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33章【第三课讲什么?】
    咚咚。

    外面敲门。

    “儿子!”

    “嗯?嗯!”

    “该起了,豆腐脑给你买了。”

    “知道了妈,这就起。”

    “快点,上午你还有课呢,赶紧趁热吃早点。”

    张烨长长伸了个懒腰,屋里有点冷,出不了被窝啊,他就困呼呼地将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抓了过来,塞进热乎乎的被窝里先捂了捂,这才一件件穿好,下床洗漱吃早点。昨晚是真没睡好,做梦的时候都梦见水莲月了,她照片上那不是特别挺拔但却很肥、面积很大的胸部不断在张烨梦里晃啊晃啊的,折腾了他一宿,美色撩人啊,这大姐那些照片实在太骚了。

    饭后。

    爸妈上班去了。

    张烨一看时间,也该走了。

    下楼的路上,他拿出手机又看了眼水莲月的头像,黑着的,估计不是隐身,而是没有上网,只好作罢,最后瞅了下她昨晚最后后儿新过来的几张照片,一咬牙,虽然舍不得,张烨还是很讲究地给删了,毕竟人家水莲月特意交代了嘛,而且这也是人家的**,这么信任他就给他一个人看了,张烨也得尊重人家啊,万一照片真从自己手里不小心传出去了,那也不是张烨愿意看到的。

    这个世界的网络安全技术虽说很坚挺,但也保不齐啊,想在他那个地球,外国明星手机照片泄露的事情不就闹得沸沸扬扬过么,安全防护再强,也有那么一些最顶尖的黑客可以杀进杀出的。

    收了收心。

    走了,上班了。

    张烨开车去了北大。还在半路上,张烨手机就响了。

    吴则卿打来电话,“小张,一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烨道:“行嘞吴校长,我大概二十分钟之内肯定到。”

    然后开快了一点,进了北大校门,把车停在了人工湖后面的一栋小楼下,大步上去,这边的楼都是新盖没几年的,比起张烨他们中文系的几个办公楼,那可是强多了,装修也特别讲究。

    刚上楼拐弯,就听到不少说话声。

    副校长办公室的门开着,里面好像有七八个人。

    “吴校长,这已经影响到我们其他系的教学工作了啊。”

    “吴校长,中文系是咱们北大的招牌,这个我们也知道,现在张烨的课搞得不错,引起的社会反响也很高,倒是有助于提升咱们北大中文系的评价,争一争这次的院系排名评选,但是,这不能影响我们其他院系啊,不是我们不局全大局,张烨每次一开公开课,我们其他院系好多学生都开始在那个时间段逃课了,他们可没选修《古典名著鉴赏》的,结果正课都不上了,到了最后,受损失的还是学生,还是咱们北大的声誉!”

    “我们院系的老师们也都很有意见,吴校长,您可不能偏心啊,北大也不是只有一个中文系啊。”

    “公开课真不能再搞了。”

    “对,不行的话安排在晚上也可以啊。”

    张烨闻言,站在楼道里没往里进,一听就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其他北大院系的领导或讲师,这是来找吴校长告状来了,张烨搞风搞雨,中文系这边是火了,也出尽了风头,可是其他院系却争不过张烨的人气,他们院系的学生们愣是都跑去中文系这边听课了,那些院系的领导和老师们能高兴才怪。

    无奈一笑,张烨这才走进去,“吴校长。”说完,也对其他老师和教授点了点头,其他院系的人他不熟悉,叫不出名字,只能这么打招呼。

    一看正主儿来了,周老师便道:“张老师来了啊,你听见我们说话了吧?你别往心里去,我们也不是对你,主要是学生逃课太严重了。”说着,指了指刚才他放在桌子上的文件,“你可以看看,在你公开课的时候我们经管系的出勤率降低了百分之三十!这是这么多年来最低的一次了!”

    “数学系也是。”

    “我们那边也一样。”

    “学生们都不好好上课了。”

    大家唧唧喳喳,有的态度还好,有的讲师和教授则对张烨没什么好态度了,不满的情绪写在了脸上。

    张烨理亏,也无话可说,“这个……”

    吴则卿敲了敲桌子,温和地笑了笑,“好了,大家说的我都知道了,都回吧,这件事我来处理,肯定给大家的院系一个满意的交代。”

    周老师道:“行,那我们回去了。”

    吴校长既然开了口答应,他们也没什么说的了,吴则卿在北大的信誉和威严还是很高的,大家对她都很信任。

    人都了。

    门也关上了。

    办公室里就剩了张烨和吴则卿俩人。

    “喝茶喝水?”吴则卿微笑地起身拿了一个纸杯。

    “别别,您坐,我自己来。”张烨抢过纸杯,可不敢让吴校长动手,自己去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热水,坐下喝。

    吴则卿仪态端庄地抿了口茶水,“这两天累着了吧?”

    张烨笑道:“没有,这点工作量跟主持人那边一比,不算什么,快期末放假了,课其实也没几天了。”

    每次看吴则卿,都很柔美!

    她穿得永远不是那么抢眼,但是会一点一点地蚕食你!

