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5章【红学家的反击?】
    学生们都坐好了。

    有想去卫生间的也都是小跑着去了,快去快回。

    杨老师和几个红学家们也没打算让张烨这么早下课呢,他们还有最重要的东西没说呢,于是见延长了课时,这才满意,他们是抱着拆穿张烨论点的目的来的,哪儿能就这么说走便走啊,目的还没有达到,若是就这么灰头土脸地回去了,视频一,公开课一经报导,他们这些文学界人士的脸还往哪儿放?到时候老百姓肯定以为他们这帮钻研了这么多年的红学家还不如一个后辈,这是杨老师马恒元等人不能接受的结果,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得赢下这一场!

    怎么赢?

    只要拿出一个张烨解释不了的难题就行了!

    杨老师已经有了主意,他和几个红学家们低声耳语了几番,几人笑了笑,但却都没说话,这个杀手锏他们准备留到最后,课程结尾的时候他们再扔出来,现在要是问了,张烨肯定答不出来,却说不准就会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又转移话题过去,再开一个新问题解释分析插科打诨,以张烨一个专业主持人的那张嘴皮子,这种本事他是有的,大家方才也早见识过张烨这张嘴了。如若那样的话,大家的注意力肯定多多少少会被转移,会影响效果,他们就是要一击必胜地把张烨给问住,让张烨没有反击和转移话题的机会——这也是在他们看来,张烨要为辱骂文学界所付出的代价!

    山雨欲来!

    文学界的人已经开始酝酿最后的战役了!

    张烨也注意到了第一排那些红学家的反常举动和窃窃私语,不过他压根不当回事,从一开始,张烨就没把这个世界的红学研究放在眼里,他再次喝了口普洱,淡笑道:“那么好,咱们继续讲课。”

    说话声没了。

    几千人的会场都保持了安静。

    以前,就算是北大开学典礼或开大会,吴则卿校长上去讲话的时候,下面都不可能一点声音也没有,不可能这么给面子,然而张烨一个新来的北大普通老师却做到了,这也说明,学生们是真的自内心地喜欢他的课。

    “刚刚,小宋同学想让我再举几个例子来证明,我相信很多人也都是这个想法,都还想听一听,那自然没问题。”都开课一小时了,一般的老师到了这时候,都会开始疲惫,感觉精力下降,但张烨没有,看着学生们投来的一道道求知的目光,张烨反而越说越精神越说越有力气,“昨天的一整堂课,我是在用历史资料和文献考证《红楼梦》,今天的课,我是在内容上,分本用小说结构、小说人物和人物性格来论证我的观点,来分析剖析那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不对劲,那么听到这里有同学可能会问了——今天说了结构分析了人物,您说的这些我们暂时是认同了,那除了这些,你能不能从情节上也给我们说说啊?《红楼梦》大体八十回后的具体情节,是不是也有跟大体前八十回中不相符的?”一顿,他道:“当然可以,是有的!”

    宋学姐已经拿出了本子和笔,一眨不眨地看着张烨,准备开始记录下来了,不再是抱着挑刺的态度了,而是开始抱着学习的态度了。

    剩下好多同学也都是这样的。

    比如姚翠和李英李立他们,都做了笔记。

    毕竟马上也要考试了,说不准张烨老师讲的内容都是要考的,这可都是学分,怎么也不能丢的。

    张烨上资料了,“情节这一块能说的地方有很多,不过我不想讲那些已经被现今红学界研究过的情节逻辑问题,大家都说过的东西我也不想再重复讲,我讲一个从没有人提过的重大情节缺陷吧。”

    文学界里有人翻白眼,还没人提过的漏洞?怎么可能,你当我们搞文学研究的都是傻子吗?我们搞了几十年了,但凡是有问题的地方和缺陷,怎么会没人提出来过?你口气也太大了吧?

    严玉也被张烨的目中无人弄得无语了,忍不住道:“哪个情节?”

    杨老师和马恒元他们也来了气,这姓张的还真是自始至终都没把他们搞文学研究的放在眼里啊!

    “对啊,哪个段落?”

    “你说说看,我们洗耳恭听!”

    一个妇女和一个青年都开口了,他们也是业内为数不多的红学研究者。

    张烨从容道:“是贾家获罪的情节,在这一块,续写的人写的十分可笑和滑稽!”

    严玉道:“你先别说续写不续写的事,这段落哪里可笑了?”

    杨老师也道:“抛开里面人物性格的问题不谈,这段情节有什么不对?”

    贾家获罪的情节问题,在这个世界的红学研究上确实没有人提到过,因为他们觉得这里没有问题!

    可张烨却知道,里面不但有毛病,而且毛病很大,“大家都觉得这段写的很符合逻辑吗?同学们呢?”

    北大学生也回答了。

    “呃,还好吧?”

    “我是没看出问题。”

    “这段可是大情节,没毛病吧?”

