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312章【张烨的回应——任世人笑我】
    微薄上。

    这里瞬间变成了战场!

    “张烨,你能不能不要瞎说了啊?”

    “不要侮辱我心中的《红楼梦》!”

    “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怎么可能是其他人续写的?”

    “张烨,你以前说别的也就算了,我都当看一个乐呵,我也承认你的文学水平,可是你别在《红楼梦》上搞事啊!这可是我心中的经典啊,这可是咱们国家的四大名著啊,这有什么可质疑的?”

    “北大瞎了眼,请的什么讲师啊!”

    “我就说张烨不行吧,他一个主持人,会讲什么课啊!”

    “让张烨滚蛋吧,别教坏我们的孩子!这都讲的什么啊!”

    声讨张烨的大军喊打喊杀,好多北大的学生家长都出现了,集体在微博上抗议,要求北大方面开除张烨!

    但也有力挺张烨的。

    “你们认真看过张烨老师的讲课内容了吗?别跟着别人起哄好不好?看一眼报纸新闻就跟着一起骂上了?扫了一眼视频开头你们就喊上了?我拜托你们认真看一遍,看看张烨老师说的到底有没有道理!如果觉得不对,你们可以再站出来骂人,什么都不知道呢就开始起哄,都什么人啊!”

    “没错,真的建议大家细看一遍,张烨老师说的是有道理的,而且举出的证据也都很有力度!”

    “顶张烨!”

    “无条件支持张老师!”

    “我虽然也不太相信红楼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写的,但是还是无脑支持张烨!我就是脑残粉你们咬我啊?”

    “都别骂了,张老师是有真才实学的,看了讲课内容还有什么疑问吗?文学本来就是这样,是允许存在争议的,不能你们认为是这样子的,然后就得要求所有人都跟你们一个想法一个观念吧?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就开始侮辱人?这叫什么道理!别被那些所谓的专家给骗了!”

    “红楼真有猫腻啊?”

    “不知道,但相比那些所谓的文学专家,我更相信张烨老师的话!”

    “我是个特别喜欢《红楼梦》的,断断续续大概读过四五遍,虽然所有人都在骂张烨,可我倒是认为张烨老师说的不无道理,如果真是这样的?如果红楼真是被人续写的呢?那些书里的逻辑错误是不是真能解释的了?我现在唯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尽快听张烨下一节课啊!”

    “同上!”

    “我也想听啊!”

    “不管张烨老师的观点对不对,这堂课真的是太精彩了,即使那些老教授也讲不出这个水准的课程啊!环环相扣,悬念重重,真的太厉害了,看张烨老师的节目,听张烨老师的课,有时候就是一种享受!”

    “国内需要张烨这种人,敢提出相反的观点,这是好事儿,而且张老师给出的证据也没有任何问题,相反不但没问题,且还是个红学界的重大现,让整个红学界的研究进程往前了一大步!光是这份张烨现的文献资料的贡献,就不应该有人骂他,在我看来,张烨老师才是真正的学者和红学家,他知道他的观点会引起围攻,可他还是说了,这就值得我们尊重!”

    不过,支持张烨的也就是一少部分人,而且这少部分人里还有些不是太确信张烨观点的,大都是将信将疑,对张烨给出的几个证据很感兴趣,但也就仅此而已了,于是他们的声音也渐渐被炮轰的人压倒了!

    持反对意见的很多都是重量级人物!

    人大教授马恒元出来了,“张烨任教之前我就预感到了他会出乱子,没想到我还真猜对了,北大,这是国内第一的学府,是教育界的标杆,竟然敢吸纳张烨这种外行人做讲师,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结果出来了,北大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付出了代价,学生家长们的态度都能看得出来,大家已经因为张烨这一粒老鼠屎而对北大产生了不信任的感觉,如果再让张烨胡说八道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张烨当初在《品三国》的录制现场跟马恒元针锋相对过,打过他的脸,所以这下,马恒元对张烨的落井下石也是不遗余力的,老仇家了。

    接着,另个老仇家也出现了。

    京城作协副主席孟东国,出言批道:“公开课的内容我全都看了,我现在很生气,也很愤怒,是什么给了张烨质疑四大名著的胆量?你给出的证据看似是有道理有逻辑的,可实际上仔细分析一下,这些证据的权威性其实都没有那么高,都是一些无名小卒的非正式言论,这也能算文献?也能算资料记载?”

