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6章【红楼梦里谁也不敢碰的情节!】
    大礼堂内。

    北大学生们好多都露出佩服的表情。

    可就在张烨的观点愈加占据上风的当口,就在他几乎要趁热打铁旗开得胜的第二堂课结尾,一个声音跳了出来。

    “张烨。”是红学家杨老师。

    张烨看看他,“杨老师,你请讲。”

    张烨不认识他,但这人在微博上质疑过自己,语气还不太好,微博头像又是用的他本人的照片,所以张烨之前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这人在红学界很有影响力,也很权威。至于严玉也一样,前面提问的时候他也叫出过“严副主席”的名字,国家作协的副主席嘛,也很有名的。张烨早适应了这个崭新的、略有点不一样的世界,对这个地球的名人也渐渐不是那么陌生了,不像刚开始那会儿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也逐渐在学习,在熟悉这个地球的人和事。

    杨老师这次没有直接问,而是故意停顿了两秒钟,可能是为了让焦点过来,为了让摄像机对准他。

    镜头过来了!

    北大学生们的视线也到了他身上!

    杨老师才慢慢悠悠道:“我刚刚基本都没说话,我都在听你说,我也承认,你的分析和理解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不知道别人现了没有,你一直都在用反证,比如贾家获罪这件事,你都是在用否定八十回后和八十回前有逻辑冲突,来证明你的论点,这是不全面的,也是片面的,呵呵,用个最简单的方法吧,我们其实也可以用这个手法来证明你的观点靠不住。”

    张烨笑道:“可以啊,都可以讲。”

    杨老师心中嗤笑,脸上却很随意道:“你觉得你都可以解释?话说的太大了!我告诉你,《红楼梦》里面的秘密和问题,没人能全部解释的了!”

    张烨只是笑,没说话。

    一青年红学研究者道:“杨老师,张烨老师既然有这个自信和学识,那您问一个他前八十回里解释不了的逻辑问题?”

    杨老师道:“好,那我就问一个。”

    这俩人一唱一和,折腾得还挺好。

    张烨笑而不语,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吴则卿侧头看了一眼杨老师那边,又把头挪了回来。

    常凯歌和甄书全曾教授等人,则都有些替张烨担心,这帮人可是研究《红楼梦》研究了半辈子的人啊,最少的人也研究过五六年的,逻辑推理和分析,他们可能没你好,但挑毛病挑错误,他们可都是行家里手。

    小张行吗?

    别在这里栽了啊!

    大家都表情不一,想的也都不一样!

    杨老师说话了,他盯着张烨道:“你既然说《红楼梦》只有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原笔,还说过前八十回有些东西只是细节上的错误,是曹先生没来得及修改,但人物性格却是贯穿全文的,是不可能有毛病的,也举例过什么贾母在八十回后性格突变,贾宝玉林黛玉在八十回后换了一个性格,这都是你刚才说过的吧?”

    张烨道:“当然是我说的。”

    “那好。”见他很上套,杨老师翘起二郎腿道:“你既然刚才又提到了贾政罪行的事情,那你肯定知道就在这段情节里,还有一个故事,是贾宝玉的那诗的问题,你为什么偏偏避开这个不谈?”

    贾宝玉的诗?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啊!居然问这个?

    常凯歌和中文系的几个讲师都变了脸色!

    严玉都没料杨老师会直接问这个问题,这才是真正的死问题啊!

    宋学姐也微微一怔,她来之前在外面遇见了津市的女记者采访,还跟她说过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疑惑呢,在想着张烨老师今天的讲课会不会避开这个逻辑错误不讲,显然,张烨一节课都没有提,所以宋学姐也没问,因为她怕问出来以后张烨老师答不上来,太让老师下不来台了,没想到她不问,现在有人问了!

    杨老师神色轻松道:“我问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重大逻辑错误,就是在八十回前的,第七十八回写的什么啊?贾政忽然把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孙子叫到跟前让他们作诗,出了个什么题目?让他们写诗歌颂一个女性,林四娘,她有个号叫姽婳将军,书里面是明明白白写出来的,贾环赋诗一,贾兰附了一,贾宝玉也来劲了,他写了一个长歌,大篇幅地歌颂了姽婳将军,写的过程中在场贾政的一些清客幕僚也都纷纷鼓掌,贾政最后呢,也很表扬,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来了,林四娘是怎么回事啊?故事在青州,那个地方有个恒王,养了一群女兵,领就是林四娘,后来来了一群土匪啊起义军啊,城守不住了,很多人都想投降,结果林四娘就带着一群女兵杀了出去,最后也战死了,所以林四娘是一个镇压农民起义军的将领!”

