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22章【我都解释的了!】
    “有道理啊!”

    “还真是有结构的!”

    “九乘十二?老曹太讲究了啊!”

    “张烨老师好样的啊!威武霸气!”

    姚蜜拍手叫好,少数一些北大学生们也深深点头,这堂课太精彩了,跟第一节课一样,只要听了张烨讲了头一句话,后面就收不住了,注意力就全被张烨给引走了,这种抛下一个个惊人悬念然后慢慢从逻辑上分析解释的讲课方法,很多讲师都用过,可是像张烨用的这么好的,还真没有几个!

    观点太新奇了!

    角度也太另类了!

    几个红学专家面面相觑,一时半会儿愣是辩驳不出来了,本是想来拆台的,结果现在却进入了张烨的节奏,来之前,他们实际也是做好了很多准备工作的,以为张烨会继续拿一些资料证据说事儿,借而开展出来一个个“歪理”慢慢引导大家,于是几个红学家和文学界的人都想好了该怎么驳斥他,甚至想好了怎么将张烨逼到死胡同里,让他自己困住,让他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可以说,这些带着敌意的文学界的人是有备而来的,可偏偏让他们无语的是,张烨竟然没理他们这茬儿!

    资料文献佐证?

    这厮居然不说了!

    另起一个篇章,竟从《红楼梦》的结构上说起了!

    孟东国只想破口大骂一句:你丫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啊!

    这让他们那些红学家简直一肚子话憋着说不出来啊,关于结构,关于九乘十二,他们是连研究都没研究过的,整个红学界都压根没有探索过这一块的内容,让他们怎么说?什么准备都没有!只能眼巴巴地听着张烨侃侃而谈!还想着给张烨下陷阱让他跌进他们的掌握呢,没料他们自己却陷进了张烨的节奏!

    这人不简单!

    还真有两把刷子啊!

    严玉望了望张烨,心中已经收起了轻视,第一次开始真正从学术上的角度认真思考张烨的论点了。

    钱老一笑,对严玉道:“小张还行吧?”

    严玉默然了片刻,评价道:“才华横溢,但观点太激进了。”说来说去,她还是不相信张烨的论点。

    钱老道:“咱们接着听吧,呵呵。”

    一个外校来的历史学者客观道:“小张老师说的这个,还真是有道理的,要知道,因为历史的传承和遗留的文化信仰,古人最看重传统,也讲究结构,五言诗,七言诗,合辙押韵,这都看得出来。”

    曾教授也摸着胡子微微点头,小张老师确实给他们北大争气啊!

    那边的吴则卿还是那般温和的表情,自始至终也看不到任何疑惑和眼神的变化,好像一直都相信张烨能讲好似的。

    中文系的系主任和系书记等人就不是这样了,他们刚刚听张烨大言不惭地开口就否定了《红楼梦》的回目数不对,就开始提心吊胆了,生怕他堕了北大中文系的名头,下面可是这么多专家学者啊,这么多半辈子都致力于研究《红楼梦》的行内人啊,万一被人家一言反驳到无法可说,那可就丢人现眼了,所以北大的这些系领导跟老师全捏着一把汗,直到看见现在这一幕,直到瞧见张烨不但没有被问得无法可说,反而把这帮文学家和红学家给说懵了,这才松了口气,而且还乐了!

    小张行啊!

    给这帮红学家都聊晕了?

    张烨还在继续聊,一鼓作气地扩大战果,“所以按照这个结构形式,九九八十一,《红楼梦》的第八十二回应该又是一个很大的分水岭,应该是贯穿情节的极其重要的转折和收束。”他说着就对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屏幕上的书籍顿时跳转到了八十一回,“可是一百二十回通行本的《红楼梦》却不是这样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说曹雪芹的原笔只有大体前八十回的原因!”

    八十一回的文字出来了。

    大家看到后,却都很疑惑。

    “没感觉不妥啊?”

    “是啊,看着就是一个人写的啊。”

    “我也这么觉得,挺舒服的,也挺合理的。”

    “要是模仿续写,不可能模仿的这么好吧?”

    北大学生们窃窃私语。

    几个红学家则没有轻易开口,他们已经被张烨的开场给弄得被动了,这下,在他们并不熟悉的结构问题上,他们没研究过也不太好言,准备先静观其变,看看张烨会不会自己犯错误,找到机会就好反驳了。

    然而张烨却显然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看着台下道:“大家都看过第八十一回,可能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可是在我看来,这个被人续写的第八十一回与曹雪芹原意相差甚远。”他加了个重词,“甚至让人无法忍受!”

    周学长奇怪,“有那么严重吗?”

    “无法忍受?”宋学姐也觉得张烨老师话说大了,她看着挺好的啊。

    张烨道:“因为在八十一回,内容就已经另起炉灶了,按照结构来讲,应该是八十二回才是一个新的单元,可是这里,八十一回便单立了出来,而且根本不管上一个单元的七十二回到八十回的内容铺垫,这可是一个很恐怖的情节单元啊,里面写的什么啊?不细说了,你猛一想,有没有抄检大观园啊?有没有死晴雯逐芳官啊?有没有尤氏说要到上房去底下人说你别去,那儿正在帮助甄家藏匿财物呢!”

