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14章【奇联对奇联!】
    鸦雀都没了声!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谁也没料到,张烨那个看似平常的长长长长长,原来一样是暗藏玄机!

    那个作为第三评委的小老头失声叫道:“这……真有人对上了啊?”

    他们不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了,鬼才钱老最刁钻的一道题被对上了,而且对得简直是天衣无缝!

    视频网的摄像师也蒙了,慌忙给了张烨一个脸部特写,并且给了他的下联一个长时间的镜头停留!

    钱老看看张烨,长长看了他好几秒钟,然后哈哈大笑,“好!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然后停下笑声,他捋了捋胡须,“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今天真给了我太大惊喜了,好,小伙子,我勉强算你通过了。”

    算通过?

    还勉强算?

    大家都不明就里,不是对上了吗?

    张烨也看看钱老,并不生气,笑道:“为什么是勉强?”

    第二评委的老太太疑惑道:“钱老头,人家不是对得很好吗?工整没的说,意境也恰到好处,你还挑什么?我看是对的天衣无缝啊!”

    第三评委蹙眉想了想,突然道:“咦,你上联还有玄机?”

    钱老微微一笑,“是的,我这上联还有其他念法,意思意境就都不一样了,所以只能算他对上了一小部分,我才说是勉强通过。”

    还有玄机?

    里面还有猫腻?

    众人都惊为天人,钱老难道出了一个奇联?他们本以为这个对联非常难,莫非他们还是低看了?这是奇联!

    小吕叫道:“过了就好啊,张老师厉害啊!”

    侯哥候弟他们也佩服极了,能对出一部分就已经很夸张了啊,毕竟这个上联,他们刚才连看都看不懂的!

    大雷心里平衡了。

    其他参赛者一听,也心里平衡了!

    噢,原来还是没有全部对上啊,人家上联还有其他念法呢!

    钱老欣慰地看着张烨道:“如果真按照死规则来说,你这个答案还是不能给你通过的,因为咱们是全京城的楹联大赛,规则要求不但要对工整对意境,方方面面也都要恰合其氛的,但鉴于这个上联比较繁琐复杂,是个奇联了,你还年轻,能对到这里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我给你通过,我相信其他两个评委也不会有意见。”

    小老太太道:“当然没意见,过吧。”

    第三评委道:“你要是不给通过,我才有意见呢,哈哈。”

    可就在钱老想给张烨写通过预赛的当口,张烨却站出来笑了一嗓子,“您大家没意见,我个人却有一点意见,钱老,您说我这个下联只是勉勉强强,这话我可不能假装没有听到,呵呵。”

    众人哗然!

    你还有意见?

    你有什么意见啊?

    钱老乐道:“怎么?不服气?那我就念一下我上联的其他念法,我也让你这个小伙子输的心服口服?”

    我输?

    我会输?

    张烨浑然不惧道:“也是巧了,我这个下联其实也同样有很多念法!”

    这回轮到钱老和其他人愣住了,“嗯?你也有?”

    小吕叫了声我靠,“张老师您真行啊?”

    赵国洲和胡飞等人也不太相信。

    大雷嗤之以鼻,不可能!心说姓张的你可吹大了啊!大雷此刻已经知晓了这个上联的门门道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几个朝字中间实际上都是可以断音的,而且更改了念法,意境就截然不同了,甚至要表达的意思也大相径庭,处处都透着学问,呵,可笑,你那个长长长长长能有什么学问啊?只不过是赶巧了蒙上了这个上联的其中一层解释和断句罢了!你还吹什么?充什么胖子!

    网络视频的工作人员不敢怠慢,镜头一直对着张烨他们。

    这边的热闹吸引人很多人,越来越多的嘉宾甚至已经都去了大礼堂通过了预赛的参赛选手都回来了。

    “最后一题有人答了?”

    “怎么个情况?这人谁啊?”

    “不算全答上了,钱老的上联还有猫腻。”

    这些进入决赛的选手显然是被朋友电话通知这边出了情况,这才好奇心作想来看看到底是对上了那第五十题,刚刚通过预赛的人可是都看过第五十题的,没人有把握答上,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回答了一些简单的楹联问题,这下有人解开了最难的两道题之一,大家自然想看看是谁了。

    其中,那个京城作协曾经也和大雷一起参加过中秋诗会的言情作家郑安邦也出来了,看来他也是一个楹联好手,早早就通过了预赛,一到广场,他就跟大雷碰头了,问起了之前的细节。

    然后,京城作协副主席孟东国也在后面走上来。

    还有张烨电视台如今文艺频道的一把手王水新同样漫步走来,王总监没参赛,应该是拿票来看比赛的,“老胡!”

