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3章【逻辑错误的一个个解释!】
    有点静。

    很多人都在消化张烨的话,在理思路。

    张烨说:“大家琢磨琢磨,我也喝口水,呵呵。”

    张烨是拿着水杯上来的,拧开保温杯的盖子,里面是普洱茶,过来时刚跟教师办公室泡好的,水温还很热,茶叶入口,不是很香但非常醇厚,他喜欢熟普洱的味儿,喝着不但在冬天暖胃,还有助于帮他放松精神调整思路。当然,张烨其实一直也很放松,在台上,在几千人的会场中,这么多记者,这么多摄像机,这么多学生老师,还有这么多来拆台的文学界同行,他愣是一点也不紧张,那轻松悠然喝茶的表情,好像是在自己家炕头上似的,看那样子,要是给他一张床放在台上他真敢往上躺啊。

    光是这份淡定,就没几个人做得到。

    换了别的北大讲师,不说讲师,就算那些常年搞讲座搞公开课的教授们,面对这么大的阵仗,也得有那么一点紧张和紧迫啊。

    可张烨没有。

    这就是一个专业主持人的基本素质。

    里面更多的也有张烨性格上的原因——他一直都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心态。老天没有给他一副好面容,也没有给他一个好身材,但有失有得,这份从容和不怯场,大概就是对他的补偿吧。

    水喝完。

    课程继续。

    张烨扶着话筒,问道:“我刚才解释的这些关于《红楼梦》的结构问题和分析,同学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人说话。

    “小宋?”张烨点名。

    宋学姐起身道:“我得先消化一下。”

    张烨又点了个平时爱言的,“小周?”

    周学长苦笑道:“我也还得再听听,暂时不言了。”

    一笑,张烨道:“那好,我接下来我要讲一下……”

    “等一等。”第一排座位的红学专家杨老师终于出声了,他是从头憋到尾,这下也不能不站出来了,否则场面上看,是他们这帮前辈专家被一个小辈给说晕了啊,让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放,于是乎,即便是杨老师没有对红楼结构的问题有过研究,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反驳了,避开结构,换了一种方法,举着话筒坐在那里道:“你所谓的红楼梦九乘十二的结构,我是不敢苟同,你说的结构分野,可能只是一些巧合,并不能证明八十回后不是曹雪芹所写,红学界早有过定论,曹雪芹先生是晚年病重或其他原因,书写时犯了些错误,这也是贾宝玉性格上有变化的原因。”

    张烨笑道:“红学界怎么研究的,得出了怎么样的结论,我不知道,我也不认可,我的观点跟大家恰恰相反,曹雪芹先生并无大碍,书中那些逻辑问题不是他病重继而糊涂的原因,一百零八回的全本《红楼梦》也是存在的,曹雪芹已经大体写完了,这从我昨天那节课的富察明义的诗中就可以看到。”

    杨老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呵呵一笑,反问道:“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就想问了,你说现今的《红楼梦》只有前八十回是曹雪芹的原笔,曹先生也并无身体上的原因而会犯一些低级错误,那行啊,咱们就按照你的思路就说一说前八十回,你刚说了,你都能解释?”

    张烨坦言道:“当然。”

    另一个青年红学家道:“你确定吗?”

    “呵呵,我很确定,你们可以问。”张烨无所谓道:“但是有句话我先说在前面,是大体前八十回,而不是八十回。”

    杨老师嗤之以鼻,道:“好,那林如海的死亡时间,你怎么解释?”

    那青年红学家也火上浇油道:“我也问一个,秦可卿生病死亡和图册判词相抵牾,这怎么说?”

    张烨没回答,而是道:“还有吗?可以一起说。”

    在场文学界身份最高的严玉也说话了,“贾母的生日问题,以及从而牵扯到的贾宝玉的年龄问题。”

    一堆问题都丢了过来!

    这全是现今红学界根本解释不了的!

    好啊,你不是放话说都能解释吗?那你给我们解释解释!

    这一刻,来场的文学界的人士终于第一次对张烨难了,本来在结构问题上,他们还找不到什么突破口攻击张烨,因为张烨实在让他们太意外了,在这个结构分野上说的十分完美,甚至可以说是精辟,又一次堪称是红学研究上的重大突破,所以他们真找不到攻击借口,但在他们看来,张烨却太狂妄了,竟然放话说所有逻辑问题他都能解释的了,这下,文学界的人也有了突破口!

    大概七八个问题,全都是重大的逻辑错误,而且是那种死问题,研究多少年也无解的,他们想看看张烨怎么说!

    北大学生们也骚动起来。

    “要坏啊!”

    “这帮红学家出手了!”

    “张老师解释的了吗?不可能啊!”

    “针锋相对起来了啊,这才有意思!”

    “张烨老师到底行不行啊?”

