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46章【我没骂老年人啊!】
    晚会散场了。

    说是晚会,结束后其实也才下午六点多。

    “真过瘾呀。”

    “是的啊,这个晚会来值啦。”

    “大老远的过来京城一趟,真是没白跑。”

    “节目虽然就那么回事,长篇一律,哪次晚会都差不多那个样子,但最后张烨老师的闭幕词真是热血澎湃!”

    “就冲那闭幕词演讲,就没白来!”

    “还是张烨老师懂咱们,比其他老师强多了!”

    “回去后我得好好努力了,这个演讲可能改变我一生!”

    “我也一样,以后我再也不用老师和家长逼着我学习了!”

    各省市来参加晚会的中小学生们,很多人都触动极大,这次的晚会,或者说这次张烨的闭幕词,让他们有了很大收获,这种鼓励式的教育,这种《少年中国说》一般的经典演讲,真的是有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只要亲临现场听过的人,基本都如获至宝,有些中学老师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后就把张烨的演讲掰开了揉碎了地细讲一遍,给那些没来现场的学生听一听!

    校外的人都走了。

    北大的几个校领导慢步往回走。

    年纪比北大校长还要大的老副校长道:“吴校长啊,一直都没问你,你当初怎么想到要招一个主持人进来的?”

    吴则卿没直接回答,微笑道:“主持人不一定就当不好老师。”

    另个副校长看看她,“老吴,那可说不准啊,这次你们中文系的小张可又惹出乱子了,这烂摊子怎么收拾啊?咱们几个先碰个头?”

    吴则卿淡然道:“这个闭幕词没什么问题吧?”

    老副校长道:“从孩子的角度看,是没大问题,可从其他角度看,问题又很大,不好收场啊,不行的话还得先问问校长的态度,嗯,不过就怕事情闹起来,万一引起社会上的一些讨伐,那就麻烦了。”

    吴则卿说道:“我已经跟摄像和官网那边的负责人打招呼了,晚会的闭幕词不上传,只上传晚会内容。”

    老副校长道:“那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在场那么多记者呢,还有电视台的摄像,瞒不住的,小张这次能不能过了这一关,还得看他运气喽,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看上面和社会的态度了,要是度不过去,给小张的处分肯定轻不了,他以后也很难在教育界工作了。”

    另个副校长道:“倒是可惜了。”

    老副校长看向吴则卿,“对了老吴,张烨现在是在你们中文系教《古典名著鉴赏》吧?我看他其实也挺适合教历史的嘛,怎么样?要不然你们中文系先辞了他,当是处分给大家个交代,然后让小张来历史系避避风头?”历史系就是他分管的。

    吴则卿回看过去,温和道:“你这是要撬我墙角啊?”

    老副校长笑着摆手,“我可没有啊,我也是为了小张着想。”

    吴则卿勾起柔和的唇角,“你就不怕小张给你们历史系那边添乱去?”

    “不怕,有才华的人嘛,总是有一点脾气的,总是有点不合群的,俗话说的好,不遭人妒是庸才嘛。”老副校长道。

    吴则卿笑道:“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老副校长一摊手,“得,那当我没说吧。”

    在张烨的闭幕词过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在了他身上,分管其他系的副校长这会儿都开始想抢人了!

    不说脾气!

    不说人品!

    张烨的这份才华确实是货真价实的!

    老副校长听了《少年中国说》后,竟也生出了一股爱才之心!

    前面,到了他们的办公楼,可是刚一进去,就看到了十几个人,为的一个就是闫建涛,原来他早早离场是来这里了,闫教授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老教授和讲师,来势汹汹,全都面色不善。

    “老校长!”

    “吴校长!”

    “张烨太过分了吧?”

    “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啊!”

    “怎么有这么骂人的?他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的美德了?我们一生都贡献给了教育事业!他张烨一句话就把我们给全盘否定了?我们成了误人子弟多管闲事的人了?我们成了吸食鸦片的老不死了?”

    三个副校长面面相觑,“走吧,有话屋里说。”

    ……

    另边。

    大礼堂外。

    苏娜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就变了,忙朝着张烨的方向跑过去,打断了张烨和曾教授的对话。

    “张老师!”

    “苏老师?怎么了?”

    “我刚听说,闫教授和一帮其他院系的教授都去几个副校长那里告状了,说要对你严厉处分,清除出教育系统!”

    “这样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你,你还笑得出来?”

    “那能怎么办?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也管不了。”

    “你还不赶紧看看去呀,起码也得解释两声啊。”

    “这倒是,行,那我去一趟,谢谢了苏老师,曾教授,那我先去了啊,今儿请不了你们吃饭了,改天吧。”

    “你去你的!”

