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97章【赐字!】
    张烨说完。

    周围一刹那都静了!

    什么是菩提树?这是一种桑科榕属的大型乔木,植物幼时附生于其他树上,高达15-25米,胸径3o-5o厘米;树皮灰色,叶革质,三角状卵形,榕果球形至扁球形,成熟时红色,雄花,瘿花和雌花生于同一榕果内壁;子房光滑,球形。花柱纤细,柱头狭窄……当然,这只是凑字……这只是官方的植物介绍。

    咳咳,嗯,说正经的。

    菩提本无树?世上虽有菩提树,可佛家中的菩提树,往往说的并不是植物,含义却是一种象征和纪念,菩提也代表的是一种佛家的大智慧,哪里有什么树;明镜亦非台?就好比张烨刚刚所言的两个高僧的辩论,那时时照着自己的镜子,只是一份心,一份念,哪里有什么台?

    没有菩提树!

    也没有明镜台!

    空无一物,为什么会染上尘埃?

    包括住持在内,几个和尚们都在扪心自问,把张烨的偈语自己问了自己一遍——何处惹尘埃?是啊!何处染尘埃!

    住持心服口服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然后,他身后的十约个和尚也齐刷刷地一合掌,“阿弥陀佛。”

    剧组那帮人此刻也被张烨这一句偈语给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他们不懂佛学,也没研究过禅理,好比张烨先前与那青山寺住持论禅,他们基本上就听了个热闹,只知道张烨说的很牛逼,深意却并不知晓,可这句偈语不一样,别说那些和尚了,就是他们这些不是出家人的“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开始他们看到住持的那句偈语还觉得不错,可当张烨那“菩提本无树”一出来,众人才惊为天人,一下子知晓了那住持和张烨老师偈语中的差距!

    凡事就怕对比啊!

    两相比较,如果说张烨老师是个高僧的话,那么住持顶多才刚刚入门,甚至可能还没踏入入门的门槛!

    “哈哈!好!”

    “张老师你帅呆了啊!”

    “好个菩提本无树!好个明镜亦非台!”

    “是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来的尘埃?张老师这偈语简直绝了啊!倒是那帮和尚们着相了!”

    “这偈语牛大了啊!”

    “我怎么觉得我碰见了流传千古的一幕?《小青山论禅》?”

    “你们说如果几百年后,后人提到张老师这句经典偈语,那个典故里会不会有咱们出现?”

    “肯定会啊,哈,咱们也沾光名扬千古一回了!”

    “录下来了吗?”

    “录了。”

    “我也录了,张老师猛啊!”

    “跟和尚论禅都能说的他们哑口无言!”

    什么叫打脸?

    这就叫打脸!

    什么叫装逼?

    这就叫装逼啊!

    姚建才眉开眼笑,越看张烨越顺眼,老姚想着自己要是有张烨这点装逼的本事,那还得了啊?那妹子还不一堆一堆地往他身前扑啊!

    剧组不少人都知道张烨老师的文学功力,就算里面还有大部分人以前不认识张烨,可也架不住有人认识有人帮张烨宣扬啊,于是早都了解了张烨的本事,可现在,他们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张烨的文学修养,他们开始是撺掇张烨跟住持斗文的,因为想着张烨应该不会输,这可是张老师的老本行。然而毕竟这是比禅学,比偈语,这属于文学却又不太同于常规意义的文学形式,偈语跟诗语相比较,可是多了一份哲学或辩证思想的,所以他们没想张烨会赢得这么风风火火啊,这简直是压倒性的优势!对方住持在内的十几个和尚愣是连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被张烨老师给说傻了!

    尤其最后那个菩提树的禅论!

    偈语本就是僧人的一种语言罢了,不是对联,可没有下联!

    但谁想张烨愣是把对方的偈语当成对联给对上了!字字珠玑!对住持的偈语来了一个全盘否定!且否定的让人无话可说!单说这句偈语的对斗,根本是连评价都不用了,高下立判!不懂的人都看得清楚!

    住持深深看着张烨,恢复了祥和,闭上眼咀嚼了一番,他慢慢睁开眼,“老衲坐禅三十余载,一心向佛,前些日悟出那句偈语,本以为佛法已精深一步,本以为日后的修行会更上一层楼。”说着,他苦笑了一声,“未曾想跟施主一比,老衲竟是连禅学的门槛都没有迈进去,惭愧啊,惭愧。”

    “师傅。”

    “住持!”