    有的学生很激动,等着看热闹。姚蜜等一些学生则很忧愁,用一种担心的眼神望着张烨。甚至于周学长等几个一直在提问一直想找机会反驳张烨论点的学生,也都替张烨担心起来,诚然,周学长他们是很怀疑张烨的观点,可那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自己班级里的事情,是他们学生跟老师的一个交流,是在北大内部生的一个文学分歧,但那帮文学界的人是外人,是来“砸场子”的,周学长他们也好,张烨也罢,都是北大的人,一致对外的情绪还是有的。

    张烨看看他们,“就这些吧?”

    马恒元教授冷笑道:“你先回答这几个再说。”

    张烨点点头,“好,那我就回答一下,不过严副主席的问题,我先暂时放一放,我先回答前面的。”

    严玉瞅了他一眼。

    杨老师道:“行,你说我们听着。”

    没有人相信张烨能解释的了!

    他们不知道,张烨早就猜到他们会问这些东西了,毕竟红学研究就那么三板斧,逻辑错误也就那么几个,问也问不出别的来,好猜得很,“大家请看屏幕,先看一下我给出的这个资料。”张烨和北大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下,对方立即找到拿来的资料,放到了投影上打出来。

    二小姐?

    贾迎春的资料?

    张烨目光一扫众人,道:“贾迎春这个人大家都很熟悉,她的出身问题,大家应该也知道,但是我相信真正研究过《红楼梦》的人,都会有一个现,那就是几个流传下来的古本中,关于贾迎春的身世描写竟然完全不一样,我这里的资料是几个古本中的记载,大家来看。”

    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

    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妻所出。

    二小姐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

    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女,政老爹养为己女。

    几个红学家都蹙眉不已,一来不懂张烨为什么给出这份资料,二来,这还是他们不熟悉的领域,这些东西他们确实看过,比如严玉,比如杨老师,甚至马恒元都知道,但因为比较偏,贾迎春在他们看来也不是特别重要的角色,于是当今红学界对其研究的不多,而且也因为《红楼梦》的逻辑问题太多了,有更多更大的其他逻辑错误去引着他们现和研究,谁还顾得上去讨论一个无所谓的人物的身世问题?这个张烨啊,怎么给出的老是他们不擅长的领域?

    张烨说完,便道:“五个古本描写的都不一样,我们知道,红楼的古本的出处都是有根据的,这是手抄抄错了吗?显然不是,如果前四个古本中是笔误抄错了,那么第五个古本这么长一段话,怎么会是抄手看错了?这完全不可能,导致这种复杂结果的唯一解释就是,这是曹雪芹在反复斟酌,来回来去地在修改,还没有想好,还没有定稿,所以才会流传下来这么多完全不同的古本,这个我相信是没有疑问的!”

    曾教授微微点头。

    杨老师和马恒元没有表情,静静而坐。

    张烨道:“那么有了这个基础和认知,大家刚才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曹雪芹不是病重写乱了,有些大家所谓的逻辑错误就在开篇啊,怎么会一开篇就病重不行了?脑子糊涂了?所以,这其实是曹雪芹还没有修改完,还没有完全定稿,林如海的死亡时间问题,秦可卿的生病死亡和第五回的图册判词问题,这些说穿了都属于枝节性问题,那也不过仅仅是涉及到个别人物的结局修改和一些简单的文字改动罢了!”

    杨老师驳道:“你不是说一百零八回的《红楼梦》写完了吗?”

    “是写完了,大致写完了。”张烨道:“但写完并不代表就定稿了,相信写过书的朋友应该都有这方面的经验吧,在场写书的人不少,我恰巧也是个作者,所以我很清楚里面的东西,就算不说写书,在座的同学应该也能深有体会,你们写作文的时候,写论文的时候,写完结束后难道就定稿了?”

    北大学生都摇头。

    “不会。”

    “是啊,还得修改呢。”

    “嗯,肯定得回头再看几遍,再修饰。”

    张烨笑笑,“曹雪芹也是这样的。”

    杨老师冷冷笑道:“那要是这么解释的话,八十回后的逻辑问题也可以这么说啊,如何能证明是两个人写的?”

    张烨摇了摇手,道:“可不是这样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八十回后的逻辑错误,并不是单纯改几个字几个段落就能圆回来的,那可是涉及到全书的构想的问题,涉及到核心思想的错误,我们很难相信,曹雪芹原打算写贾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却忽然转而想写贾府家道复兴;贾母原本是一个慈爱的老祖母,作者却忽然想把她变成一个冷酷的家长;贾宝玉本来‘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作者却忽然想让他光宗耀祖起来,我们更很难相信,曹雪芹会从一个看破世事的人,忽然转变成一个热衷于功名、光宗耀祖的角色!”

    张烨的几个加重语调的排比句,竟让那些红学家无言以对!

    张烨道:“大家写论文时,回头过去会修改细枝末节,会改文字,会调整一些书写错误,可是,你们会将论文的核心思想和中心观点改掉吗?不可能!所以拿这个做说辞,是根本说不通的!”

    真的解释出来了!

    而且解释得合情合理!

