,呵呵,所以公平性上大家可以完全放心吧。”

    “周老您说笑了。”

    “是啊,当然放心!”

    “您要是不公正,也就没人公正了!”

    大家都笑着说了几声,一来周大师人品和资历在那里摆着,二来,这次的彩头就是周大师提供的作品,他当然有权利做这个评委了。

    “那就谢谢大家的抬爱和信任喽。”周大师笑着说罢,就招呼弟子拿来了早都备好的两小木盒,里面都是一个个叠好的小纸条,外面看不到里面的字迹,写的应该就是试题的范围了。

    吴则卿和张烨座位挨着。

    只见她侧头笑,“十场,一人一半?”

    张烨耸了下肩膀,“我怎么都无所谓。”

    “好。”吴则卿低笑道:“周大师那副字我是真喜欢。”

    张烨吐掉瓜子皮,“反正今天我就跟您并肩作战了,那副字肯定帮您赢回来,正好我没准备您生日礼物呢,这下齐活了。”

    吴则卿看着他,“有难度。”

    “试试吧。”张烨其实也没底,但他气势却不输人。

    哦,你魏大师的生日就是生日,我家吴校长的生日就不是生日了啊?扯淡,哥们儿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欺负我行!

    欺负别人我也不管!

    可你们一帮有头有脸的书法家欺负老吴?那可不行!

    其实说实话,对方那帮人也没有欺负吴则卿的意思,吴则卿那是什么级别的领导啊,他们也不敢啊,主要是都给魏大师一个面子而已,老人大寿和年轻人普通过个生日,重要性是不一样的嘛。不过张烨就这个脾气,那是火药桶,一点就炸,他才不管这个那个,这次就是要给吴校长争一个脸,按远近亲疏来说,张烨肯定也是要帮老吴的。

    抓阄开始了。

    周大师正当中一坐,一手一个小盒子摇晃了摇晃,“来吧?”

    魏大师就坐在他旁侧,伸手抓了一个,翻开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字——曾。

    吴则卿也轻轻起身,优雅地走了上去,捏着手从第二个盒子里取出一个小纸条,摊开给周大师看,上面是两个字——字。

    周大师当下宣布道:“第一场的题目出来了,要以曾(Zeng一声)或曾(netg二声)为个字,写一篇诗词歌赋。”

    他们这种书法比赛,看似是比的书法,实际并不单单如此,要是瞎写一个“曾老师是好男人”,这也上不了场面啊,所以都不用说,他们比赛的题目都是写诗写词写赋之类的,就算你不按照典故和古代已有的诗词来写,也肯定要按照规定平仄写古诗古词的,现代话或警句可不行,这都是说都不用说的规则了,否则这些题目还出什么限制?就是为了增加难度的!

    “曾啊?”

    “还是字?”

    “这第一题倒是不难。”

    “不过也不简单啊,看两边怎么答吧。”

    看热闹的人都思考起来,也是在心里答题呢。

    吴则卿回来了,随口对张烨道:“曾的字,诗词里有不少,但是没有什么著名的,都是一些小诗小词,这题不好答,书法比的不止是字,也有意,文如果选不好,字写得再好也没用,得容我想想。”

    魏大师那边一帮人在想。

    吴则卿也在反复琢磨答题。

    张烨则一点反应都没有,瓜子一个接一个地咔吧咔吧地磕得自在,哪里有一点艺术家的风范啊,看上去倒像是个来蹭吃蹭喝的主儿。

    周围人都哭笑不得地瞅着吴校长那唯一的队友,这你妈是猪队友啊,纯粹来凑数儿吧你?瓜子就没停过,你上辈子没吃过饭啊?这么激动人心的比赛时刻,你说你不帮着吴则卿出出主意也就算了,你们队伍马上该出场了,你好歹也有点比赛精神成不成啊?你眼里合着就有瓜子啊!

    苏娜也冒汗了,张老师太悠然了啊。

    周大师笑道:“五分钟倒计时开始了。”

    案台和笔墨纸砚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两拨人中间放着。

    对面,一个中年人忽然站出来了一步,挺有自信道:“这一题我来吧,魏老?”

    魏大师一看他,“小王要出手?好,祝你旗开得胜!”

    王老师活动了一下手腕,“那自然不用说,我先拿下第一场。”

    曾字打头的是没有什么太有名的诗,选诗成了难题,你起码先得知道这诗然后能背下来吧,这也是比赛的一个难关,这里是不允许上网搜索的,那样也没有比赛的意义了,所以这种较量比的有时候不只是个人书法技巧,还有许许多多的考量,于是团队人数多的话自然占据了绝对优势,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精通这么多记忆力这么好擅长所有有名也好没有名也好的诗词歌赋的,要集思广益。于是魏大师团队中的王老师出面答题了,他恰好知道一曾字开头的古诗,没有题目,是一本古文里记载的小诗,意境不算太好,但也还不错。

    他开始写了:

    曾驱爪士三边静,新赠髯参六义穷。

    竟夕文昌知有月,可怜如在庾楼中。

    落笔,王老师笑着望了眼对面的吴则卿,“吴老师,该你了?”

    “好字!”

    “诗也不错。”

    “吴姐悬了啊。”

    “这诗应该是曾打头的诗里最有名的一了,也是相对来说最知名的,王老师已经写了,吴校长写什么?”

    大家低声交流,避免声音影响场内的比赛。

    周大师看看表,“还有三分钟。”

    吴则卿却和张烨交流着,“我知道一词,但是意境不够,比王老师这要差上一些,也没什么典故支撑,写了也不一定会赢。”

    张烨问道:“那我来?”

    吴则卿瞅他,“你记得曾字开头更好的诗?你书**底我没见过,不然你也可以告诉我,我去写。”

    张烨道:“我不记得,古诗我也不常看,您既然说没有曾开头更好的诗,那就肯定没有更好的了。”对于吴则卿的判断,张烨是相信的。

    吴则卿平静道:“既然没有,那你如何写?”

    张烨理所当然道:“但我可以自己写啊。”

    “自己写?”吴则卿笑了,“好,那看你的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