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288章【张烨写不好爱情诗?】
    傍晚。

    亲戚们早走了。

    晚上饭就剩下张烨一家三口了,吃的也比较简单,炸酱面,这也是张烨特意要求的,在南方可吃不到这么正宗的老北京炸酱面,尤其老妈弄得这个卤,简直绝了,张烨从小到大都百吃不厌。

    “怎么样?”老妈笑问。

    张烨吸溜着面条,“还是那个味儿,好吃。”

    老妈乐滋滋道:“那是,我手艺错不了,赶明儿你回去上海的时候,妈给你多炸点酱,你带过去。”

    张烨吃着,问,“对了几点了?”

    “六点四十了,怎么了?”老爸看表。

    张烨赶紧把最后两口吃完,“我得出去一趟,有事。”

    “早点回来啊。”老妈提醒道:“你明天还得去北大报导呢,别耽误了正事。”

    “得嘞,知道了,十点之前准回来。”张烨吃饱,就下楼开车了。

    x5防弹车是扔在爸妈家小区的,因为扔的太久,车上全是土,张烨也来不及洗车去了,也无所谓,开上就往曹萌萌的学校奔。

    ……

    七点出头。

    京城十五中大门外。

    天有点阴,然后好像一下子就黑了,连个缓冲都没有。

    十五中就在陶然亭西边,自新路,离菜市口相当近,其实不用开车从张烨父母家走过去,一刻钟也肯定到了。车一到,张烨就看到校门口车来车往挤成了一团,也后悔开车来了,知道都是学生家长带着孩子来参加元旦晚会的,而且看那些孩子的年龄,里面不但有初中部的,甚至还有高中部的学生,这个晚会八成是初高中合在一起开的,十五中是市重点,这种晚会搞的自然会比普通中学要热闹气派一点。

    前面在排队停车。

    张烨估计照这个度是一时半会儿进不去学校了,他在这边可生活了太久,轻车熟路地一打方向盘,往西杀了两百米,将车停在了一家火锅店的门口,这家店生意一般,平时没太多车停,老板也是附近的住户,挺好说话的,一般没有车位的时候扔他家停车位上,老板也不会说什么。

    下了车,张烨步行走进十五中。

    晚会大概七点半开始,现在到的人差不多都是个尾巴了。

    铃铃铃。

    手机响了。

    “哥!你怎么还不来!”曹萌萌气呼呼的声音从电话里蹦出来。

    张烨笑呵呵道:“我到了啊,刚进门口,往西开的那个正门,我跟你们学校校训底下等你了啊?”

    “到了?好好好!你等我!”挂断了。

    不多时,一个娇俏的身影蹬蹬蹬跑了过来,“哥!”然后无语地看看他,“你怎么还戴墨镜了啊?”

    张烨道:“习惯了,戴着吧。”

    曹萌萌郁闷道:“我还想显摆呢啊!你戴着墨镜谁认识你呀!”

    张烨翻白眼道:“你得了吧,你哥可没你想的名声那么好,我这脸没用,赶紧的吧,我答应你来就不错了。”

    曹萌萌拉着他忙往礼堂方向走,“不管了走吧,快快快,里面都快没地方了,今天人太多啦,初中高中一块开元旦晚会,虽然是自由参加,有一多半的人都没来,可来的人还都带着一个家长呢,礼堂地方不够了!”

    一进礼堂,果然人山人海。

    那扑面而来的闷气,实在不太好闻。

    “哎呀别挤!”

    “女儿,我来了!”

    “孙老师,好久不见了!”

    “初三一班!初三一班的家长到这边来!”

    “高二五班集合了!家长还没到的快联系一下!”