    宋学姐起身道:“按您说的论点和结构分析,前八十回已经有暗示贾家衰落了,暗示会被抄家,这么写不是顺理成章吗?”

    张烨压压手让她坐下,笑道:“看来从没有人注意过这里,其实大家看到的顺理成章,只是表面罢了,是的,我也承认也说过贾家会走向衰落,曹雪芹先生在大体前八十回中也已经铺垫过,曹雪芹是会写到贾家被抄的,但被抄家的原因绝对不是八十回后给出的这个原因,续写者的写法让我个人是无法接受的,非常可笑!”指向屏幕道:“大家来看,八十回后的这段情节,正面写了抄荣国府,顺带也交待了抄宁国府,咱们可以一起来探讨一下看看是不是这样,熟读过的朋友都应该有印象,八十回后皇帝抄家,贾赦有几宗罪啊?有两宗,一,私自结交外官。这里我不得不说,续写者写的还是有水平的,他是根据曹雪芹前八十回埋下的伏笔写的,贾赦的第二宗罪——恃强凌弱,这里也是根据前八十回伏笔写出来的,虽然我不清楚曹雪芹到底会在这里怎么描写,是不是会一样,但是续写者的写法,还是能让我接受的。”

    “都接受还有什么问题?”

    “能不能别老说续写者?听着真别扭!”

    有几个红学研究者提出了意见。

    张烨一耸肩,“那好,我知道很多人还不承认八十回后不是曹雪芹原笔,那么我就不说这个续写的事,咱们就假设一百二十回《红楼梦》都是曹雪芹原笔,可是问题就来了,在后面给出的宁国府贾珍被抄家的理由,因为是侧面写,粗略简单的交代,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过,也没有人研究过,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在这段情节上时都跑去其他更‘重要’的地方了,但是我现在要告诉大家,不要看其他地方了,把注意力拉回到这里吧,这里就可以证明这些情节不是曹雪芹所写!”

    学生们都听着。

    文学界的人也都开始回忆这段内容。

    张烨不管他们,自顾说道:“贾珍第一罪:抢占良民妻女不从致死,话说得很严重,其实指的就是尤二姐之死,猛地一想,大家可能觉得没毛病,可是咱们细往回一读,尤二姐是被谁霸占了啊?不是贾珍啊,是贾琏啊,而且尤二姐被包养的地方是在宁国府吗?也不是啊,是在一个叫花枝巷的地方!”

    马恒元瞥瞥他,“你难道不知道尤二姐后来是被王熙凤骗到荣国府了吗?”

    张烨回视着他,“你说得对,可即使贾珍有一定责任,他也顶多算是个胁从犯,主犯是贾琏啊,这个事儿压根是贾赦他那一房的事,对不对?后来还有王熙凤指使策划,让尤二姐以前的未婚夫去告状,闹得沸反盈天的,最后造成了尤二姐的死,但那也是王熙凤和贾琏的罪啊,跟贾珍有什么关系?可是‘曹雪芹’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写贾珍第一宗罪居然是尤二姐之死!”

    好多人呃了一声。

    杨老师深深地拧起了眉头。

    这个地方的问题,红学界还真的没有人提出来过,张烨还真是第一个!

    张烨不看他们的反应,接着道:“那么第二宗罪就更可笑了,是什么啊?私自掩埋没有报官,这说的是尤三姐之死,自刎而死,是自杀,最后被埋了。”张烨失笑道:“这算多大的罪啊?更何况尤三姐自刎跟贾珍没有多大的关系啊,是贾琏把柳湘莲跟尤三姐撮合在一起的,撮合不成,导致尤三姐自刎,有贾珍什么事儿啊?”说完,张烨再指指投影,“至于第三宗罪,说贾珍引诱世家子弟赌博,看到这里,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感觉,我是看不下去了。”

    孟东国阴声道:“前面有这个情节铺垫。”

    另一个研究红学的青年道:“对,而且就在你所谓的前八十回里。”

    “前面是有这情节。”张烨道:“在第七十五回,贾珍召集了一些世家子弟赌博,但是大家想想,是真的赌博吗?是贾珍在天香楼下设了一个箭道,组织世家子弟在那里练武习射,赌博只是个幌子,要说贾珍有罪,习射是很重大的一个罪,因为这是个很危险的行为和信号,可是‘曹雪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第三宗罪写的是贾珍赌博,谁能帮我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

    “这……”

    “有这段吗?”

    “是的,确实是习射。”

    “我也想起来了,那段写的很隐晦。”

    张烨不说,好多人还没想起来,没有思考过,可他这么一提,看过《红楼梦》的很多人都回忆起来了!

    还真是啊!

    这里真有严重问题!

    张烨质问道:“如果这里真是曹雪芹的原笔,曹先生会犯这种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错误吗?”

    一个三十多岁的红学研究者哼了一声,“这个也没罪,那个也不是罪行,那个又跟他没关系,那要你这么说,贾家无罪了,抄什么家啊?”

