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35章【这学期的最后一节课!】
    一天。

    三天。

    五天。

    几天的时间,张烨照常开课,学生们越听越上瘾,张烨也是越说越起兴,每次都是有人提醒他上课时间时了,张烨才会反应过来该下课了。

    这些天,因为学生们的强烈要求,北大方面再次批准了张烨开公开课,只不过开课时间由白天挪到了晚上,也是为了跟其他正课岔开时间段以免造成影响,大礼堂是不可能天天都留给张烨的,还有其他老师和活动都要用,预约排不上,所以张烨基本都是在一千人左右的小礼堂开课,每次晚上张烨的公开课都是一片爆满,别说来晚了,即使是来早了都不一定有座位,那得排队。

    听过买菜排队的。

    听过买房排队的。

    还没听说过上课排队的呢!

    好多高校听闻此言,都很无语,其实就算在北大,要是以前有人跟他们说上个选修课还会出现这样一个场面,北大的人也打死都不相信啊,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张烨做到了,这一点谁都得服气!

    今天,是张烨最后一课。

    小礼堂中的人也格外的人,好多学生都把过道给挤满了,有些座位甚至一个座上挤了两个人。

    当然,最值得关注的是侧面的座位区做了好多生面孔,岁数都比较大,有男有女,年龄最小的也有三十多岁了,张烨开课之前听常凯歌主任提过一句,这些人里有研究红学的专家,有社会上的人士,也有一些高校大学和教育系统的人,都是提交了申请,过来旁听张烨最后一讲的。里面有人可能是抱着挑毛病反驳的心思来的,也有人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听的。

    讲台上。

    张烨侃侃而谈,“一百零八回的回目可能是‘神瑛顿悟悬崖撒手,石归山下情榜俨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对乞丐夫妇到最后大雪当中,就没有办法露天生存了,他们可能走到郊外,最后现一个农舍,他们希望那个农舍可以打开门给他们一点温暖,结果他们现农舍的男女主人果然对他们非常的仁慈……”

    这几天的课,大家已经无法说话了。

    宋学姐和周学长等平时很活跃的学生没有再提问过一次。

    那些社会上前来旁听的人士也是根本插不上话,即使是想来找茬儿的人,也完全跟不上张烨的节奏了,完全被张烨带进了一个他们根本不了解的新领域——探轶学,他们能做的,只有傻乎乎地听着!

    事前,真的没有人相信张烨能研究得这么细致。

    从第八十一回到第一百零八回,张烨竟然把他认为的每一回目都探轶猜测出来,将所有他认为《红楼梦》真正原稿的真实情节都展现在了大家眼前,细到每一个八十回前面的铺垫竟也都用上了!

    太神奇!

    太牛逼了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知识量啊?

    这些课程,让很多人越来越相信《红楼梦》八十回后是被人续写的了,让他们感觉张烨分析的才是真正的原版《红楼梦》的故事展!按照张烨所描述的情节走下去,才是最合理最合适的!很多困住红学界的逻辑问题,在张烨的嘴里似乎都迎刃而解了!

    有一个红学家,甚至都在低头做笔记了,虚心听着,再也不敢在张烨面前托大了。

    张烨继续道:“这个人物也是埋伏下来,到最后要参与收拾全局的一个人物。应该是二丫头夫妇接待了他们。史湘云已经来不及救了,冻得已经不行了,就死在了二丫头家。因为是冬天,土都冻了,好不容易掩埋了。在这个夜里面,农家夫妇让宝玉好好休息,可是宝玉思绪万千,最后突然听到空中有召唤,就是一僧一道,天界的神仙在召唤他,他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到人间来游历一番,原来是神瑛侍者下凡,要重归天界,重归天界时就产生了他最后的觉悟,他才懂得,什么往五台山呀那种出家是很肤浅的,真正的就是说悬崖撒手,要懂得所有荣华富贵都是过眼烟云。而且懂得这一点还是不够的,因为过去很多古人早点出这一点了。那么在过眼烟云当中,没有被社会的糟糕的政治,经济,文化所污染的灵魂,就是对弱者的怜悯,对美好事物的不懈的追求,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天界?

    神瑛侍者?

    众人一惊一乍起来!