    这些大家全知道,静静听着。

    杨老师是怕有人不懂,所以详细说了一遍,才道:“但是贾宝玉是什么艺术形象啊?是很反当时封建社会的!是反清的!可是贾宝玉在这里居然歌颂了一个镇压了农民起义军的将领?这个人物性格到这里一下子就崩了,张烨,你可不要解释这是曹雪芹写完后没改动好呢,这个解释不了,而且你方才说贾宝玉在八十回后艺术形象毁坏了?变成另一个性格了?可是你要知道,八十回后的贾宝玉的变化,起码还是有描写的,有私塾老师教导他他才去学八股文的,可是前八十回这里呢?什么铺垫什么解释都没有吧?你既然夸下海口说曹雪芹不是因为生病原因才会出现写作错误的,那么我想听一下你怎么解释贾宝玉这诗的事!”

    “对,你给我们说说!”那青年红学研究者冷笑道。

    “是啊张烨,这里的问题,你能解释吗?”孟东国道。

    一个妇女道:“解释不了,你的观点也就被推翻了,什么都不用说了!不管八十回前后,都是有败笔的,你也不能拿这个证明什么了!”

    马恒元一看,也笑了,“这里的问题是无解的,你可别说这里不是曹雪芹原笔而是后人补写的,那几诗经过考证,就是出自曹雪芹之笔,在这一块,没人能模仿的了,所以只能说这是曹雪芹的一个失误和败笔!”

    文学界的人杀了一个回马枪,一帮人气焰汹汹!

    姚蜜不解道:“这问题有这么难吗?”

    旁边周学长苦笑,“这是《红楼梦》里最无法解决的一个难题!甚至可能没有之一!红学界研究了几十年,谁都解决不了!”

    姚蜜叫道:“我靠!这帮人这么缺德?”

    李英无语道:“是啊,这是要把张老师给逼上绝路啊!”

    “也是张烨老师话说的太大了!”李立也担心道:“这下可好了,被自己的话给堵住了,圆不回来了!”

    那边,张烨当初的电台领导赵国洲眉头也是一皱,“小张这回可碰见难题了,这问题没法解决啊。”他也是懂《红楼梦》的,虽然没深入研究过,但看过不少评论,知道杨老师问的这个难题,是红楼里最大的诟病,哪怕是后期贾宝玉性格改变,后期贾母性格变样,这都还能糊弄过去,然而这里贾宝玉歌颂的这诗,却是怎么也糊弄不了啊,连打岔都打岔不过去!

    王小美看看台上的张烨,“赵总监,我倒不觉得。”

    “嗯?”赵国洲瞅她,“不觉得什么?”

    王小美静着脸庞,“我觉得张烨胸有成竹。”说着,她指了下台上,“您注意到没有,他是笑着的。”

    赵国洲一看,“还真是!”

    后排坐着的胡飞也是很了解张烨的一个人,他一见张烨这个微笑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绝对心中有底,可是张烨到底会怎么说,他还真不知道!

    曾教授侧头,“钱老,这个错误有解吗?”

    钱老笑着摇摇头,“我是不知道的,在红楼的研究上,小张可是甩出我很多的,这一块我确实不如他,看他怎么说吧。”

    一秒钟……

    三秒钟……

    五秒钟……

    张烨始终都在听着,竟没言声。

    杨老师嘲笑道:“解释不出来了?”

    “怎么不说话了?”搞红学研究的青年道。

    张烨表情随意道:“不是我不说话,而是现场太乱了,议论声太多,我说了大家也听不到啊。”

    闻言,全场都刹那间静了!

    大家也不讨论了,全听着张烨的声音。

    张烨这才笑着握了握话筒,“关于贾宝玉这诗的问题,在红学界属于老大难的问题了,红楼不好讲就在这里,一般人就算讲红楼,讲到这里的时候一百个人有一百个都会跳过去,假装忽略这一块,没有人敢讲这个情节,这是个哪壶不开就不能提哪壶的段落,难住了无数研究《红楼梦》的人,但是在这里,在今天这堂公开课中,我可以告诉大家……”轻一停顿,他道:“这个情节,我能讲。”

    大家都怔住!

    “您能讲?”

    “张老师真行啊?”

    “不会啊,这没法解释啊!”

    北大学生满脸的不相信。

    只有宋学姐和周学长他们非常感兴趣,一下子就来精神了,真能解释?如果真解释的了,那在红学界真能翻天了啊!

    杨老师却都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了,他听都懒得听了!

    全场几乎没有人相信张烨能有这个本事!

    张烨站在那里,却依旧淡定如常,保持着笑呵呵表情道:“而且就算没有人问,我刚才也正好要讲到这个了,为什么?因为在这个贾宝玉歌颂姽婳将军的情节上,就有了之前我还没说完的贾政的第二宗罪,接收甄家罪产的罪名已经够大了吧?不,不大!这个情节展现出来的才是贾政最大的罪行!那个我刚才话茬里透露过的……贾政的滔天大罪!”(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