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16章【跟张烨斗楹联?】
    小屋。

    辰辰切了声。

    “切什么?”张烨问道。

    辰辰朝门的方向努努小嘴,“来了个比你还能装蒜的。”

    “你也听着呢?”张烨这回没生气,乐道:“这人是有点装,又公司啊又古籍啊又他爸怎么怎么样啊,有意思吗?”

    辰辰边写作业边道:“我大姨不会看上他的。”

    张烨咳嗽道:“小家伙,那你说你大姨看得上我吗?”

    “你啊?”辰辰望向他看了会儿,“你又打不过我大姨。”

    张烨挑了下肩膀,“那你张叔叔要是有一天打过她了呢?”

    辰辰嘴角抽动了两下,“……呵呵,等你打过了再说吧,别吹牛皮,你又没练过武,你连小吕子都打不过。”

    张烨笑笑,“这可不一定。”饶爱敏他肯定是干不过的,问都不用问,但老饶的师弟显然比老饶差得远多了,没试过可不好说,其实张烨自己也不知道他功夫到底是个什么阶段了,没概念啊。

    ……

    客厅。

    饶爱敏道:“上联不错。”

    吕玉虎撺掇道:“师姐对一个?”

    “我可不会,没这个文学底蕴。”饶爱敏自顾喝茶。

    陈风笑容满面道:“没关系,我也对不上下联,咱们可以相互探讨一下,没准有了灵感就对出来了呢。”

    饶爱敏放下茶杯,“没兴趣研究这个,时间也不早了,小吕子,师姐不送你了啊。”

    吕玉虎哎呀道:“师姐,你怎么这么没意思呀,我们都来了,你好歹也得给我点面子啊,老陈的文学素养很高的,你跟他聊聊就知道了,你以前不是就欣赏有才华的人吗?老陈就是佼佼者啊,不是我替我哥们儿吹牛啊,他的文学水平,整个京城也找不出几个人跟他比,他还出过散文集呢。”

    陈风假装谦虚道:“没那么邪乎。”

    吕玉虎道:“得了,这可不是谦虚的时候,我师姐以前说过,她就欣赏两种人,一种是能打的过她的,一种是有才华的。”

    陈风笑了下,“我倒是练过几年的柔道。”

    饶爱敏乐了,“小伙子,你这是想跟我练练的口气啊?”

    小伙子?陈风知道对方这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也有点火气了,他还真是这个意思,练就练啊,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打不过你?就算你练过八卦掌,这个师姐的身份也就是辈分上的吧,连点肌肉都没有,陈风当然不怵,他是真从小就练柔道的,中间断了几年,可功夫还在的,他和吕玉虎说起来也是在健身馆认识的,他承认自己肯定不是吕玉虎的对手,差远了,可饶爱敏一个女人,他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吕玉虎听了这话,却险些吐血,见饶爱敏已经站起来了,吕玉虎惊恐地忙上去栏住,“师姐息怒,师姐息怒,老陈他可没别的意思,没想跟你比划啊,您赶紧坐下,您这样我看着慎得慌!”

    陈风一怔,“老吕。”

    吕玉虎哭笑不得地回头看他,“老陈,你赶紧得了吧,就你那三脚猫的柔道,还跟我师姐比划?你可真行,我没跟你说过吗?这是我们这代八卦掌的大师姐,不是按岁数排辈的,懂了?”

    不按岁数?

    难道是按功夫排的?

    陈风有些不相信,这女的比吕玉虎还厉害?

    当然,关于饶爱敏的事情,吕玉虎其实还有些话没说,他也不能说,国术界的事情,说了陈风也不懂,他毕竟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不知道在国术界“饶爱敏”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

    饶爱敏又坐下了。

    吕玉虎擦汗道:“咱们不动手,以文会友,以文会友。”

    饶爱敏打击道:“我是佩服有才华的主儿,不过他还差远了,你当你师姐没见过世面啊?这么好糊弄!”

    陈风是真听不了了,拱火啊!

    吕玉虎立即道:“我兄弟要是还没文采,那京城也找不出别人了,当然了,我说的是年青一代啊。”

    饶爱敏烦了,“我说你小子到底滚不滚?找我动手啊?”

    吕玉虎知道大师姐的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嬉皮笑脸道:“您把上联对上,我们就走,以文会友嘛,这还没会会呢。”

    饶爱敏瞄着他,“行啊,长行市了啊?还赖在我这儿了?”