    “还什么吃饭啊,你先忙!”

    ……

    楼下。

    张烨抬头望了望,大步进去。对于老教授们的集体告状,张烨一点也不意外,他早猜到了,也早有过这方面的心里准备,登上主席台的那一刻张烨就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把《少年中国说》融入闭幕词的演讲是有危险的,这篇散文就算是在张烨那个世界也争议很大的,这文是上了课本的,可却不是全文,而是节选,节选的张烨今天说过的最后那两段话,课本上的《少年中国说》压根就没有骂“老年人”的词汇,那些都给删掉了,只留了最后几段话,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来吧。

    什么招儿我都接着!

    大不了就是辞退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张烨很光棍,反正《红楼梦》也讲完了,他也无所谓了。不过说句心里话,这其实不是张烨的真实想法,他不是无所谓的,对于北大,对于学生,张烨虽然才只在这边工作了十几天,可却都有一种家的感觉,他如鱼得水,也特别喜欢讲师的这份工作,心里面是一千一万个舍不得的,如果可能的话,他肯定还是想跟北大继续教书的,就这么走了?张烨也不甘心啊!

    吴校长这么信任自己!

    学生们这么喜欢自己!

    张烨肯定要争取一下,他不想走,况且还跟学生们说好了的明年还会继续教他们《古典名著鉴赏》呢!

    “吴校长!”

    “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这么骂我们老年人,张烨他还有理了?”

    还没进去呢,就听到外面传来闫建涛和一些教授的声音了!

    张烨上去敲敲门,咚咚。

    “进来。”是老副校长的嗓音。

    张烨推门进屋,假装一愣,“这么多人?”

    吴校长招手,“来吧小张,你来得正好。”

    闫建涛冷眼看向张烨,“张烨,你闭幕词说的什么意思?”

    张烨眨巴眨巴眼睛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别装傻!”一哲学系的老教授道:“你也是有父母有长辈的人,你这么骂‘老年人’,你良心能安吗?”

    张烨一脸惊呆道:“啊?谁骂老年人了?您告诉我我帮您大家出气去!”

    几个老教授差点晕倒,心说这臭小子也太能装蒜了啊,“你说谁骂的!你骂的!刚骂完你就忘了?”

    张烨夸张地哎呦了一嗓子,“我什么时候啊?嘿!误会了吧?误会了不是!原来你们说的是刚刚那个演讲啊?嗨,我没骂老年人啊,那些话只是个文学上的比喻和修饰而已呀,我演讲时所谓的‘老年人’,就是指的一种心理年龄,指的是一种心态,一种老化陈旧的泛指,可不是说的老年人啊,哎呀原来就是这件事啊?你们这不是误会我了嘛!几位教授都是教育界赫赫有名的招牌,都是北大的顶梁柱,你们可不是‘老年人’,在我眼中,您大家是充满朝气的少年啊!《少年中国说》,指的也是您大家啊!”

    闫建涛:“……”

    几个老教授:“……”

    办公室里的一个女秘书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张烨继续臭贫道:“您几位都是搞了几十年教育工作的了,在文学上肯定也不差,文学领域和文学作品里比喻的手法是经常可以见到的啊,比如‘太阳公公微笑了’,太阳怎么可能会笑啊?它要真裂开嘴笑了那就是爆炸了!宇宙还不毁灭了啊!这是拟人比喻!我这个正好相反,我是拿‘老年人’这三个字眼,比喻‘陈旧’啊,不然我怎么说?我就直接拿陈旧说上去?这也不好听啊,也没有文学感觉啊,太直接了也太浮躁了,闫教授也是搞文学的肯定明白的对不对?文学啊,有时候就得装逼一下,弄点拟人拟物的比喻显得牛逼一些,我可真没别的意思啊!”

    闫建涛气道:“你这是胡搅蛮缠!”

    张烨无辜道:“我没有呀,我就是这个意思啊,难道闫教授以为自己是‘老年人’了?是陈旧和老化了的?”

    闫建涛怒道:“我还年轻着呢!”

    张烨一指,“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结了么,我也觉得你年轻着呢啊,所以我怎么可能骂您大家啊!这是不懂文学比喻手法的别有用心的人再往我身上泼脏水啊!”转头对吴则卿等人道:“领导啊,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几个老教授一听,也都无语了!

    这个张烨果然能牙利齿啊!辩解的时候还不忘了损人!

    还比喻手法?

    比喻你妹啊比喻!

    小学生都听得出来你丫就是骂老年人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