    今天的吴校长穿了一身连衣的古典长裙,白底黑花,比较偏向中式风格的那种,长裙盖住了大腿小腿,脚面上踩了一双素色的高跟鞋,鞋跟那里印着一片民族图案的风格标记,也是中式的,上面则是披了件黑色的针织小毛衣,没有系扣子,但也看不太清楚胸口的景色,更别说沟了,连身长裙上头的衣襟很高,能盖住的基本上都盖住了,打扮得很庄严,也很有气质,要是放在古代,肯定是个大家闺秀,而且一看气质就知道是那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美女。

    真养眼!

    美得不像话!

    张烨边喝水,边瞄着她。

    吴则卿轻放下茶杯,“刚才你也听到了,其实院系的老师都挺有意见,这样吧,今天上午的公开课改一下,改成普通课,在小阶梯教室。”

    张烨没问题,“行,听您的,我无所谓。”

    “今天人估计来的不少,就是记者那边比较麻烦。”说了一句,吴则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了几个,交代了一下事情,“喂,小刘,你去安排安排,今天张烨老师不开公开课了,改成小阶梯教室,只有《古典名著鉴赏》选修课的学生才能进教室,记者那里你也提前打个招呼,今天不开放采访……嗯,我知道记者都来了,你去沟通,最多许诺他们课后的采访……对,学生们那里你也做好工作,实在不行的话,你找各个院系的老师过来,让他们把学生带走。”

    等她挂了电话。

    张烨有些不好意思,“对不住啊吴校长,还弄得这么麻烦,让大家都折腾上了。”

    “没什么对不住的。”吴则卿缓缓微笑,笑得不是很大,她的笑容永远都是收着一点的,“这说明你的教学水平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是好事,看来我没看错人,我知道这门课程,你是能讲好的。”

    张烨感谢道:“谢谢您的信任。”

    吴则卿抚了下左侧散下的长,“其实啊,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你,在回京城的飞机上看见你时,我才心中一动,觉得你很合适,不仅是相信你能讲好,我也相信你可能会为这门选修课带来一些新变化和新东西,说实话,你的表现挺让我惊讶的,也挺让很多人惊讶的,你知道高校院系排名吗?”

    张烨一怔,“知道啊,每年不是都排吗?”

    吴则卿笑道:“今年的评选已经开始了,结果应该就在这几天公布,你让很多中文系的人都看到了盼头,包括我。”

    张烨不理解道:“不会吧?咱们北大中文系不是业内第一吗?虽然可能比不上北大数学系或者理科院系的统治地位,但也是业内第一吧?”北大的理科在国内无人能及,中文系虽然不算,可也是北大的一个招牌啊。

    吴则卿道:“你那个是老黄历了。”

    “怎么讲?现在不行了?”张烨问道。

    “谈不上不行,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没有进一步的建树了,而其他诸如南大清华甚至师范等校,每年都在追赶上来,前年,去年,甚至持平或越了咱们中文系的评估排名,大家都评价咱们北大的中文系是日暮西山,越来越老了,就连咱们北大里面,也有越来越多的其他声音,我分管中文系,这两年压力也不小。”吴则卿看看他,“这也是我邀请你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我想让你给北大中文系带来些变化,而你,做到了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步,非常出色。”

    张烨这才搞明白。

    为什么常凯歌他们对自己态度突然变好了?

    这是盼着张烨帮他们争回北大中文系以前拥有现在却失去了的地位啊!

    北大中文系还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中文院系,可是对北大中文系来说,数一数二显然是不够的,他们追求的早不是名列前茅了,而是第一,因为以前的很多年,北大中文系都是业内排在位的老大哥的,第二第三也不错?那是对其他高校来说的,对北大,只有第一才是目标!

    张烨苦笑道:“我这点本事,能干什么啊?就是讲讲我分析研究的一些东西罢了,还有很大争议,帮不上中文系吧?”

    吴则卿徐徐勾起嘴角,“这可不好说,全国院系评估,本来就是一个复杂的统计过程,考虑到的因素有很多,你这次说《红楼梦》的评估分数,很可能已经被统计在咱们中文系里了,咱们的中文系今年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建树,以前《古典名著鉴赏》的教授也因病停课了很久,原本照这么下去,评估结果应该和前两年差不多的,咱们肯定拿不了第一,而且可能都会掉到第三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你的加盟,你抛出的《红楼梦》的秘密,即使存在争议,也很有可能为咱们中文系增加不少评分,因为文学这东西,自古以来都是有争议的,他不像数学物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张烨也一下子有压力了,“吴校长,那您让我做点什么?”

    吴则卿呵呵笑道:“尽人事,听天命吧,你只要把第三课和接下来的课好好讲,就可以了,不用刻意做什么,对了,看你前面两节课都已经把重要的论点讲完了,今天的课你想好怎么讲了吗?常主任早上还找我谈过,说要是早知道你的论点和分析给的这么快,就让你多分出来几节课了,这样课时也够了。”

    张烨乐道:“这您不用担心,我都想好怎么说了,就这个节奏讲没有问题,我会把后面的课说好的。”

    吴则卿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好,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去忙吧,大家都看你的表现了。”

    张烨保证道:“我也是北大中文系的一员,为了系里做出点贡献,我当然义不容辞,嗯,我不能保证也不敢保证咱们中文系能因为我的课排名提升,但是我能给您保证,我的课绝对不会出问题!”

    第三课讲什么?

    张烨早都考虑好了,他打算沿着自己之前的观点和主线讲点新鲜的东西,讲点这个世界没有的、大家也都没听过的东西。(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