    “三班的同学们,大家听我说一下,一会儿晚会的时候尽量不要出声,保持安静,因为会录像的。”

    家长们在匆忙入座。

    班主任们也在忙活着。

    里面,也不是没有人注意到张烨,偶尔甚至也有几个人盯着他看了几眼,才扭开视线,好像是觉得张烨眼熟,却又没有在意。张烨现在大小也算个名人了,尤其跟京城的名气还是不错的,不够他毕竟不是章远棋那种大红大紫的明星,曝光率也有限,所以好多人还没有到张烨戴着墨镜还能认出他来的地步。关键还有一点就是环境,如果是跟电视台门口,如果是跟某个明星晚会上,大家看到戴着墨镜的张烨,没准能猜到是他,因为脑子里已经提前植入过一个信号了,但是这里是一个普通中学的元旦晚会,大家就算有人觉得张烨眼熟,也不太会往其他方面想。

    “萌萌!”那边,有个少妇在叫她。

    曹萌萌忙招手,“嘻嘻,冷老师,我来啦!”

    那个相貌一般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少妇显然是曹萌萌的班主任,她埋怨道:“每次就你慢,你家长呢?”

    曹萌萌嘴上配音地一指张烨,“当当当当!”

    冷老师微笑地点点头,“你是?”

    张烨笑道:“你好冷老师,我是萌萌他哥,这丫头劳您费心了。”

    冷老师和他简单握了手,“没事,萌萌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在我们班里是开心果呢,就是学习不太上进,回头散了会咱俩单独说说,以前我跟他爸妈说过好几次,都效果不大,你是他哥,应该跟孩子更能贴近一些,你说的话可能比他爸妈管用呢,她啊,语文特别差,我就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马上也要期末考试了,我这个当老师的都替她着急,基础知识基础知识不行,作文作文不行,对了,还有数学成绩,那也是……”这班主任看上去是个很负责的老师,元旦晚会这个日子,还不忘关心孩子学习呢。

    曹萌萌一脸小无奈,对着张烨一打眼色:看看,我说什么来着,我们老师是不是一见我家长就打了鸡血似的?

    张烨连声称是,“得,得嘞,回头我批评他。”

    冷老师嗯道:“你得好好说说她。”这才注意到时间,忙道:“嘿,先不说了,咱们快入座吧。”

    曹萌萌呀了一声,“怎么没地方了?”

    冷老师一回头,也现留给他们班的座位都没了,过道里还有好几个他们班孩子的家长都站着呢,“各位家长,实在不好意思啊,今天学校可能也是没安排好,后勤那边准备椅子了,各位凑合一下吧,坐在过道?真对不住了,咱们都将就将就。”

    冷老师自己也没做软座位了,看见一个年岁似乎比较大的家长,就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然后她去协调椅子,找人搬过来了不少把,自己也跟那些家长坐在过道里。其他班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有的班没坐满,就匀了旁边班级一点,有的坐满了,就只能在过道支椅子,不过他们的班主任可没有自己做到过道上。

    所以冷老师这个班主任还是不错的。

    张烨也没二话,无所谓地坐在一个小凳子上。

    曹萌萌不愿意了,“哥,要不然你坐我那里吧,你一个大明……”

    “行了,多大点事。”张烨打断了她,“赶紧巩固你朗诵节目吧,后半程不是就该你了么。”

    “那……好吧。”曹萌萌回了座位,周围都是她们班级的同学。

    旁边,一个小女孩笑嘻嘻道:“萌萌,那是谁啊?”

    “我哥。”曹萌萌自豪地一仰脖子,“帅吧?”

    另一个男生眨眨眼,“咦,你哥干嘛戴着墨镜?礼堂多黑啊。”

    曹萌萌咯咯一笑,“我哥可是大明星,当然得戴墨镜啦。”

    “大明星?不能吧?”一个长得有些老成的少年道。

    一个跟曹萌萌似乎关系不太好的少女哼道:“什么明星啊,萌萌你吹大了啊,我看你哥就是戴墨镜装-逼呢。”

    曹萌萌切了声,“莉莉啊,我怎么就这么看不上你呐,要是告诉你我哥是谁,保准吓死你!”

    莉莉撅嘴,“你吹吧。”

    曹萌萌撇撇唇角,“我都懒得理你。”

    一个小男孩赶紧和稀泥,“萌萌,莉莉,你俩别吵啦,每次见面都得斗个你高我低,你们不累我们都看累啦。”

    明星?

