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谍魂争霸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山鹰的困惑
    山鹰正在努力回想那个被击中的人的身份的时候,空中又一声凄厉的炮弹如吹口哨般传来,

    这次让山鹰惊魂破乱,这个炮弹难道长了眼睛吗?在来不及考虑的情况下,山鹰一个飞身跳跃,连AK47都扔了,纵身飞跃,还没有完全落地的时候,自己刚才所处的位置直接发生了爆炸。

    山鹰被震晕了几分钟,在四周喊杀声苏醒了过来,额头上淌下了鲜血,顿时觉得全身疼痛。

    勉强抬头看着刚才的位置,AK47被炸的四分五裂,刚才自己埋伏的所处的岩石已经被炸的消失了,自己脚下垫着的石头也没有了

    什么情况,鬼啊,难道老天爷看着我吗?难道我以前杀的人都变成厉鬼跟踪我吗?

    山鹰惊呆了,这不是误炸,这是精准的迫击炮射击,刚才的射击是火箭炮,这两次对着自己的射击的绝对是迫击炮,对方的射击能力极其精准,

    简直是一种射击艺术,无论位置和精准度,只有世界上顶级的迫击炮大师才能做到。

    山鹰只听说过一位中国的迫击炮大师,被林彪元帅称为:打迫击炮是一种艺术。

    其他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其他人有如此精准的射击,这是鬼神莫测的射击。

    山鹰的全身疼痛,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可怜的山鹰还以为是炮弹震的或者是自己摔倒所致。

    强行咽下了一口鲜血,山鹰拖着残躯,再也不敢进攻了,摇摇晃晃的开始准备远离战场了,他要活着回去告诉自己的长官,任务没有完成,请长官处置,或者赶紧让长官另外想办法干掉陈明哲。

    山鹰布鲁蹒跚的往外围走去,回头看着火光冲天的汉克军营,惨笑了一声。

    这次是他人生中遭遇的最大失败,这个陈明哲竟然有如此大的后招,那些搞情报的家伙简直是蠢才,想到那个陈明哲让手下点火用烟雾来迷惑狙击手的视线,想到这里,山鹰就苦笑,这不是笨蛋才能想到的,这是久经沙场的人反应才如此之快。

    不对啊!对方每一步都在处处表现出无力的样子,可是每一步都克制住了自己狙击的下一步动作,这不是巧合啊!难道说,难道说对方也是一个狙击高手?

    想到自己来之前的那个下午,陈明哲对峙汉克不落下风的情况,自己为什么听后没有引起警觉,一个华裔如果没有真本事能当上将军吗?以前自己总是从旁人的不屑一顾的看法来评价陈明哲,今天才发现只有亲身经历后,才真的有切身感触。

    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划过,这是要下雨湖底节奏了,山鹰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一个人是不是自己的最大敌人,只有亲身经历了才有感触。”

    这是汉克说的,没错汉克亲口说的,可惜自己没有往心里面听。

    终于来到了一处岔道口,手表显示凌晨五点了。

    山鹰在岔路口边扶着一颗大树,喘息着,岔路口一条通往自己长官的位置。另外一条是自己的情人的住处,山鹰在考虑往那里走,他准备回去告诉长官尽管任务失败了,可是要提防那个陈明哲,他有很多招数没有使用出来,不能小看他,一定要重视他,请长官亲自出马。

    长官你要小心这个陈明哲,小心。

    突然闪电不断的划过,山鹰一口鲜血又涌了上来,这次再也无法咽回去,噗嗤一声,全部喷在了树上和地面上。

    怎么回事?我怎么了?山鹰惊魂不定起来,眼睛如死鱼般的定格了,他看着发黑的血液,如一朵朵梅花般,镶嵌在树上。

    如果被我炮弹震伤,应该是吐黑血,可是自己并没有直接被震到,再者迫击炮不是重炮,不可能让自己吐黑血,唯一的是自己中毒了。拿出那根针,这根银针自己还专门涂了防毒的液体,有双重防毒作用,可自己竟然还是中毒了。

    汉克这个杂种一定是下毒了,唯一就是喝了他的红酒,可是他也喝了红酒为什么他没有事?

    又一股鲜血喷了出来,汉克这个狗娘养的他一定是提前吃了解药,部队,或者就是毒药在……。

    刚想到这里,山鹰一头栽倒在地,自己为了这帮狗东西舍生忘死,最后竟然给自己下毒,本来去给长官报信的,没有必要了。

    我死也不能让他们好过,想到这里,山鹰手里的匕首在岩石上刻了一竖,然后一横还没有写完,就此两腿一蹬,一口气再也没有上来,头一歪就此死去,双目圆睁。

    天空中还在不断有闪电划过,雨终于下来起来,噼里啪啦的打落在山鹰的身上。

    陈明哲还在于袭击部队鏖战,袭击部队撤退了,临撤退前还是丢下了几十具尸体,哈文将军最后赶来了,等他赶来后,一地的死亡狼藉。

    死者中很多美国人的面孔,哈文的脸色很不好看,随行的其它美军将领脸上也是惊疑不定,阮文绍赶来了,看到现场的情况,他心知肚明,可是作为南越的国防部长,他对于美军内部的争权夺利司空见惯,南越现在更是如此,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发一言。

    哈文主持了军事特别会议,准备上报国防部,这个时候汉克的副官跑来了,连连道歉,表示遗憾,

    哈文将军质问,“仅仅是道歉和遗憾吗?这是明明白白的暗杀,阴谋反叛。你看看地上的这些尸体,你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汉克副官脸上闪现出一种无奈,不过嘴皮子还是蛮灵光的,他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汉克没有成功,必须为他扛罪和善后了。

    副官指着自己带着的一帮人,从远处丛林中抬着十几具尸体,将十几具尸体一字排开放在了各个将军跟前,说都啊:“我们已经查明,这些都是北越游击队干的,他们故意制造混乱,造成我们与你们自相残杀。我们已经识破了他们的手段,消灭了他们,这就是我们的证据。请各位将军明鉴!”

    陈明哲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尸首,这个汉克和他的副官真是有一套,汉克躲开了现场,准备把责任轻轻的推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