    吕玉虎道:“我带我兄弟来,就是想蹭您一顿夜宵的,这才坐下几分钟呀,哪儿能就这么走了,您拿手那银耳粥我都大半年没喝过了啊,这次必须得喝上几碗,我还得打包带回去点。”

    “你刚才说论文学是吧?”饶爱敏翘起二郎腿。

    “是呀,我兄弟的才华您是不知道,也不了解,所以才这么说的,您要是……”吕玉虎还要给陈风吹两下呢。

    饶爱敏直接打断了,“小张,你来一下!”

    门开了,张烨刚刚听了个大概,不过后面因为跟辰辰聊天了,就没怎么听,“房东阿姨?怎么了?”

    辰辰也跟出来看热闹了。

    饶爱敏接着对他吕玉虎冷笑道:“你小子不是想吃夜宵吗?行,你那个朋友的文采要是能比得上我房客,别说银耳粥了,满汉全席我都给你们做!”

    吕玉虎一听就馋了,惊喜道:“师姐,这可是您说的啊,一言九鼎!”

    “是我说的!”饶爱敏轻笑道。

    吕玉虎一拍大腿,“哈哈,老陈,咱俩今天有口福了,我师姐那厨艺啊,吃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陈风心里动了气,脸上却装得在笑,“好啊,我也想尝尝饶女士的厨艺呢,到底有没有老吕说的那么神。”

    饶爱敏翘翘嘴角,“先比了再说吧,话说早了吧。”

    吕玉虎和陈风却都笑而不语,跟你随便抓来的一个房客比?这还比什么啊!他连对联什么格式怎么对仗工整都不懂吧!

    跟张烨论文学?

    跟张烨比对联?

    辰辰见状,呵呵了一声。

    张烨看看这个有点装-逼的陈风,其实一点兴趣也没有,比什么啊比,这不是欺负人么,“房东阿姨,算了吧。”

    饶爱敏盯住他,二郎腿一换,“别废话!”

    辰辰也起哄加油道:“张烨,你行的。”

    什么叫我行的啊,张烨苦笑不跌,跟一个外行人比文学,他是真提不起兴致啊,“好吧,那对上对联就行了?”

    吕玉虎笑道:“对,来吧兄弟。”

    咦,张烨?

    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不过吕玉虎和陈风都没在意,笑呵呵地看着。

    张烨也走过去往桌子上一瞧。

    上联: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张烨脸上也没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知道这是陈风故意跟饶爱敏找话题呢,八成也是吕玉虎出的主意,所以弄了个写八卦的上联,张烨想也没想就提笔了,却现手边没有毛笔。

    “用我的。”辰辰拿来了一支铅笔。

    张烨接过,便在他上联下面写道:“鸾九声,凤九声,九九八十一声,声声鸾凤合鸣。”这个世界的对联,他那个世界基本上都有。

    此联一出。

    吕玉虎就愣了!

    陈风也是懵了一下,“这……”他刚刚口口声声说没有下联,其实怎么可能,他是有下联的,可是却绝对不会比眼前这个年轻人写的工整有意境啊,对方的下联竟然比他的好,而且对方明显是没有动脑子想都没有想的!

    什么情况?

    这房客什么人?

    饶爱敏笑道:“对的还行吗?”

    吕玉虎咳咳道:“师姐,您这房客……”

    陈风不服气,张嘴盯住张烨道:“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这不是他想出的上联,而是从他老师那里问到的,这些对联也是他老师对不出来或者对不太工整的,这下被他拿了出来,他刚才装了半天逼,牛已经吹出去了,这会儿可不想在朋友和饶爱敏面前落了面子。

    张烨无奈道:“游西山拿衣衫衣衫落西山惜善衣衫。”

    吕玉虎惊呼道:“对的好!”

    陈风脸色一变,“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张烨无精打采道:“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

    陈风黑脸道:“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

    张烨打哈欠道:“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

    我靠!这可是谜底联啊!他上联谜底是油灯,对方对出的下联居然也是谜底联——秤!

    陈风都听傻了!

    吕玉虎也一愣一愣的!

    张烨都困了,道:“差不多了吧?”

    陈风却还不甘心,咬牙蹦出一句,“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也非我!”

    张烨也不太高兴了,不是说就对一个对联么,还没完没了了啊,于是直接给了一句下联,“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

    这下联看似没什么,好像说的是演戏,演什么像什么的意思。

    可仔细一想,怎么总感觉这下联此刻的用意是你妈在骂人啊!

    谁装了啊!

    陈风脸都憋绿了!

    饶爱敏则乐不可支起来,“怎么着?还比吗?”

    陈风没说话了,还比?比你妹啊比!他出的这些上联连他自己和他的老师都对不出来啊,可人家对面那人不但对出来了,不但对仗工整意境附和,甚至还都对出骂人讽刺人的话在里面了!傻子都知道俩人这文学水平完全不是一个境界的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