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286章【去北大中文系任教!】
    京城,夜里。

    到菜市口都十一点多了。

    冷风在街上乱窜,这边的气温比南方冷些。

    张烨摸着黑进了爸妈家的小区,抬头往楼上一瞧,家里还亮着灯呢,爸妈显然是没睡觉,估计在等他,张烨一瞬间也是归心似箭,踏进单元楼,小跑着就上了楼梯,嘴上还哼哼着《但愿人长久》的调子。

    咚咚咚。

    敲门,门很快开了。

    “爸,妈。”张烨笑道:“元旦快乐啊。”

    老妈拉着儿子进屋,“进来说,外面冷不冷?”

    张烨放下包脱大衣,“还行,嚯,家里够暖和的,来暖气了吧?”

    “这都什么日子了,十二号就提前供暖了。”老妈眯眼道:“还是京城好吧?上海那里可没暖气。”

    张烨深有所感,“是啊,那边只能开空调,一宿一宿地开我还真不习惯,跟暖气那种自然热度不一样,浑身不得劲儿,而且外面还湿冷湿冷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得那种难受,嗨,别提了。”回到家了,张烨是看什么都好,看什么都顺眼,“还有啊,除非太阳直晒着,否则那里你妈晾衣服都晾不干,干了也感觉上面有潮气味儿,空气太湿了,洗完衣服都得放烘干机,麻烦着呢。”

    老妈估摸也是想儿子了,“那就别走了。”

    张烨笑道:“最晚年后也得回去,还有工作等着我呢,不过这个年八成得跟家过了,能待不少天呢。”

    老爸从沙上起来,“吃了吗?”

    “飞机上填吧了点,还是饿。”张烨道。

    老爸指挥道:“你给孩子倒杯热水,把剩饭给热一热。”

    老妈嘿了一声,瞪眼道:“还指使我?你怎么不去啊。”

    老爸抬眼道:“你热饭,我们爷俩聊一聊他工作上的事,这个你又不懂。”

    “就跟你懂似的,哼,咱儿子现在可是大明星,著名主持人,还用的着你瞎出主意?”老妈哼哼唧唧去热饭了。

    吃饭的时候,爸妈问他工作怎么样了。

    张烨不太想聊自己工作,也是怕老两口担心,于是就避重就轻地随便说了说,末了转移话题道:“明儿元旦去哪儿过?”

    老妈给他夹菜,道:“你奶奶家那边,今天中午就过完了,就差你没去了,到时候你自己过去看看,明天是你姥姥家这边,不过定的是跟咱们家过节,你别睡懒觉啊,明天早点起帮我买菜做饭,到时候我家那边的人都得过来,大大小小十好几口子呢,这工作量可不小。”

    张烨耍赖,“我可起不来。”

    老妈忍不住拍他脑袋一把,“就你懒!”

    老爸道:“小烨跟外地忙活这么久了,让他歇歇吧,好不容易休息几天。”

    “你说得轻巧,到时候你买菜你做饭啊?你也不帮忙!”老妈翻白眼,“我摊上你们爷俩这懒蛋,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饭吃完了。

    张烨主动捡盘子去刷碗。

    “小烨,我跟你爸先睡了啊。”老妈打哈欠道:“呼,明儿还得奋战一天呢,过个节可不轻省。”

    老爸也伸懒腰,要去卫生间洗漱。

    张烨这才想起一件事,回头道:“爸,妈,您俩先等一会儿,就几分钟,我跟您俩说个事情。”

    老爸奇怪道:“什么事?”

    “有屁快放,困着呢。”老妈撇嘴道。

    张烨一边倒洗涤灵,一边道:“今天飞机上,我碰见一个叫吴则卿的人,她说她是……”

    他还没说完,老妈老爸就给他打断了。

    “吴则卿?北大的那个?”老妈一愣。

    老爸显然也知道她,“那个北大副校长?”

    张烨眨眼道:“你们知道啊?”

    老爸道:“长什么样子不太清楚,就知道是个女的,好像还挺漂亮,是名校里最年轻的校长,不过不是教师系统出身的,不算专业搞学问的人,而是公务员出身,从教育部空降到北大的,电视上不是说过她吗?你没看过啊?虽然是公务员出身的官员,但她文学造诣好像挺高的,出过不少作品,而且那次电视上说她是书法名家吧?这人在教育界可是很有威望的一个人。”

    老妈点头,问儿子道:“你遇见她了?”

    张烨笑呵呵道:“何止是遇见了啊,飞机上我俩聊了很久,等下了飞机以后,她突然邀请我去北大任教。”

    老爸呆住,“啊?”

    老妈也惊愕道:“去北大?让你教什么啊?”

    张烨说道:“中文系,教什么我还不知道,但要教肯定也是文学诗歌或小说或历史这一块呗,其他的我也不会啊。”

    老妈激动道:“真让你去啊?”

    张烨摊手,“真的啊,已经正式邀请我了。”

    老爸也兴奋不已,“北大怎么找上你了?”

