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玉堂缘 > 第一百八十章 五瓣梅(中)
    起身走到书案前,取了支小号画笔。添了浅淡的泥金颜料,在绣绷的缎面上细细描绘五瓣梅花的轮廓。

    先下笔画出了两片花瓣,看了晟曜一眼。

    低下头继续描绘,手中不停,口中娓娓:“百官奏请,是第三步;以反间计挑拨离间废太子和豫州太守,是第四步。接下来,就是我大齐天命所归的太子殿下的立储大典。”

    话音落地,梅花的五片花瓣亦跃然在目、栩栩如生。

    我抬头笑道:“立储大典的日子,不如就定在一个月后的八月初十。自然,还是要着太常寺择定了,报与礼部的。到那时,父皇的身子应该也康健许多,可以在在大典上受百官立储朝贺了。”

    说完粲然一笑,将手中的缎面绷提起来,展给晟曜过目。

    ……

    大齐永平元年,七月十一日,太子晟曜着人护送庶人晟旸妻妾共四十七人,从京都启程前往豫州,与废太子团聚。

    原本是马车九天可到的路程,因为废太子妃柳氏无力约束,侍妾们车队松散,莺莺燕燕们闹腾不休,需要停车的琐事众多。一路环佩叮当的行程极慢,二十天后方至。

    经过热闹的市镇时,常有好事者跟在后面,更有些胆大的游侠儿挡开侍卫、冲上去将车帘撩开观望、打听。

    得知前后望不到头的环肥燕瘦俱都是前往豫州的废太子家眷,不由咂舌。

    旧太子好色、新太子仁义之说不胫而走。

    七月十三日,东魏藤甲兵俘虏一百零六人,趁守卫松懈,逃出刑部大牢。

    去向不明。

    几日后,有民众发现:香风阵阵、彩旗飘飘的废太子妻妾队伍后面,缀着一队很奇怪的护卫,身着破旧的藤甲,而口音明显是东魏人。

    这列东魏护卫与废太子妻妾的车队俱都在七月二十一日到达豫州太守府。

    端午日兵祸逼宫的东魏人投奔废太子之事,天下尽知。

    七月二十三日,礼部侍郎侯晓岚率先上表,奏请尽快举行立储大典,以正国本。

    右相许文静、吏部尚书王桓之、礼部尚书徐既济、秘书省儒林郎姚华棠等当廷附议,第二日,在京堂官有七成上表奏请,第三日,百官奏请。

    白太医力排众议,一改太医院力求不功不过、用药温吞的惯常手法,在白院使和盛副使支持下,为威帝拟方用药。

    威帝伤势病情好转,恢复上朝。

    于上朝第一日欣然受百官立储朝贺,龙颜大悦,着礼部、太常寺全力筹办八月初十的立储大典。

    为与民同庆,威帝降旨大赦天下,并免税赋一年。

    大齐万民喜不自胜,对威帝和新立储君感恩不已。

    七月三十日,太子晟曜亲至豫州太守宋彦伯老父在东市的居所,殷切垂问,又赏赐丰厚财帛。

    并着礼部官员着人届时迎宋老丈至太和殿,观礼立储大典。

    随行的国子寺官员和生员均被太子感动,纷纷表示:一定努力学成文武艺,提携玉龙为君死,尽心报效大齐君恩。太子为人宽厚,以德报怨,具仁君之心。

    同行吏部官员认为:即便看望宋老丈只是“千金买马骨”,也充分说明太子爱才若命,不拘一格求人才。太子求才若渴,礼贤下士,有明君之相。

    ……

    大齐永平元年,八月初十,立储大典在太和殿举行。

    威帝带领太子晟曜祭天地、太庙、社稷,落座后接受众臣三跪九叩之礼。

    晟曜端正跪于御座前,威帝取过金质册、宝,亲手授予晟曜。晟曜行三跪九叩礼,向威帝谢恩。

    册封正使吏部尚书王桓之、副使户部尚书周彻,共宣七月初八已昭告天下的《立萧王为太子诏》:

    储贰之重,式固宗祧,一有元良,以贞万国。天策领十二卫大将军萧王曜,器质冲远,风猷昭茂,宏图夙著,美业日隆。孝惟德本,周於百行,仁为重任,以安万物。征讨不庭,嘉谋特举,长算必克。朝野具瞻,宜乘鼎业,允膺守器。可立为皇太子。所司具礼,以时册命。

    诏书正式宣读完毕,威帝携太子晟曜起身,率诸臣,准备前往太后宫行礼。浩浩荡荡的队伍走出太和殿时,大殿广场上的军士和观礼民众三呼万岁,伏地叩拜。

    正在这时,三拜后刚刚抬起头的民众们,忽然喧闹起来。

    有人张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有人扯着身边相识的人,问是不是做梦;还有许多满头白发、德高望重的老者,看着天空,老泪横流,一直喃喃自语,“没想到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能见此祥瑞!天佑我大齐啊!”

    百官们初时一脸诧异,便都顺着广场上民众的目光看了过去。

    天空中不知何时,布满了若烟非烟、郁郁纷纷的五色云!

    庆云!

    庆云为大瑞!

    顿时一片哗然!

    庆云历来是喜庆、吉祥之气,古书《列子·汤问》早已明示:“庆云浮,圣君降。

    百官中有人喜、有人忧。

    而晟曜早就安排人手分布在太和殿两侧配楼之上,将众臣见了庆云后第一时间的脸上表情尽收眼底,记录在案。

    拿庆云来辨忠奸,虽不完全准确,也可知晓十之八九了。

    这时许相回身朝威帝和晟曜拜倒,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陛下,恭贺陛下,恭贺太子!庆云扶质,清风承景,鸣凤朝阳,翔龙仰霄啊!”

    离得近的臣子们俱都拜倒:“真气尚兴云,五色传嘉瑞,飞龙久驭宇,千龄表圣君啊陛下!”

    威帝大病初愈,本来有两位内侍贴身扶着他,岂料他眯着眼睛看了五彩云好一会儿,又听了官员们关于庆云祥瑞的话,忽然推开扶着他的内侍,疾步到太和殿汉白玉台阶下,展臂仰天大笑起来,笑得畅快淋漓!

    连声说道:“好!好!惟帝佑德,卿云发祥。纷纷郁郁,五色成章!”

    侧身看着晟曜示意他走近自己,举起晟曜的右手,向百官、军士和民众朗声道:“朕今日所立的太子,是大齐的祥瑞,将来的明君!天佑我煌煌大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