    学生们都点头,是有。

    “这个单元的情节很恐怖。”张烨指指屏幕,道:“可是大家看到的八十一回呢?并不是作为单元展的一个结尾,它另起炉灶,叫‘占旺相四美钓游鱼’,优哉游哉,美女们在大观园里钓鱼喽,一切无事哟。”他笑了下,是那种无奈的笑,“抄检的事不写了,死人的事不提了,好像悲剧的事都消失了,不但情节不展了,而且贾宝玉还变成了一个乖孩子了,‘奉严词两番入家塾’了,嗯,它虽然也写了贾宝玉开始不愿意啊,经过私塾老师的教导啊,贾宝玉不但读圣贤书了,还学做八股文了,呵呵,我想问问了,这还是前八十回里那个贾宝玉吗?”

    有人学生道:“人会变得啊。”

    “是啊,这段应该还好吧?”周学长道。

    张烨摇摇头,“人是会变,但不会变化这么大,而且完全没有铺垫,贾宝玉是个非常反对仕途经济的人,那是明文写出来的!他甚至不惜在这个价值观念上去和他比较友好的青春女性翻脸,跟薛宝钗跟史湘云生激烈冲突,前八十回写得清清楚楚,贾宝玉唯独尊重林黛玉,为什么啊?因为林黛玉打小从来不鼓励他去科举考试扬名立万,所以他深敬林黛玉,可是八十回后的贾宝玉完全变了个样子,认真的进私塾,还学八股文,从不喜欢到比较喜欢,更古怪的是林黛玉也变味了,大家看到的八十回后林黛玉怎么说啊?听他做八股文,居然很支持!”

    屏幕一跳。

    林黛玉原话出来了。

    她说八股文: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远的,不可一概抹掉,况且你要取功名,这个也清贵些。

    张烨摇头不已道:“这是林黛玉说的话吗?所以实在不是我没事找事,看了这些,我个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这不应该是曹雪芹的八十一回的文字,当然了,八十一回以后就写得更荒唐了,大家记不记得宝玉跟巧姐宣扬封建道德,有印象吧?吓人不吓人啊?巧姐是他的堂侄女儿,那时候在读《烈女传》了,这是什么书?是一本从头到尾充满糟粕宣扬封建道德的书,贾宝玉呢,不但不反对她读这样的书,还作为长辈,跟她一起温习这部书的内容,里面有一段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其中有一个是‘曹妇割鼻’,三国时期有个人嫁给姓曹的了,所以叫曹氏,她死了丈夫了要守节,你守节就守吧,可她不行,她要明志,于是就把头给剪了,变得很难看,就可能没有男人喜欢她了,就说她坚决不嫁人了,剪了头是不是也就够了啊?不介!这个女人很奇怪,她还拿刀把自己耳朵给割了!”

    “哎呀!”

    “汗!”

    “这么惨?”

    场下的学生们无不悚然。

    “血淋淋的就够吓人了,按说这也够了吧?您是不是就到此为止了啊?不行她觉得不行还不够,还得更坚定地表示自己要守节,她就拿刀把自己的鼻子给割了。”张烨道:“我看有人闭眼睛了,对,闭眼睛就对了,这想象必须闭眼睛。”

    好多北大学生都出笑声,“呵呵呵。”

    张烨摊手道:“可是就这种事迹竟然被记载下来,被当做一个楷模,存入《烈女传》,可贾宝玉呢?书里的贾宝玉居然很感动,就向巧姐宣扬‘曹妇割鼻’,我不知道大家读到这里什么感觉,我读到这里毛骨悚然!这还是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吗?这和曹雪芹笔下的八十一回简直相去甚远!”

    没人反驳。

    这里的一些逻辑问题,这个世界的红学家其实也提出来过。

    张烨淡然道:“在咱们的红学研究中,这一块也有人质疑过,这也是《红楼梦》不好讲的原因,因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是逃不开躲不过并且解释不了的,但是……”张烨放下一句天大的话,“我都解释的了!”

    众人哗然。

    你都解释的了?

    这话说的太绝对了吧?

    你可真够大言不惭的啊!

    那些文学界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狂妄啊!

    张烨道:“比如我刚说的贾宝玉的问题,按照我的解释就说得通了吧?因为从大体八十回后,现在市面上传播的通行本也好古本也罢,已经不是曹雪芹的原笔原意了,是另有他人续写的!所以贾宝玉在前后才呈现出了两个人格,这个就不奇怪了,压根就是两个作者写的!”

    沉默!

    一片沉默!

    按照张烨的思路,这个逻辑问题确实真的给解释通了!

    大家陷入沉思,尤其那些文学界的人,脸上都不太好看,也都暂时没吱声,张烨给出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大家一时有点吸收不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