    京城作协又有人道:“张烨?可笑,可笑!”

    姚建才的微薄出声了,“哈哈哈,支持张烨的观点!”

    那京城作协的人鄙视道:“你一个娱乐圈的演员,你懂什么文学?”

    “我是不懂,但我知道张烨懂。”姚建才反击道:“你一个销量一万的小作者,你跟张烨比文学素养?行啊,不服气你跟他舞文弄对一个我看看!你不是懂么?那我看看你有多懂!”

    那人一下就不吭声了。

    诗词……

    对联……

    张烨在这几个领域是可以横着走的!

    当初在京城楹联大赛上认识的评委钱老,也是共和国作协的元老级人物,这时居然站出来支持张烨了,“小张给出的资料对研究《红楼梦》是很重要的,这个谁都无法否认,你们都觉得没有道理?觉得资料不靠谱?我倒是和你们相反,我现在也开始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产生怀疑了,小张的解释合情合理有理有据,有资料支持,有逻辑上的支撑,这是站得住脚的,那些批评张烨的人,你们也可以拿出自己的证据反驳嘛,反驳不了就不要开口了,惹人笑,而且小张这人我是了解的,没有根据的话,他是不会瞎说的,我们可以继续听听他后面怎么讲。”

    但骂声还是不减。

    “让张烨下课!”

    “别让他污染校园了!”

    “北大在干什么啊,这都不管?”

    结果,北大的官方微博被炸出来了,竟然也公开力挺道:“北大对于张烨老师文学造诣的信任,从来没有动摇过,学术上的争议,是不可能消除的,这是推进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欢迎外界和业内人士的监督,也欢迎相关学术的专家和学者前来旁听,张烨老师的第二堂《古典名著鉴赏》课程,已经定在明天下午开课,还是公开课,地点在北大五千人大礼堂。”

    北大的态度让很多业内人士倍感意外,有一些跟北大关系不错的业内人士,这时也不说话了,没想到北大对张烨这么支持,抛出了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言论,北大还能容他?

    但不服气的也很多!

    几个业内公认的红学家都听不了了!

    “好,既然欢迎我们,那我明天就过去旁听旁听,我也长长见识,我倒想看看这个张烨还能怎么说!”

    “我也去!”

    “现在的年轻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跟这里说什么都没用,咱们明天北大见吧,我们会让张烨收回那些侮辱曹雪芹先生的话的!”

    好多红学家和业内人士都表示要旁听了!

    可以预见,明天的北大肯定将会降临一场龙争虎斗!

    ……

    然而作为当事人,造成这场轩然大波的张烨甚至都没有上网,也没有看任何新闻,整理完资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他就准备回家了,他跟北大的合同属于外聘性质的,不用天天坐班儿,该讲的课讲完,该干的活儿干了,他就没其他事情了,甚至课程时间都能让他自由选择,明天下午的课程安排就是张烨提议的。之所以没安排在上午上课,因为他想多留出一些时间来让社会和业内消化一下他所讲的内容,这一次,张烨不是斗气,也不是非要跟那些质疑他的人叫板抬扛,张烨是真的想让《红楼梦》的秘密真相大白,不能让大家再这么糊涂下去了,这是他的责任,一个穿越者的责任,他总要为这个世界做一点什么,而且他也力所能及。

    “我先颠儿了。”张烨起身。

    下午没课的苏娜看看他,“走了啊张老师?”

    张烨一笑,“回家备课了,大家明儿见。”

    “我也正要下楼买水呢,走,咱俩一块。”苏娜也跟他一起出去了,“正好问问你红楼梦的事呢,还有几个问题我都没搞清楚。”

    可是刚一下楼出去,意外的一幕就出现了!

    无数个记者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等了多久了,一看到张烨出现,都扛着摄像机长枪短跑地围了过来!

    “张烨!”

    “张老师!”

    “我是津市电视台的!”

    “我是北河省日报的!请您留步!”

