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秦楼春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封口
    赵陌并不知道辽王此时在想什么,他有些意外地迎来了一位事先根本没想到的访客。

    姚氏带着秦简,来到与承恩侯府只有一街之隔的肃宁郡王府拜会。秦简只是陪客,打过招呼就很快退出去,跑赵陌的书房去看书了。他平日里偶尔会来一趟,对地方很熟。姚氏才是今日上门的主客,但赵陌完全想不出,她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直到姚氏开口,赵陌才明白是什么缘由。

    姚氏郑重地对他说:“王家表妹托我来向小郡王道一声谢。虽然她不知道小郡王为何要帮她,但她心里记着这份恩情。她如今在家待嫁,不方便亲自来向小郡王道谢,不过她对辽王府的事有所了解。她愿意向小郡王许诺,等她嫁进辽王府,只要是力所能及,一定会尽力劝阻夫婿再为难令尊与小郡王的。她也不会帮助夫婿谋求辽王世子之位。只是,若圣旨如此,她也不会让夫婿拒绝就是了。”

    赵陌挑了挑眉,微笑道:“伯母,令表妹不知是如何听说……我与这件事有关的?”

    姚氏笑了笑:“圣旨赐婚之后,王家表妹有幸进宫见过王嫔娘娘一面,是从娘娘处得知,这桩姻缘乃是东宫太子妃娘娘提的建议。而那恰好是在小郡王去过东宫之后。再者……”她又笑了笑,“王家如今还有些人脉,打探些消息,还是不难的。”

    赵陌也不以为意:“我也是不忍心见二叔为难,便有意成全他们这对有情人。其实我只是个传递消息的罢了,真正帮了令表妹的,还是王嫔娘娘与太子妃娘娘。我可不敢居功。”他看向姚氏,“没想到伯母与令表妹还有往来。”

    姚氏有些不好意思:“我年纪比她大得多,几乎是看着她出生的,她小时候,也来过我们家玩耍,我更是常回外祖家去……我虽说与王家长房有怨,但她当年还是个孩子呢,那些事又能与她有什么相干?她待我也一向和气。如今她在京中,已经没几个说得上话的亲友了,特地上门来寻我,我又怎能将人拒于千里之外呢?”

    赵陌微笑道:“既是多年的亲戚情份,又无夙怨,确实该多多来往。听闻王大夫人如今还在老家,也不知能不能赶上令表妹的婚礼。”

    姚氏叹了口气,话里略带了一点儿不满:“定亲的日子定得急,王家的长辈们都在老家,一时半会儿的上不了京城,只能由四表叔出面了。不过表妹会在京中宅子待嫁,明春她家人会上京来与她会合,然后往辽东送嫁。她祖父祖母都身体不好,多半是不能成行了,但她父母兄长会尽量赶到。”

    王大老爷如今不敢再提上京之事,王大爷一系则在王家家族内斗中落败,急于在胜利者的镇压下争取一点喘息的空间,如果能借着女儿的亲事再度北上,既能减轻身上的压力,也有机会闯出另一片天,将来还会不会再回老家,都是未知之数呢。赵陌对此多少能猜到一些,也不多问。只要王家人能老实一点儿,他也没兴趣探听他们想干什么。

    姚氏小心地从宽袖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匣子,推到赵陌面前:“这个……是王家表妹的一点心意,谢过小郡王对她的恩典。”

    赵陌怔了怔,面上不由得露出了惊讶之色:“伯母?”

    姚氏不由得失笑道:“说真的,我也有些意外,但她也不容易,巴巴儿地求到我面前,让我替她做个信使,我又怎么好拒绝呢?匣子里是好东西,是她孝敬小郡王的。小郡王只管收下,不过往后……别在辽王府的人面前提起,并不是她去求王嫔促成这门亲事的就好了。”

    王家嫡长孙女是个精明的人。在吃过不少亏,又经历了初次婚姻失败与家族内斗之后,她变得更加精明了。她知道自己手上并没有多少筹码,虽然凭着个人魅力勾住了赵砡,成功让他为她倾倒,但赵砡那样的男人,又能忠于她多久呢?更别说他一向对辽王世子之位志在必得。

    在婚事上,赵砡愿意听从母亲的安排,只要陈良娣能帮上他的忙,甚至连迎娶小陈氏的牌位,或者一位家世平平的陈家孤女,都不在乎,可见他有多在乎这个世子之位。就算眼下他为了她而抛开了原本的打算,当他发现自己做不成辽王世子时,还是会后悔的。男人都是这样,一旦得到了,就会不再珍惜。王家嫡长孙女是一心要嫁进辽王府,享一辈子荣华富贵的,自然不想在短暂的风光过后,就成为弃妇。