    胡飞迎过去,“总监,你也来了?”

    “怎么回事?小张答上了?”王水新很好奇。

    胡飞道:“还没有,小张老师和钱老……正要斗联呢。”

    “跟钱老斗联?”王水新失笑了一声,心说年轻人倒是不自量力!

    ……

    不管周围的议论纷纷。

    听了张烨的大话,钱老反而眯眼小上了,非常好奇和感兴趣地对张烨道:“好,那咱们试一试?你确定都准备和考虑好了?我的上联变化可是很多的!”

    张烨笑道:“真巧,我下联变化也不少。”

    钱老接受了这个挑战,“那开始吧。”

    “可以。”张烨毫不退让,“您请。”

    钱老一闭眼,“海水潮,潮朝朝,朝朝潮落!”

    这里一开始斗联,众人那边立即停下了窃窃私语声,视线全部挪了过去,到底要看看张烨怎么接招!钱老说他的上联有很多变化和念法,大家都相信,因为人家是钱老,是高考试卷的出题人,但张烨也说他下联有玄机?众人却没有一个相信的,比如大雷,比如郑安邦和孟东国!

    看看钱老的上联吧!

    这一次,上联的念法和字的用法不一样了!跟之前钱老和张烨对上的对联相比,那个更偏向于大起大落大开大合,而这个改了读音的对联,却更贴近了自然一些,意境简直翻天覆地,字面上虽然还是一个对联,都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可实际上这已经是另一个上联了!

    这个肯定没戏了!

    谁都知道张烨那个下联对不上了!

    可偏偏,张烨却轻轻一笑,“浮云涨,涨长长,长长涨消!”

    什么?

    这下联……

    我了个靠!对上了?

    你丫这个下联真能变化啊?

    听了张烨的第二对,众人都有点没回过神来!

    钱老也愣了愣,出了第三联,“海水潮,朝朝朝潮,朝朝落!”这次不仅念法和字意变了,连断句都不一样了,是三四三的断句。

    张烨当即道:“浮云涨,长长长涨,长长消!”

    钱老马上出了第四联,“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潮落!”

    张烨道:“浮云涨,长涨长涨,长涨消!”

    钱老眼睛越眯越小,“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张烨潇洒道:“浮云长涨,长长涨,长长消!”

    大家都已经听傻了,有一个算一个,都呆若木鸡地听着俩人斗联!他们觉得这已经是外星球的一个领域了,谁也插不上手,谁也没办法打断他们,只能听着,只能不断地被两人的奇联一次又一次地惊呆!

    钱老也不信了,“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落!”

    张烨捋顺了一下头,“浮云长涨,长长长涨长消!”

    钱老看看他,“海水朝潮,朝潮朝朝潮落!”

    张烨回视,“浮云长涨,长涨长长涨消!”

    这都行?

    这都对的上?

    钱老一看不行了,只能出了绝招,“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这次是“五五断句”。

    谁知张烨却一点压力都没有,轻松对道:“浮云长长涨,长涨长长消!”

    钱老马不停蹄道:“海水潮朝朝,朝朝朝潮落!”

    张烨也回复极快,似乎都没动脑子就脱口而出:“浮云涨长长,长长长涨消!”

    终于,钱老出了最后一个联,“这是最后一个变化了,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落!”这回是非常不规则的六四断句。

    张烨笑着回应道:“我这也是最后一个变化了,浮云长长长涨,长长涨消!”

    当最后一句对完,广场上一下就炸锅了!

    “靠!”

    “你妹啊!”

    “我听见了什么?”

    “上帝!这都能对上?”

    张烨居然对上了!全部对上了!

    每一个变化联都对上了!而且不仅仅是勉勉强强对上那么简单!每一对都是天衣无缝!意境契合!

    钱老:“……”

    大雷:“……”

    其他参赛者和观众:“……”

    我去你个二姥姥!这都能行啊!

    郑安邦倒抽了一口气,“这张烨楹联造诣这么深?”

    “我怎么知道!”大雷脸色不太漂亮,“这种奇联他都接上了?把钱老都给斗联斗回去了?这小子打鸡血了啊!”

    大家一片错愕与惊叹!

    从没听过这么过瘾的斗联对战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