    张烨道:“贾家当然有罪。”

    孟东国道:“贾赦和贾珍本来就……”

    没等他说完,张烨就拦了他的话,“不,其实贾赦贾珍的罪行,有是有的,但并不是贾家被抄的真正原因!我的观点一直都是依据前八十回,在前八十回中,有些事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马恒元不屑一顾道:“那你说是谁的罪?”

    张烨平静地给出了一个名字,一个让所有人都愣住的名字,“贾家被抄的真正原因,在贾政!”

    “贾政?”

    “你说错名字了吧?”

    “不可能是贾政!”

    “是啊,谁有罪贾政也没罪啊!”

    北大的学生们先是热议了出来,实在是对张烨给出的这个名字太意外了,刚刚张烨老师说的那些,他们都是能接受的,也都觉得有道理,可是关于贾政的罪行?他们谁也不相信!怎么会啊!

    然而张烨却不管他们什么议论,又撂下了一句话,“呵呵,我可以告诉大家,贾政不但有罪,而且是弥天大罪!”

    “有那么夸张吗?”

    “还弥天大罪?”

    “贾家就这么一个好人啊!”

    “是啊,哪里有写贾政有罪了?”

    严玉和杨老师他们几个红学家也是面目一愕!

    钱老和曾教授这两个原本很支持张烨的人,都是对视一眼,全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狐疑,他们俩也不明白啊!

    张烨无动于衷,道:“大家可能不相信,但我要说,如果是曹雪芹的原笔,如果是曹雪芹原版一百零八回的《红楼梦》,他是会写到贾家被抄的,而且真正原因就是贾政的罪行,嗯,在好多人看来,贾政是个很正派的人,而且在贾家被抄中,贾政非常无辜,不但你们这么想,连八十回后的续写者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就顺着这个思路一直在把贾政写成一个大家如今看到的形象,就算是后来写了抄家,也没有写贾政有任何问题,有任何罪名,甚至最后通过贾政的努力,皇帝还原谅了他,贾家又复兴了,呵呵,这些事情你们已经先入为主地有了认知了,所以下意识地抵触我说的话,但我还是要说,这就是续写者再次犯下的一个重大错误,他根本没有理解曹雪芹八十回前买下的伏笔和思路上的用意,这也是给大家造成误导的原因!”

    周学长听不下去了,《红楼梦》里,他最喜欢的就是贾政这个人啊,“张老师,您说的伏笔在哪里?”

    宋学姐问道:“前面有写贾政的罪吗?”

    很多学生甚至很多文学界的人也接受不了,贾政在好多人心里形象很高,也很喜欢他,张烨这是又要颠覆大家的认知?但这颠覆的也太大了吧?

    张烨笑看着大家,“有争议是好事儿,大家可以先听我说,看我说的对不对,那么现在我想先让大家将八十回后贾政的形象暂时丢掉,咱们一起来看看前八十回里曹雪芹描写的贾政的形象,哪里有伏笔?在第七十五回,尤氏心气不顺,就去了王夫人那里想歇会儿,这个时候跟随她的婆子就说了,这段话可是惊心动魄啊——说奶奶啊,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不光有人来,还有东西,不知在做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不便。”

    屏幕上。

    原文也打出来了。

    大家看了看,是有这么一段。

    “甄家是谁?是贾家的一个老亲,当时是什么背景啊?甄家获罪了,被皇帝抄家了。”张烨笑道:“那么在书里,尤氏当时听到这话是不是非常惊讶呢?不,她一点也不惊讶,尤氏说对,昨儿听你们爷说,这个爷也就是贾珍,说他看过邸报,甄家被炒了,而且就要调取进京治罪了!”

    在场人都面色一惊。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啊!

    张烨问道:“贾政帮助甄家藏匿罪产,我想问,这个罪大不大?”

    周学长憋了片刻,终于服气了,“……大!”

    文学界的人半天没吭声,这段情节,他们也有印象,但也就是个印象而已了,因为书里并没有详细写,只是侧面点了几句而已,比蜻蜓点水还要蜻蜓点水,描写文字少得可怜,所以好多人也都忽略了,就算没有忽略的,这个情节在他们看来也是贾政比较重感情,没有往八十回后贾家获罪的罪行上联想,直到张烨现在挑明出来了,这些人才一想,噢,还真有这回事!

    罪大吗?

    真的太大了!

    这在当时的社会,真的是重罪!

    张烨望向众人,“这是前八十回里曹雪芹写的,都是原话啊,那么我想问了,后面贾家被抄的抄家理由是怎么回事?”

    好多人没话了,被张烨问得哑口无言!

    红学家们一看不行了,张烨这气势是越来越足啊,这观点和理论也是越来越站得住脚了,再让他讲下去,可能连他们自己都要被说服了,于是杨老师拿起了话筒打开开关,不得不出声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