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17章【师姐,你坑我们哥俩啊!】
    屋里。

    气氛略微尴尬。

    陈风方才已经被吕玉虎吹到天上了,他自己也默认了,结果这下被饶爱敏随便抓来一个房客竟然将他所有的对联都完美的对上来了,不但对上,还在对联里讽刺了他装-逼,脸都被打肿了啊!

    装谁像谁?

    谁装谁,谁就像谁?

    用对联骂人,这你妈已经到了什么境界啊!

    辰辰嘿嘿坏笑,对张烨道:“我就说你行的吧,我看好你。”

    “就你鬼精,好好说话。”张烨扒拉了辰辰脑袋一下子。

    饶爱敏眼角看着自己师弟和陈风俩人,“怎么不说话了?比不比了还?我这房客水平还行吧?”

    吕玉虎气闷道:“师姐,这哪儿是还行啊,您这房客是谁啊,虽然我不太懂对联,可也听得出高下啊!”

    “他啊?”饶爱敏卖关子道。

    陈风无奈道:“也让我输个心服口服,这位是?”

    “诶,等等!”吕玉虎突然道:“能用对联骂人,还擅长此道的,我靠,你不会是张烨老师吧?对了!辰辰刚才好像叫你张烨!”

    张烨笑笑。

    陈风愣住了,张烨?那个张烨?

    “真是你啊!”吕玉虎猛然一拍脑门,哭笑不得地看着饶爱敏道:“师姐啊,你这也太不讲究了啊,张烨怎么是你房客啊?怎么住这里啊?噢,合着你让我兄弟跟张烨老师比文学素养?你这不是欺负人么!我这两天看过新闻,张烨老师已经加盟北大了,就在中文系教文学!人家这是专业的文学讲师,还比什么啊!师姐您这是坑我们哥儿俩啊!不地道!太不地道了!”

    辰辰吃吃笑。

    吕玉虎瞪眼珠子,“辰辰,你也坑你吕叔叔!也不告诉我一声!”

    饶爱敏摊手,道:“是你小子自己说的啊,我们可没想比,但你非赖着不走,非瞎管闲事儿,你怪谁?”

    吕玉虎:“……”

    陈风这会儿也下了台了,要是输给别人,他还真下不来面子,可是输给张烨这个北大文学讲师,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应该的,不服气也不行,毕竟他是业余的文学爱好者,而对方可是专业的啊,术业有专攻,在这方面跟人家比高下,本身就没什么可比性,输了很正常。而且就算是他的老师亲自来了,八成也肯定不是张烨的对手,那更不要说他一个业余的了!

    陈风倒是大度地伸出手,“张烨老师,久仰,刚刚多谢指教了。”

    张烨一看,也和他握手,“你好,刚才不好意思了啊,没别的意思,可谈不上指教。”人家态度变了,张烨也无所谓了,这个算不上较劲,“本来我也没想斗什么对联的。”这个确实是,他之前说过算了的。

    陈风笑道:“你刚刚不想对,是给我留面子呢,倒是我唐突了,不过也幸亏跟你请教了,这几个上联可是困了我老师好久的,我回去拿给老师,他肯定很高兴,到时候如果布,我们肯定会注明下联出自你手。”

    张烨随意道:“没事儿。”

    还是有些讪然,陈风假装一看表,“哎呦,都这个时间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老吕,咱们走吧。”

    吕玉虎咂嘴巴道:“我还没吃上银耳粥呢啊。”

    还吃什么啊吃,陈风跌了面子,是不想久留了,而且他也看出来了,饶爱敏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留下来也没意义,况且老吕的师姐确实也是比他大了好几岁,年龄上也不是那么妥当。

    相亲嘛,好聚好散,成不了也都是朋友。

    “师姐,那我们撤了啊,下次再来蹭饭。”吕玉虎和陈风就告辞走了,谁也没有太记仇,算是抹平了吧。

    ……

    人一走,家里又剩下他们仨了。

    辰辰忽闪着眼睛,“张烨,你好棒。”

    张烨得意道:“那是,你张叔叔是谁啊。”

    “真厉害。”辰辰捧道。

    张烨得瑟了一下,“那当然了,嗯,不过确实是欺负人,对联这一块的文学造诣,我自称第二,那也没人敢称第一了,咦,你个小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这么夸我?终于认识到你张叔叔的本事了?”

    “嗯,认识到了。”辰辰说话间就拿出一个小本子来,道:“张烨,我语文作业你帮我写了。”

    张烨晕倒,“合着你跟这儿等着我呐!”

    饶爱敏一拍外甥女,“自己写,赶紧去。”

    辰辰小大人一般撇撇嘴,不情不愿地回了小屋。

    客厅一下子就剩下张烨和饶爱敏俩人了。

    孤男寡女,四下无人,张烨心头微跳,手就很不老实地伸了过去,摸上了饶爱敏的腰肢,转瞬间又开始往她长裙裹着的美臀上摸。

    都是肉!