    几个小和尚有些担心。

    住持摇摇手,对张烨道:“施主虽是六根未净的世俗人,却有大智大德,比我等出家之人还要有慧根,今天老衲甘拜下风,也输得心服口服,若你出家一心向佛,日后的佛法成就定比我等高出百倍。”

    张烨一听,立即摆手,“可别介啊,我日子过得好好的,可没那么想不开,我还是好好当我的俗人吧,俗人挺好。”

    住持惋惜道:“可惜了,可惜。”

    住持认输了,几个方才被打的和尚一脸憋闷。

    眼前这到底什么人啊?武的打不过!文的说不过!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他们当然说不过张烨了,张烨用的可是他那个世界慧能大师的偈语,而且是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无相偈》,再加上,之前斗文的时候张烨是用嘴说的话,好吧这是废话,但有一个不是废话,那就是张烨曾吃过很多枚魅力果实(声音),这是一种附加在嗓音之中的蛊惑的魅力,自然把他的话进行了某种不可言喻的加成,于是一下子将众人震懵了,都有原因。

    胜负已分。

    剧组这边的人旗开得胜,总算把气出了。

    这口气挣回来后,胜利者也总是宽容的,看到住持主动认输气度很大,有几个人也对他印象扭转了一些,便安慰了几句。

    “住持,你们就别跟张老师比了。”

    “没错,张烨老师在京城,可是著名文学家,写诗写文章,每一部作品都是经典,你们一看就不经常看电视吧?”

    以前只是有所耳闻,但今天是现场看到张烨写诗写偈,他们的心情还是激动的,因为那些偈语听得他们太过瘾了!

    说了片刻。

    住持忽然对几个小和尚道:“把后院腾出几间房子来,安顿好各位施主。”

    几个小和尚没二话,马上过去安排了,他们此时已经对张烨心服口服了,就凭那菩提本无树,就赢得了不少和尚的敬重。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张烨看上去样貌平平性格甚至还有点臭,可在佛家,却并不看皮肉,张烨能说出那种惊天偈语,说明在佛法悟性和慧根上比他们所有人都高出了不止一截,理应受到最大的尊重,无关乎其他,只是能者为师。

    蒋导演一诧异,道:“住持,你们不是以后不接待剧组了吗?”

    住持微笑道:“跟张烨老师论禅,我也受益匪浅,以前是我太着相了,呵呵,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今天拖得太晚了,蒋导演也好有不少镜头没拍好,看天色,可能得明天了,今儿回去明天再来?还不够折腾呢,于是他也没推辞,接受了寺庙的好意,带着剧组的人准备住下了。

    张烨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想着出口气就走人了,没料寺庙这边却改变了态度,反而把他们待为上宾,这让张烨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

    后院。

    这边有十几间房,清幽的很,院中还有花草。

    一个小和尚道:“师傅,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好,各位施主,请休息吧。”住持对蒋导演等人道。

    蒋导演道:“谢谢了,之前还有点误会,嗯,你们那几个小和尚的伤不碍事吧?”算一算,他们也就坏了一个灯光,轻伤了两个人,而对方可是伤了四个,伤得可比他们的人重,算起来他们也没吃什么亏,倒是对方亏吃了不小,打输了,文斗输了,理还亏了,一点便宜没占。

    住持语气四平八稳,道:“我查看过,没有大碍,张施主并没有下重手,其实也没有什么误会,是老衲那句偈语误导了弟子们,这才弄出了麻烦,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还请见谅,是我的弟子唐突了,让张施主教训教训他们也好,能得张施主点化,可能还是他们几个的福气呢。”

    明明就是揍人。

    现在倒成了点拨点化?

    剧组的人都看向张烨,知道张老师这个逼今天装大了,不过也让他们更加认清了张烨的本事,在写诗写文这一块,整个京城真的没有几个敢说比得上张烨了的啊,这人太有才华了!

    蒋导演招呼大家道:“都休息吧,早点睡,明天继续拍。”

    大家一哄而散,好多人都累坏了,各找各的房间睡觉去了。

    张烨也想走,可却被身后的住持给叫住了,“张施主,请留步。”

    “呃,有事儿?”张烨回头眨眼。

    “老衲有个不情之请。”住持淡笑地指了指前院的那块石碑,“能否请张施主赐一副字?我想将你刚刚的偈语刻下来,以供弟子们学习。”

    张烨咳嗽道:“不合适吧?”

    “有何不妥?”住持不觉得什么,“还请成全。”

    那些小和尚们也都看向张烨。

    张烨想了半天,还是答应了,提笔写下来。

    当天夜里,住持就命人将张烨的字刻在那块石碑上,而且根本没有抹去他自己那四句偈语,而是就这么当做衬托地放在那里,可见心胸!

    石碑凛然,字字锋芒!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张烨那个世界,神秀和六祖慧能大师的《无相偈》,就这么奇妙般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只不过曾经以字对话的两位大师,如今并不在这个世界了,变化了主角,成了张烨和青山寺的某位住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