    她钓着赵砡,拿王嫔来拉大旗作虎皮,好增加自己的份量,但同时,她一句明确的承诺话都不会说,不会给自己留下话柄。她没有门路去求见王嫔,也没办法给宫中递信,除非王嫔主动派人来联系她,否则她就算想要向王嫔求助,也得先嫁给了赵砡,有了宗室妇的身份,可以进宫去了,才能说别的。但她不会跟赵砡说实情,只会表现得好象随时都能跟王嫔联系上一样。赵砡并不知道她没有底气,成功被她蛊惑了。而皇帝召见辽王,认可了这门亲事,更是变相证实了她的能耐。除了辽王继妃有所不满以外,辽王父子都因此高看她一眼。

    但王家嫡长孙女本人清楚,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并没有跟王嫔提过这件事,是王嫔派人来找她,她才知道这个消息已经传进了宫中。她求了王嫔,王嫔才愿意与太子妃合力促成这桩姻缘,但从一开始,这就不是她本人力所能及的事,她也不过是那个听从宫中摆布的棋子罢了。王嫔不采取行动,她就永远只能在赵砡身上下功夫。倘若辽王府一直不知道这个真相还好,若是知道了,她嫁进门后,对她本就有所不满的婆婆辽王继妃会如何待她?只怕就连如今接受了她的公公辽王与丈夫赵砡,态度也会有所改变了。

    不管外人怎么传小道消息,她得维持住一种假象,仿佛她对王嫔真的很有影响力,而王嫔又在皇帝面前很有脸面,这才能让她在辽王府站稳脚跟。既然打听到这桩婚事,是赵陌在背后促成的,那王家嫡长孙女也就知道该封谁的口了。

    那份小小的心意,其实就是封口费。

    赵陌打开小匣子,发现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全部出自京城里最有名气、规模最大的一家银号,张张都是一千两的数额,崭新崭新的。那么厚一叠,怕是有几十张?

    姚氏压低声音道:“一共是三万两的银票,不记名,随时拿到银号的任何一家分号里去,都能兑现。王家表妹知道小郡王不缺银子,所以,这只是一点心意罢了,只求小郡王高抬贵手……”

    赵陌看了她一眼:“伯母,令表妹身家竟如此丰厚么?”他是不是给赵砡找了个陪嫁丰厚的妻子?那岂不是便宜了对方?

    姚氏道:“王家表妹的母亲出自晋中大族,娘家本来就是豪富,这笔银子,对她来说其实不算什么。”

    王大爷娶妻之时,正是王大老爷发迹的时候,娶妻的标准也比较高。王大奶奶出身晋中大族,家中原是巨商,她父亲考中进士,一路仕途顺利,入朝做了高官,成为家族中的第一人,背靠家族的财富,俨然显赫一时。其实,当年前晋王世子赵碤会迎娶王家三姑奶奶为妻,王家得以开始做未来后族的美梦,多少也是托了王大奶奶的娘家与晋王府关系不错的福,从中牵线搭桥,方才成就的姻缘。

    王大奶奶风光出嫁,是带了大笔陪嫁的,光是明面上的嫁妆,据说就有十万两银子,没有露出来的私房钱,就更不必提了。她的陪房中还有精明能干的掌柜,钱生钱,二十多年来又为她挣得更多的收益。王家本来就不缺钱,用不着她拿嫁妆贴补家用,她都收来做了私房,积蓄颇丰。当初她长女嫁进张家时,她给了不少做陪嫁,但并没有三万两的银票。这是她自己预备留着,将来给孙子用的。

    只是王大奶奶父亲病逝,娘家没有第二位高官撑场,势头大不如前。而王家嫡长孙女与张家子和离,王家败落,不得不回归祖籍,而后长房又在今年的家族内斗中,再次落败,处于下风,王大爷一家的处境就变得十分不妙了。王家不曾分家,王大奶奶手中握有大笔财产,在家族中并非秘密,没有实力,图有财力,迟早会被人吞掉。若是运气不佳,遇上利欲熏心之辈,说不定连一家人的性命都难保全。

    王大奶奶不知道自己能否保住这些财产,又不想便宜了别房的人,因此早早打发了儿子们,以游学与探亲的名义带着妻小外出,带走了一部分浮财和人手。田地与商铺带不走,只能便宜公中了。和离大归的女儿,若能嫁进辽王府,也算是变相保住了陪嫁的财物,日后有望反哺娘家父母兄弟,说不定还能借辽王府之势庇护长房的财产。因此王大奶奶也分出了一大笔财产,交到女儿手中,暂时还不能说这就是后者的嫁妆了,只是顶着嫁妆名义的家庭财产而已。王家嫡长孙女拿来封赵陌嘴的银票,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其实还不足她手中财产的五分之一。

    赵陌虽然听说过王大奶奶娘家来头不小,却不知道她手中竟有如此大笔的财富,想了想,决定收下这份心意。他对姚氏微笑道:“伯母亲自向我开口,我又怎会不答应呢?只希望令表妹婚后能琴瑟和鸣,夫妻恩爱,安安心心在辽东过清静日子就好了。二叔从前太过年轻,难免行事浮躁。等他成了家,应该会稳重许多吧?若他能脚踏实地过日子,家父身为长兄,听闻后也会十分欣喜的。”

    姚氏小心回答:“那是当然。”

    赵陌笑着将小匣子放进了袖中:“那就再好不过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