    一手的弹性!

    饶爱敏乐了,“你小子胆儿越来越肥是吧?容你一次两次,你还给我得寸进尺三次四次,皮痒啊?”

    张烨壮胆,低声道:“这不是想你了么。”

    “滚蛋,臭手拿开。”饶爱敏瞥他。

    张烨硬着脖子牛-逼哄哄道:“不拿!”

    “你拿不拿?”

    “……不拿!”

    “行!”

    “哎呦喂!停停停!别动手啊!我胳膊折了!”

    “呵呵,拿不拿?”

    “拿拿拿!有话好好说!”

    张烨被饶爱敏一把捏住了肩膀上的穴位,整个肩膀和手臂都一下子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下也不吹牛-逼了,疼得龇牙咧嘴啊!

    饶爱敏松开他的膀子,斜眼瞄着他,声音不大道:“以后少跟我动手动脚的,要是让辰辰看到,我卸了你小子!”

    张烨死皮赖脸道:“孩子写作业呢,这不是没看见嘛。”

    饶爱敏没搭理他,悠然地坐在了沙上,二郎腿一挑,“你今天说要刷碗的吧,吃完饭你小子就上网玩了,碗还给你留着呢,去,干点活。”

    张烨迷茫道:“我说过我刷碗吗?”

    饶爱敏不善地目光看了过去,“是吗?”

    “行行行,我说了我说了。”张烨只好去厨房。

    饶爱敏失笑了一声,笑骂道:“这小兔崽子。”然后大声道:“别给我糊弄事儿啊,刷干净点,一会儿我检查!”

    “知道啦。”张烨感觉自己就是个被剥削的劳动力,唉,不过谁让自己占了便宜呢,房东阿姨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刷碗。

    刷锅。

    擦桌子扫地。

    这一干就是半个多小时。

    “小张。”饶爱敏指挥道:“做壶热水。”

    张烨瞪眼,“我好歹是个人民教师了啊,您真往死里使唤啊?”

    饶爱敏盯着他,“那你以为你走这一个月,你房子谁给你收拾的?啊?你床单被罩谁给你洗的?啊?你地上蟑螂药谁给你放的?死蟑螂谁给你扫的?赶紧干活,废什么话,兔子都比你勤快!”

    张烨语塞,也不吭声了,得,干吧。自己家确实让房东阿姨给收拾得干干净净,他反驳不了。

    总算忙完了。

    时间也都八点多了。

    辰辰从屋里揉着眼睛出来了,“大姨,我写完作业了,我困了。”

    “嗯,去睡觉吧。”饶爱敏道。

    张烨也道:“我也困了。”

    饶爱敏嗯道:“滚蛋吧。”

    张烨眨眼,“我住这儿呗,晚上我给辰辰讲故事,最近我又新创作了几个童话故事,特别有意思。”

    饶爱敏似笑非笑,“你自己走还是我扔你走?”

    张烨就对辰辰道:“叔叔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听不听?”

    辰辰哈欠连天,“不听,我困了,现在就想睡觉。”说着,自己笨手笨脚地爬楼顶上二楼了。

    张烨一汗,这缺德孩子,太不给你张哥面子了,你不听故事,哥们儿怎么混进你大姨的卧室啊!

    “你走不走?”饶爱敏看他。

    张烨脸皮很厚,道:“哎呀,我突然又不困了,我再待会儿。”

    “你不困我困了!”饶爱敏扬扬下巴,一扶腿站起身,“赶紧滚蛋,明天好好讲你的课去,别跟我这儿赖着不走。”顿了顿,她笑道:“你小子还真有闲心,我可听说业内不少人明天都要去北大听你的公开课吧?有教育界的人,有文学界的人,明天还不知得闹出多大的动静呢,你还有心思跟我这儿磨嘴皮子?你先想想怎么讲你的《红楼梦》吧,要是讲不好,你小子名声可就臭了,误人子弟的帽子你也跑不了了,记得先存点钱啊,别到时候北大把你开除了,你没钱交房租。”

    张烨悠闲道:“这您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敢这么说《红楼梦》,我就肯定是有把握的,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我最担心的是……我今天晚上住哪里啊,我总觉得我家有股阴气,今天不适合居住,我掐指一算,今天风水最好最适合我睡觉的地方,就是一个跃层复式的房……诶诶诶!别动手别动手!我自己走!自己走!”

    哐当!

    门关了!

    张烨一脸郁闷地被房东阿姨轰了出来,唉,人生啊,寂寞如雪啊!

    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回了自己家,又准备了一下明天要用的资料,这才铺好床,安然钻进了被窝。

    明天是个重要日子,张烨已经准备好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