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职业狩灵人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疑心病
    听了清晖的话,常生彻底懵逼了,如果这个魔法阵真的只是单纯的幻术复合型魔法阵,那之前攻击魔法阵时被反弹回来的攻击又算怎么回事?

    难不成……被反弹回来的攻击都不是空间系法术造成的,都是幻象?连周围被攻击摧毁的东西也全是幻象?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些真的都是幻象,那常生之前打出去的,带有钥匙之力的复合弹又哪去了?

    如果没被反弹,那复合弹就应该打在魔法阵上,就算破不掉魔法阵,也会给它打得停止几秒或几分,幻术自然也会随之中断,常生他们就该清醒过来才是。

    可事实上,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也就是说,要么含有钥匙之力的复合弹压根就没打中魔法阵,要么就是这一切原本就不是幻象,自然也就没有被破解一说了。

    但清晖坚持说这是纯幻术魔法阵,那也就是说,常生的复合弹没有打中魔法阵了?

    还有,魔法阵前面那个好似异空间的区域是怎么回事?那不是空间系法术造出来的?那还有什么法术能有那样的效果?

    太多的疑惑让常生本就不太清明的脑袋更晕乎了,他终于被迫放弃思考,转而问清晖:“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清晖摇头,“我只是偶然间在一本古书上粗粗地看过一次,可里面并没有记载破解之法。”

    常生再问:“那这阵法能造出什么样的幻术,里面有写吗?”

    清晖的眼神迷茫了一瞬,但马上又清明起来,“我依稀记得好像是通过迷惑感官来制造幻象,让人迷失方向感、痛觉、触觉等等,还会让人产生幻视、幻听的症状,总之就是种类多样的幻术,让人防不胜防。”

    钱弥欣眉头紧皱,“那咱现在应该算是已经中招了吧?那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厉寒依旧淡定,但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常生若有所思地说:“按清晖所说,现在咱们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禁术制造的幻象是专门针对人的,而是不针对事物的,可这样就出现矛盾了。”

    钱弥欣问:“什么矛盾不矛盾的?反正都是假的,管它对人还是对事物。”

    常生告诉钱弥欣,虽然都是幻象,但这之间的区别却非常大,就好像海市蜃楼和幻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样。

    就比如说同样看到一片海的幻象,幻术作用在人身上的时候,这片海就是你幻想出来的精神产物,是完全虚假的景象,其他人是看不见的。

    而幻术作用在事物上时,这片海虽然同样是幻象,但它传递给你眼睛和大脑的信号却是真实的,就像海市蜃楼,你看到的虽然是虚幻但同样也真实,别人也看得到。

    钱弥欣没太明白常生的意思。

    常生说:“也就是说,作用在人身上的幻术其实是不可控的,但作用在事物上的幻术却是可控的。”

    钱弥欣终于不耐烦了,“讲人话!”

    厉寒说:“常生的意思是说,咱们几个人既然能产生同样的幻觉,那这禁术不太像作用在人身上的,更像是作用在事物上的,这才是矛盾点,不拿准了就不知道具体要防什么。”

    听了常生和厉寒的话,清晖则又陷入了沉思当中,总感觉他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常生试着撑起护体盾来阻挡怪魔法阵幻术对他的影响,但盾刚撑起连形都没固定住就如破碎的肥皂泡般消散了。

    厉寒和钱弥欣马上也试了下,竟然都跟常生出现了一样的情况。

    又仔细试验了一会儿,厉寒才冷声说:“能量大体还能控制,精细的使用已经无法做到,咱们的感官出问题了。”

    常生眉头一皱,“看来还是针对人的?那咱几个是看到了同样的幻象,还是咱们对彼此来说都是幻象?”

    说完这话,常生突然想起了清晖之前说的那句话:不知道是我在你们的梦中,还是你们在我的梦中,究竟谁真谁假呢?

    想必那个时候,清晖就已经想到这一层了吧?

    厉寒提醒道:“感官出问题就不要轻易使用攻击,搞不好自己想打的和被打的压根就不是同一个,很可能会误伤自己人。”

    众人都点头赞同厉寒的提议,毕竟谁也不想伤到自己人。

    人一但开始对自己都产生怀疑时,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可疑起来,常生有时候甚至会怀疑,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是同伴吗?搞不好是自己把敌人幻想成了同伴,其实他已经被抓了。

    诸如此类的想法在常生的脑海里层出不穷,怀疑这怀疑那的,常生都有点要崩溃了。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估计都跟常生犯了一样的疑心病,所有人都在疑神疑鬼,却同样都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些人里,钱弥欣的性子最急也最躁,很快她就受不了这种糟心的气氛,有些烦躁地开了口。

    “我看咱们还是分开行动吧!”钱弥欣说:“这样不管是谁出去了,从外面破阵救人也容易得多,总比窝在一起没进展要强多了。”

    “不行!”常生态度强硬,“分开太危险,在一起才安全。”

    钱弥欣也不妥协,“你和厉寒不用分开,我和清晖都单独行动,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聚在一起只会浪费时间。”

    常生不满地瞪着厉寒,想让他出言阻止,可厉寒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常生和钱弥欣争论不休。

    钱弥欣哪有多少耐性听常生的反驳,非要一意孤行地跟常生他们分头行动,常生只能强行阻拦她。

    两人正拉扯间,常生猛地就感觉到有杀气凭空出现在清晖身后,常生不经思考,本能地就松开钱弥欣,几步奔到清晖身边,一把就将其推了开。

    与此同时,一道凭空乍现的蓝白光射向常生,常生推开清晖的动作让他无法马上躲避,只能看着蓝白光向自己袭来。

    刹时间,厉寒闪立于常生面前,他手持霸灵刀护在胸前挡住了蓝白光,蓝白光撞在霸灵刀身上激起一小股气浪,光芒一闪一灭间,一切又复归平静。

    常生看着厉寒的背影,语气微凉地说:“刚才那蓝白光的能量好像是我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