    杨老师有点脸沉,孟东国也眸子一冷,他们又没料到,这次张烨面对这些根本解释不了的错误,又不从书中内容说了,而是再次换了一个角度,居然从一个作者写作的逻辑思路上解释了!

    好一张嘴啊!

    好一个铁齿铜牙!

    严玉眯起了眼睛,“那贾母的问题也可以如此解释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我的问题单拿出来。”

    张烨笑道:“如果我是个普通读者,普通研究者,贾母的年龄问题是可以这么解释的——作者来没来的及修改,大家肯定也能接受这个解释,不用再刨根问底多此一举,但是我不能,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个老师,在学术上我必须严谨,贾母的问题我之所以单列出来讲,因为贾母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能跟之前的那些解释一概而论,我要是这么说了,那是对我的学生们不负责任!”

    “特殊?”

    “是哪里特殊了?”

    “感觉都一样啊?”

    “是啊,贾母不也是生日啊年龄啊的问题吗?”

    北大学生们都说了起来。

    张烨详细道来,“这一块如果大家不提的话,我本来是不想讲的,但既然说到了,我就讲一讲,贾母生日的问题,到底是七十一回的‘八月初三日’呢?还是六十二回的‘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呢?这两个原文完全是茅盾的,但是,根据我的研究,根据宝钗生日的吻合,我判断六十二回的‘过了灯节’的生日才是与生活原型吻合的生日。另外一个理由是第三十九回有贾母的话:‘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刘姥姥忙立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又说:‘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健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么大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也表明贾母的年龄不过七十四岁。而七十一回的文字却是‘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

    众人都回忆起来了!

    确实是有这些原文原话的!

    张烨总结出结论,道:“所以我可以肯定,八月初三是编的,八十岁?这年龄更是飞跃的、整合了的、虚构的,显然不是贾母的真正生日年龄。因此,七十一回的文字……是后改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刚刚在大家提问之前,特意强调了我能解释‘大体’八十回的逻辑错误,因为曹雪芹前八十回的文字和稿本,也有过丢失和被人篡改跟误抄的情况,在贾母生日的问题上就是如此,这一段或者这一回跟八十回后一样遗失了,是高鹗或某个无名氏续写的时候自己改动补充的!所以才出现了这么重大的瑕疵,所以这个瑕疵是有区别于刚才其他瑕疵的,自然要单独拿出来讲!”

    有理有据!

    有原有因!

    张烨又一次震住了所有人!

    那些记者是压根听不懂的,他们就算看过《红楼梦》,张烨说的很多东西他们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觉得太深奥了,太精细了,可是他们不懂不代表他们不会察言观色,当看到那些第一排的文学家和红学家们的表情,记者们就算再傻也能看明白了,张烨老师的解释和分析十分有力!

    “说得在理啊!”

    “这样还真解释通顺了!”

    “莫非八十回后的作者真另有其人?”

    姚蜜很高兴,嘻嘻笑起来,张叔叔太猛了啊!

    她旁边的李英和李立兄弟俩也被说得心头一跳,张烨老师的观点真的是越来越冲击了他们的固有认知了!

    吴则卿微笑不语。

    常凯歌曾教授他们不断点头。

    其他北大的讲师和外来的历史专家们也若有所思!

    面对红学界一直以来都困扰着的逻辑问题,张烨竟然来者不拒,一口气全给说通了大半!

    文学界的人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昨天看北大官网的讲座视频,他们还没觉得什么,但是今天到了现场才知道,张烨这人真的是太能说会道了,里面有几个人确实是被张烨提出的观点和解释给惊到了!张烨给了他们一个他们从未想过的崭新思路!

    而且最让这些文学界人士震惊的并不是张烨从各个思路上的分析解释,而是张烨对于《红楼梦》的滚瓜烂熟,竟然比他们这些研究红楼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人还要熟悉!这是把《红楼梦》从头到尾都背下来了?张烨刚刚长篇大论的分析和引据原文,简直信手拈来,那可是都没有稿子的,那可是连屏幕和资料都没有看过脱稿说的!那么庞大的引据和信息量,偏偏具体到细节文字都被张烨说的一个字不差啊!

    第几回。

    第几句。

    具体段落原文。

    那是张嘴就说,磕巴都没打过一个,这在他们看来未免太夸张了!别说他们来的这帮红学研究者了,就整个红学界也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一块做到张烨的程度啊!不管张烨观点对不对,这人肯定是懂《红楼梦》的,而且可能在很多地方比他们这些专家研究的还要深刻透彻!

    得出这个事实后,文学界这些人,里面有一半人脸色都更加不好看了!

    不过难堪之后,红学家杨老师却还是胸有成竹,在他看来,张烨从说出那句“我都能解释的了”开始,张烨就无法自圆其说了,因为红学家研究里还有一个从来没有人敢提的逻辑问题,是真的无解的!

    笔误?

    没定稿?

    不!那个问题什么都解释不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