    “我听吴校长那个意思,好像是北大那边这一块的相关课程空缺了吧,反正我感觉是这个意思,所以让我去顶一下,算个外请挂职的讲师,我可以随意选择时间去教授课程,不会耽误我的主职工作,吴校长还给我许诺,如果成绩反响良好,学生们比较满意的话,还有北大副教授的职称可以考虑给我,当然,另一个意思也是如果我教的不好,那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老妈忙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还没想好呢,没回复呢,吴校长让我明天之前给她一个答复,所以我想问问您俩啊。”张烨道。

    老妈当时就急眼了,怦地一拍桌子,“还问个锤子啊!赶紧去啊!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去我就没你这个儿子了!”

    张烨:“……”

    我靠!不至于吧妈!

    谁知老爸这次居然也跟老妈站在一个战线了,“儿子,这个你必须听我们俩的,去,必须得去!北大那是什么地方啊!那是世界级的学府!我知道你目标是当明星,可这俩不冲突,而且反而对你还有特别大的帮助,你明星当得再好,人气再高,那人气也只是浮于表层的,可你要是挂一个北大副教授的职称,意义就不一样了,这是在学术上对你的最权威的肯定,有这个做底气,你人气来的会更扎实,甚至也算是官方的承认了,你之前写诗写文章,不是好多作协的人都觉得你不行吗?你做主持,不是也有广电的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你麻烦吗?你要是当上副教授,还是北大的副教授,有这个权威到不能再权威的后盾在,以后谁找你麻烦时不得掂量掂量?在你艺术的造诣上,估计也没什么人会再去质疑你了。”

    这话倒是。

    文学艺术这东西,很多时候讲究的并不是什么大众性,也不讲究受众面,更多的则是业内的肯定和资历。

    很庸俗,也很不合理。

    但没办法,这就是国内的现状。

    张烨听进去了,但还是有担心,“我万一教不好呢?”

    老爸道:“教不好再说教不好,这个机会不能放过啊。”他之所以这么热衷地劝导,主要是他对儿子在文学方面的展更加看重,老一辈人嘛,观念都比较传统,他们小时候哪里有什么明星啊,都叫戏子,上不了台面的,虽然在后来这个观念在慢慢扭转和改变,可对他们这一代人来说,还是北大的光环更加闪耀,还是教授的头衔更加光辉,儿子相当明星他们不反对,但如果能两者兼得岂不是更好?

    老妈见儿子还在犹豫,她不禁道:“直播上搞破坏你都不怵,骂领导骂广电你都不在乎,当个讲师而已,你怕个屁啊!”

    张烨迟疑了片刻,终于重重点头,决定了,“好,我听您俩的,我去了!爱你妈谁谁谁了!”

    担心什么啊!

    真教不好再说吧!

    而且他脑子里有着他那个世界的那么多知识,怎么会误人子弟啊!

    当下定决心后,张烨也不再困惑和纠结了,北大讲师,这是一个太牛逼的光环了,也是一次尝试和挑战,张烨觉得自己能完成,而且自己回京这半个月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干,既然目标是人气世界第一,自己的各方面条件又不算很好,所以就更要拼了,张烨一刻也不能耽误,这样才有希望创造一个奇迹,达成自己的理想!

    “那快去跟吴校长说啊!”老妈比他还急,催促道:“万一人家有其他人选了呢,你快点!”

    张烨看看表,“都十二点了,人家睡了吧?”

    老爸出主意道:“你个短信得了,拜个年,然后顺带提一句,她要是睡了明天早上也能看见。”

    张烨嗯了一声,接受了爸妈的建议,不接受也不行了啊,爸妈俩人那眼珠子瞪得啊,他要是不服从,老两口估计能揍死他!

    于是他了信息给吴则卿。

    写道:吴校长,元旦快乐,怕您睡了就给您的短信,嗯,您的邀请我接受了,很荣幸能为教育事业出一份力。

    很快,对方回复了。

    吴则卿:谢谢,你也元旦快乐,你考虑好了就行,一月二号上午九点钟你直接来北大找我吧,课程安排和任教合同,咱们具体到时候再谈。

    张烨道:好的,您早休息。

    吴则卿道:也给你爸妈带个好儿。

    ……

    短信交流结束。

    张烨把手机给爸妈,“你们看吧。”

    老爸一看,高兴极了,“好!好!好!”

    老妈也乐得合不拢嘴了,“哈哈哈,还是我儿子有出息啊!都要上北大教课了!太给我争气了啊!”

    张烨可没有爸妈那么开心,他无所谓地拿回手机,然后一挽起袖子,继续刷碗,“您俩先睡吧,不早了都。”

    老妈突然喊道:“你给我放下!”

    “啊?”张烨呆呼呼地侧侧头,手里的碗差点摔了,“您干嘛?吓我一跳,我放下什么啊我?”

    老妈立刻挤开他,眉开眼笑地抓起碗筷,“妈刷,你去休息。”

    “别啊,我都刷一半啦。”张烨上去抢,“你们睡吧。”

    老妈不干,“说我来就我来,别抢,哈哈,我儿子现在可是北大讲师了,哪儿能让我儿子刷碗啊还!”一边刷碗,老妈一边哼哼着京剧,自言自语道:“明天又能跟邻居吹牛去了!我儿子被广电取消了播音主持资格的时候,那帮人里居然还有人背后嘀咕我儿子完了,不行了?哈!看我这回刺道不死他们的!我儿子能当北大讲师!他们行吗?明儿我就告诉告诉他们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