    津市?北河省?这些地方的媒体都来了?

    也不奇怪,这些媒体在京城都是有驻扎的,而且中午的视频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所以人才一股脑来了这么多,张烨以前说脱口秀的时候,大都也只是年轻人关注,可这次,却是全社会的瞩目了,没办法,因为《红楼梦》对共和国的影响太大了啊,太多太多人看过这部名著了,张烨公然炮轰《红楼梦》,这已经不单是文学圈历史圈的动荡了,全社会的目光可能都会看过来!

    苏娜都看傻了。

    一眨眼的工夫,她和张烨已然被记者围了三四层!

    这边一乱,好多北大中文系的学生们也都凑热闹了过来!

    刚下课的姚蜜和李英、李立等人见状,立即小跑上来围观!

    今天的张烨,毫无疑问是北大最受人瞩目的人了,学生们盯着他,同事老师们盯着他,全社会也盯着他呢!

    张烨抱歉道:“对不起,我不接受采访!”

    “您就说两句吧!”一京华时报的女记者大声道。

    另个举着话筒的记者道:“我们刚刚已经得到消息,明天您的公开课是在北大最大的一个礼堂开课,那里已经焦距了很多目光,还有不止一个教育界人士甚至是红学家表示要来砸您的场子,您对此怎么看?”

    又有记者挑事道:“现在全社会都在骂你误人子弟,骂你不懂《红楼梦》,都是在瞎说,您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张老师,我们都等仨小时了,您不说两句的话,我们真没法回去交差呀!”一个青年报的女记者见硬的不行干脆来了软的。

    记者们死活不走,就这么围着他。

    曾教授还在上课,从窗户上也看到张烨了,苦笑不已。

    其他中文系几个老师也从教师办公室窗户上看下来几眼,他们其实也想听听张烨会怎么回应对他的骂声跟质疑,因为张烨的暴脾气和见人就骂的流-氓性格,大家都有所耳闻的,不知他这回又会怎么语出惊人。

    操场上围的人越来越多!

    系主任常凯歌见这边闹得太欢,已经影响好多教室的学生们听课了,也不禁沉着脸出来了,“快散了吧!散了吧!”不过他的话也没用。

    苏娜侧侧头,低声道:“你就说两句?要不然出不去啊。”

    看那些记者们的眼神,恨不得抱着张烨的腿也不会放他走的。

    “张老师!”

    “好多学生家长都要求开除您呢!”

    “我听说有的学生也很质疑您的讲课内容!”

    “现在整个教育界都对你颇有微词,你怎么看?”

    记者们精力旺盛,不管张烨回不回答,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丢了上去。

    张烨见得不说话是走不了了,只好静了静表情,“我不怎么看,也没什么看法。”

    京华时报的女记者道:“怎么会没有,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你,换了是我也得生气呀!”

    “我没什么可生气的。”张烨看向那些记者,淡淡然然地拿出了一个在他原来那个世界的一句非常著名的佛家偈语,轻声道:“任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微微一顿,他道眯眼道:“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一语出!

    整个操场仿佛都静了!

    苏娜猛然间盯住了张烨的脸!

    常凯歌和四周的记者也爬上了错愕的神色!

    离张烨最近的那个京华时报的女记者一脸惊喜,慌忙激动地确认了一下录音笔的内容,录下来了!她有种预感,这两句话肯定会火!果然没错啊,张烨向来是出口成章的主儿啊!每句话每诗都那么有意境!

    “这是诗?”

    “不对!这是佛家言!”

    “是偈语啊!佛家的偈语!”

    操场上的学生们也一下子骚动了!

    姚蜜叫道:“这句话说的太你妈大气了啊!”

    “给力啊!张烨老师果然是高人一等!这是有大气魄的人啊!”李英惊叹道:“这才是文学大师的风范呢!

    张烨笑笑,“记者同志,我可以走了吧?回家还要备课呢。”

    “啊,好,谢谢您接受采访了。”一个电视台的记者下意识道。

    其他那些记者本来还没想放过张烨的,但这时却全都被张烨这一句偈语给震住了,愣是没人敢拦他。

    张烨开上车走了。

    剩下一群人,都回味着张烨留下的两句名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