    张烨道:“他是神瑛侍者回到了天界,通灵宝玉就是青埂峰下那块大石头,石头回到天界以后,上面就写满了字,这些字就是一百零八回的《石头记》,就是《红楼梦》。而在一百零八回的最后,就有一个《情榜》,就意味深长的宝玉单列,叫绛洞花王。然后是一百零八个女子的一组一组的名单。每一组十二人,一共九组。”

    说到这里,张烨轻轻一笑,“以上,就是我个人所探佚出来的曹雪芹《红楼梦》一百零八回八十回后的内容,我觉得这些,才是应该是曹雪芹《红楼梦》真正的故事!”一如既往的高水准讲完了课,张烨合上讲案资料,长出一口气,笑道:“好了,这个学期的课程到今天就结束了!”

    “结束了啊?”

    “还没听够呢!”

    “是啊,太精彩了!”

    “张老师你太博学了!”

    “下学期是不是还照常开课啊?老师您不会走了吧?我下学期还等着报名《古典名著鉴赏》呢!”

    有些选修课,一年只开一学期的。

    张烨听了也很欣慰,道:“承蒙校领导信任,下学期,我还会继续担任这门选修课的讲师,这门课也会照常开。”

    周学长惊叹道:“您才应该去续写《红楼梦》!”

    宋学姐也立即道:“张老师,您有没有想过续写红楼?您说的这些情节,真的比一百二十回通行本的后四十回好太多了!”

    姚蜜笑嘻嘻道:“是啊张老师,您写吧,我们都支持您!”

    张烨有自知之明,赶紧摇手道:“我可写不了,不敢亵渎名著,也确实是没有这个能力,这是实话,呵呵,我也就是分析分析,推理推理,真让我动笔那是开玩笑,是不可能比一百二十回红楼的续写者写得好的,里面的文字可不是谁都能模仿的,这也是我佩服高鹗或者某个无名氏的原因,或许他没有按照曹雪芹的原意续写,情节和人物上也有些许问题存在,可是谁也不能否定他在文学文字领域上的惊人造诣,和对《红楼梦》的传播所作出的伟大贡献。”

    大家还在七嘴八舌。

    张烨压手示意大家安静,“课程结束,那么也要说一下选修课考试的问题了,红楼里的人物很多,有大家比较熟悉的,也有大家比较陌生或没怎么在意的,但每一个人物都是很重要的一环,这次的考试作业,参考除了大家的出勤状况外,就是每人写一篇关于红楼人物的分析,不是全部人物,而是每个人选择其中一个人物就可以了,注意,不要在网上复制黏贴,而是要有自己的理解和分析,作业今天布置下来,因为课程安排比较紧的原因,也要放假了,所以,最晚明天中午的时候交作业。”

    “啊?”

    “才给半天?”

    “这么急写不完啊。”

    张烨选修课的学生们好多抱怨了一句。

    张烨笑道:“其实时间一点也不紧张,如果认真听了我全部课程的学生,这个不难,我基本上已经帮着大家把所有人物都理顺过一遍了,大家要是觉得不妥的话,要不然也可以安排明天进行答辩考试?”

    “别别别!”

    “千万别答辩!”

    “我汗,还是这个作业吧!”

    学生们只能无奈接受了,没办法啊,答辩本身就不容易,抄也不能抄,准备也没有准备,就是直接现场挥的,这个不确定性太大了,而且最关键的,谁你妈敢跟张烨老师答辩啊,他们新老师这张嘴谁没领教过?就算张烨嘴下留情不问一些太难的东西,他们也说不过啊,没看那帮文学界数一数二的专家和老师都被张烨老师一个人给说傻了么!跟张烨老师答辩纯属作死!

    下面的常凯歌笑了。

    曾教授和苏娜他们也都在笑呵呵地听着。

    张烨嗯了一声,他现在是老师,考试内容中文系方面也交给他定夺了,张烨自然可以随便出题了,这个感觉还不错,“那就这么定了,大家回去好好准备考试作业吧,明天交给班长小宋,我会一个个批改的,学分成绩会与其他课成绩在过些天一起公布,好了,下课,这个学期辛苦大家了,我很荣幸作为你们的讲师教导大家学问,我学识有限,名声也不好,谢谢吴校长和中文系系领导对我的信任……”

    在北大的日子,在跟学生们相处的日子,张烨感觉很高兴,心情不知怎么就特别好,他喜欢这里,也喜欢这些学生们。于是这学期的最后一节课,张烨也很有感慨,忍不住多说了几句,看向学生道:“也谢谢大家对我这个新老师的支持和肯定,无以为报,大家若是不嫌弃,我今后愿意把我肚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教授给大家!”

    掌声响起!

    学生们都站起来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