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神医下套之佳人太能逃 > 三十二章 熟人2
    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叶忻沫几个月来都是待在那与世隔绝的无忧山庄中,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难免是会觉得好奇的。』Ω文』学迷Ww W.ㄟWenXUEMi.COM悠悠地去离客栈不远的范围内四处转了转,她还是很识相地回去了。再怎么说,她现在的身份,也只是个下人罢了,这挑战主子权威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明智。

    走到离客栈门口不远的地方,她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地缓缓慢了下来。走近感觉到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她才跨步走了进去。脚刚踩到客栈里面的地面上,她马上就后悔自己不该回来得这么早了。

    偌大大堂中一隅处的饭桌上布满了精致的珍馔,一男一女坐在桌前用着膳。男子神色恬淡,动作慢条斯理;女子嘴角噙着浅笑,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从容。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无比和谐,叶忻沫怕自己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就会破坏了这画面的美好。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远处的纤柔身影,司空敏慧对着一直不大搭理自己的易水寒眨眨眼。“她是谁?”

    闻言,易水寒微微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叶忻沫的方向,然后便转回后继续用饭。

    司空敏慧也没再追问,只不过放下了筷子,双手托着下巴笑吟吟地盯着他。

    “……”

    半饷过后——

    “水柔的朋友。”易水寒还是在司空敏慧的视线下妥协了。

    “呿!”司空敏慧不以为然地啐了一声。“那丫头的朋友怎么可能会跟你一道来啊。”明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司空敏慧笑着道:“易大哥,我最近又新学了一曲子,等回王府了我就可以天天弾给你听了,你一定要好好听听,给我点评点评啊。”她特地将“天天”二字咬字咬得特别重。

    易水寒的面色一滞,俊秀的脸上生起了一丝皲裂的痕迹。

    刚巧从厨房端来刚出锅的肉汤的绿衣女子刚巧听到司空敏慧的话,身子一抖,端着端盘的手也随之一颤。稳了稳身子,她连忙快步将手中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就苦着脸急急地对着司空敏慧问道:“郡……郡主,您回去又要弹琴了?这次您要弾几天啊?”

    司空敏慧的柳眉一挑,“这个……当然是要看我的心情了,绿儿你也知道,本郡主心情一不好,就会郁结在心,一郁结在心呢,就会想泄,每次想泄了,我就会想弹琴了。”

    听到她的话,绿儿立马白了一张小脸,连双腿都在不争气地着颤。她们家郡主是出了名的善良、有人情味、不骄纵。但是,也是出了名的爱记仇,能折腾。而且,她的琴技,可绝对是扬名万里啊。别人家的公子小姐弹起琴来,那琴声怎么样也算悠扬婉转。但她们郡主的琴声绝对能称得上是“魔音穿耳”啊,说得夸张一点,郡主只要一弹琴,以王府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内绝对会导致那些小动物四处逃窜,府里那些“深受其害”的下人也会被折腾得眼圈乌黑,灵魂出窍的。

    现在,光是知道郡主有回去要折腾的打算,绿儿就觉得自己的双耳已经在嗡嗡作响了。她悄悄转眸看向面色也不如从前那般平淡的易水寒,用带着恳求的目光欲哭无泪地看了他好几眼后,才将托盘上的汤端放到桌面上,用虚软无力双腿走开了。呜呜,她不要跟她们郡主回府了啦!

    将绿儿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司空敏慧的笑容更是明媚了。“呵呵,这丫头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了。”睨了一眼叶忻沫之前站着的位置,她漫不经心地开口:“看来人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已经走开了呢,不过话说回来,易大哥你到底愿不愿意满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呢?”她笑着眨眼。

    不着痕迹地叹出一口气,易水寒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问水柔去。”语毕,他便起身离开了。

    认识易水寒好几年了,他那在平淡无波之下的无奈她绝对还是能听得出来的。看着易水寒用过的碗中剩下的半碗米饭,司空敏慧还是笑得很开心地咕哝道:“要看到你吃瘪还真是难啊。”

    要逗的对象不在了,一个人吃饭也没什么意思,司空敏慧慵懒地起身,喃喃道:“要让我去问水柔那丫头,我还不得被憋死啊。正主都在了,当然是要去问正主了。”

    另一边,刚被客栈的小二领到休息的房间的叶忻沫忽地觉得背上一凉。抱了抱手臂,她心忖着要不要去加件衣服,免得这对自己来说还不算得上是合格体质的身子感冒了。

    “嗑嗑嗑。”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叶忻沫走上前去打开了门,房门外,一位红衣女子站在那儿,巧笑倩兮,明艳动人。“叶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看到来人,叶忻沫一愣,压下了心中微微的惊讶,笑着侧开身道:“请进。”

    走到房内,司空敏慧看到桌上摆着饭菜,似乎已经被动过了。“叶姑娘,没想到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用膳了。”

    叶忻沫看了一眼没动过多少的饭菜,淡笑着道:“没有的事,我已经吃好了,只是还未来得及收拾罢了。”语气一顿,她指了指离饭桌不远处的靠椅。“姑娘请坐吧。”

    轻颔螓,司空敏慧走到那张椅子前坐了下去。尔后,她微仰起头,看着正在倒茶水的叶忻沫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司空敏慧,是易大哥的朋友。”

    闻言,叶忻沫恍然一笑。原来这姑娘来意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啊,一进来就直奔目的,够直接,她喜欢。于是,她也直接地回道:“我叫叶忻沫,是水柔的朋友。”

    “你真的是那丫头的朋友?”提高了几个度的疑惑声。

    见对方似乎有点惊讶的样子,叶忻沫走上前将沏好的一杯茶递给司空敏慧。待司空敏慧接过去后,她便坐到了与司空敏慧隔着一个小茶几的椅子上。坐定之后,她才开口,说的内容却不是给对方的回答。“从姑娘的话中称水柔为‘丫头’,想必事实上和水柔之间的联系是更加紧密一些的吧?”

    司空敏慧点点头,“那是自然的了。”语毕,她又嗫嚅道:“除了水柔那个妹妹,对那块木头来说,能和他联系紧密的人还没出生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