    其他同学也都没当回事。

    冷老师倒是听到了那边的对话,侧头多看了斜后面的张烨一眼,倒是真有些眼熟,不过好像是大众脸的那种,然后也没在意。

    “小兄弟,你是?”身侧邻座的一个家长道。

    张烨看向这个中年人,“哦,我是萌萌他哥。”

    那家长笑着点点头,“你好,我是鹏鹏的父亲。”

    “我是晓梦的妈妈,你们好。”又有一个中年妇女插话过来。

    张烨和几个家长随便聊着,还真挺不适应这种“家长会”气氛的,毕竟人家都三四十岁的,自己才二十多。

    “小兄弟是什么工作?”中年人感兴趣道。

    “我啊?”张烨一时间还真回答不出来,你说他是搞文学的吧,也不算,说是搞主持的吧,现在也被暂停工作了,说是教书的吧?明天才报道,所以这一犹豫,旁边那个中年妇女倒是把话题岔开了。

    妇女道:“大哥干什么的?”

    中年人笑道:“报社编辑,就是整理整理文学这一块的出版表,冷老师的文章,我们还上过报刊呢,当时就是我排的版面,我也是前几个月才知道那笔名的冷月就是咱们冷老师,真是巧了。”

    旁边另一个男子道:“啊?冷老师还上过报纸?”

    中年人挂着笑容道:“那是啊,冷老师才华横溢,上次那篇散文,我们主编都赞不绝口呢,写得特别好。”

    冷老师苦笑不跌道:“杨哥,你就别给我吹了,我那是碰运气赶上了,我肚子里这点墨水算什么才华呀。”

    杨哥笑道:“您是谦虚,您没才华那谁有啊?”

    冷老师微微一笑,“当然是张烨老师了,我可是他的粉丝,他写诗也好,做节目也好,从来都不用稿子,也不用构思,拿过什么东西都能写,张嘴就是一震惊文坛的作品,张老师才是有才华!”

    杨哥一嗯,“那倒是,听说张烨出版的文集,现在就卖了二十几万册呢,那可不是小说啊,是文集诗集啊,这个销量简直逆天了!”

    冷老师道:“这个销量,我贡献过三本,张烨老师的诗真的太好了,文章和演讲也都是世界级的,没的挑!”

    那妇女道:“我是没看过张烨的作品,不过我妹妹特别喜欢他,他的《张烨脱口秀》每期她都得看两三遍呢。”

    杨哥感慨道:“现在文坛上,势头最猛的新人就是张烨了,不过我觉得真要比起来,文坛诗坛上那几个前辈大师还是应该高了张烨一头,在文学性上,张烨的作品应该不如大师们的。”

    冷老师摇头,“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张烨光论作品,已经可以和那些大师们比肩了,不分高下。”

    杨哥看着她道:“冷老师,这个我有不同意见啊,如果单论讽刺诗,张烨在国内可以说是独霸江湖的,确实可以和那些文坛大师比肩,《死水》啊,《回答》啊,或者呐喊类的《囚歌》和《我的自白书》啊,《海燕》也算,在这个领域张烨是登峰造极的,我也承认,不过在爱情诗这一块,张烨的作品基本上是空白的,那个《见或不见》不算爱情诗,真要算起来也就是一《飞鸟与鱼》了,所以在文学上的多样性和全面性来看,张烨跟大师们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那妇女道:“《飞鸟与鱼》我听过,很好啊。”

    冷老师笑道:“一《飞鸟与鱼》,就已经够了。”

    杨哥道:“但是真较真儿的话,《飞鸟与鱼》也就是那《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顶多是一种对爱情的向往,并不算纯粹意义的爱情诗,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啊,所以在诗歌体系里重中之重的爱情方面,张烨还是欠缺证明他的作品的,如果他真的再出一能体味爱情的现代诗,我才承认他是大师。”

    冷老师不跟他争辩了,“会有的。”

    聊着聊着,他们话题居然转移到了张烨身上。

    就坐在他们中间的张烨不由得有些脸红,听着人家这么夸自己,萌萌的班主任还自称是他的粉丝,张烨也笑了一下。

    看看!

    人气啊!

    这就是人气啊同志们!(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