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444章 打更
    在我们走在山林小路时,胖子纳闷的问我,“你们今天来这怎么光顾着和赶尸匠说话了,也不去找找线索。”

    我嘿嘿笑了,然后说道,“我一直在找线索呢。”

    老魏头也笑着没说话。

    “我不信。”胖子反驳,“你跟人家陪聊还算得是找线索么?”

    这时候,老魏头很郑重的点了点头,“从我们见到他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品,这老头给我感觉有双重性格。”

    胖子一愣,不知道他从哪得到这么个结论出来。“不会是郝老头自己跟自己玩棋,你就认定他是双重性格吧?”

    “不光如此。”老魏头白了胖子一眼,接着道,“刚才跟他聊天时,我有几个问题的本质其实都差不多,只是被我换了个角度说出来而已,但他的回答却每次都不一样,而且,你们注意过他家的摆设了么?”

    我回想了一会,其实郝老头他家也没什么摆设,屋里几副桌椅,剩下就是个两个大木柜子放在墙角,我知道老魏头强调的摆设绝不是我想到的桌椅、柜子这么简单。

    我摇摇头那意思我也没太留意。

    老魏头跟我和胖子说起他家的柜子来,“那两个柜子里放着很多小玩意,有各种草药瓶子还有古董,你不觉得奇怪么?”

    我点点头,赞同老魏头的话。

    胖子不以为然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人家柜子人家自己说了算,愿意在上面放什么就放什么,如果郝老头乐意,把他家尿壶拿出来摆那,你也不能说什么吧?”

    这时候我接着说道,“这事你就太较真了,我抽空留意过他那些药瓶子,别看我是远观,但我敢肯定那些药瓶子中肯定有什么特别的药粉。但是他又说干尸这东西其实就是骗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秘,那他的那些瓶瓶罐罐是干什么用的?”

    胖子明白过劲来,对着我竖个大拇指,说:“亏我还一直想着找线索呢,这么明显的线索竟然没发现。”

    老魏头又一总结,下了个结论出来,“郝老头极有可能就是双面尸王,而且双面尸王指的也不仅仅是它有两个头,更重要的是它有两个性格,这两个性格在不同时段会影响到他,让他出现两种情绪。”

    这结论让我也有些赞同,一个人白天是个隐居的赶尸匠,而到了晚间摇身一变就成为一个可怕的尸王,这也绝对是个祸害。而且说不定他也是会什么邪术,导致了晚上变身的副作用。

    胖子一拍大腿反应道,“咱们这就回去抓他,省的他还去害人,一了百了。”

    我摇摇头说道:“再等等,我们刚才说的这些都不算是证据,郝老头在湘西小镇中的地位很高,咱们要是冒然行动弄不好会引起公愤的。”

    “那怎么办?”胖子反问,“总不能等他再害一女子,咱们去野外蹲着抓他个现行吧。”

    老魏头这时嘿嘿笑了,“没你说的那么悲观,我的意思今晚开始,咱们就加入打更的行列,争取在他行凶前抓他个现行,那时他肯定是尸王的打扮,咱们拉着他去见胡崂军,根本就不用废话。”

    我赞同老魏头的主要,心说这小镇的占地也不大,尸王行凶时间都在凌晨一点左右,但只要我俩在这期间内机灵点,绝对能捉住他的狐狸尾巴。

    之后我们也没耽误,快步走出了山区,并直奔胡崂军的办公地点而去。

    等见到胡崂军时,我们还没开口,他就拿出一副哭丧的样子扑到了我们怀里,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一会扑在我怀中念叨几嘴,一会又扑到老魏头怀里诉苦两句,把我们几个都造懵逼了。

    我听了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他说昨晚半夜尸王又出来了,而且它的“法力”大增,竟然把黑白无常都给带来了,据目击者说,他们三的关系还挺铁,尤其黑白无常都转了行不去套人魂魄改成替它挖坟的了,他想请我俩务必尽快施法,把尸王这妖怪请回山里待一百年去。

    胖子偷偷看了眼我,这次我也被胡崂军的昏话弄得直想笑。

    我苦叹口气气,心说自己料定今天在小镇里肯定有黑白无常的传说,但没想到传说会变成这个版本,看来以讹传讹真的很可怕。

    但我们也没时间甚至也没兴趣跟胡崂军解释无常鬼的事,一转话题跟他商量起更夫的事情来。

    我把想法说给胡崂军听,我本以我们三个打更的事没什么大不了,胡崂军肯定会当即点头同意。

    可没想到他却支支吾吾犹豫上了。

    我皱下眉头,心说这怎么回事,难不成湘西小镇的更夫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甚至老多人抢着去干不成?

    胡崂军看出我的诧异,解释道,“三位异士,不瞒你们,更夫是很苦的活儿,一来晚上熬夜费心血,二来夜晚寒气逼人,很容易冻坏了身子,你们去真的不合适。”

    我心里落点底,心说原来你是怕我们吃不了苦,我哼着笑着一声,虽然没说话,但态度上明显是说,胡镇长你太小瞧我们了。

    老魏头也借机插嘴,“你说的这些对我们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尸王总在午夜时分出现,我们去打更其实也是为了捉妖方便,如果胡镇长看不过眼,大可以多给点酬金就是了。”

    胡崂军一听不再犹豫,点头应了我们的要求。

    我们三个找他就是为更夫的事而来,看他承诺,我们也不耽误,客气几句后就起身告辞。

    可胡崂军就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三位异士稍等,我这还有东西给你们,打更时你们会用到。”

    我挺纳闷,甚至心里还有些误会的想到,他不会给我们拿一些更夫培训手册这类的材料吧。

    胡崂军准备的东西还不少,硬是找两个汉子合力抬了一个大木箱子上来。

    等木箱被打开后,我往里细看,三套道士服外加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杂用,像桃木剑、灵符、香炉这类的。

    胡崂军解释说,“三位异士,你们这次来的匆忙也没带法器,我就找人给你们做了三套道士服出来,希望三位笑纳,另外这些东西都是前几次请道士做法时他们留下的,你们要是不嫌弃也一并收了吧。”

    我不知道该说胡崂军什么好了,心说我俩看着就这么像道士么?这么俊俏的脸还有要出家的嫌疑,也幸好现在天不热,不然我剃个秃子你还不得说我是和尚?

    不过我还是嘿嘿笑着连说不错,一点没犹豫的照单全收。

    我们三个一人捧着一大包东西,就这么晃晃悠悠往回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