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二百零九章 主线任务
    因为看不见小男孩只能端着碗去接,以免掉地上可惜了。『文 ┡Δ Ω 学迷Ww W. WenXUEMi.COM

    黄色汗衫的男人把四块夹了三块过去,小男孩都笑着接过。

    袁州本来以为这两人会上演你来我往的夹肉之战,但是小男孩只是安静的微笑着接过牛肉。

    “爸爸,剩下的你也吃一点尝尝,老板叔叔的做的牛肉很好吃,而且很多。”小男孩见碗里只剩一块后这样说道。

    “好的,那剩下的爸爸吃了。”黄色汗衫的男人笑着应下。

    两父子安静的吃面,男孩并没有再次把肉夹回去,眼睛看不见但是总有感觉,不过袁州仔细看了看那位父亲在吃到最后的时候碗底再次出现了牛肉,不多不少刚好三块,而男孩碗里并没有了。

    “原来如此。”袁州看了看在一旁和人笑着聊天的老板,站起身。

    “慢走,下次再来。”老板回头招呼了一句。

    “好的,老板的牛肉面很好吃。”袁州点头应下,这样说道。

    “当然啦,再见。”老板很不客气收下了袁州的道谢。

    走出店门,袁州拿起手机用微博给殷雅了个信息。

    [你介绍的牛肉面很好吃,谢谢。]我是袁老板。

    那边殷雅并没有回复,可能是在忙着工作吧。

    坐上出租车,很快就回到了店内,这次没有关门,还剩不到半小时就要看营业时间了。

    然后乌海再次过来了,一脸怨念的问道“你答应的三天,才两天,还剩一天怎么办?”

    “好好说话。”袁州被乌海的眼神看的蛋疼。

    “什么时候补上最后一天。”乌海摸着小胡子,脸上有些着急。

    “要走了?”袁州疑惑的问道。

    “快了,没几天就走。”乌海点头。

    “那今天下午和明天下午算一天。”袁州看了看时间,这样说道。

    “好。”乌海一口应下,然后开始仔细打量袁州。

    “什么事。”袁州不动如山任凭观察。

    “你看我这么可怜,今晚的酒是不是应该有我一份,我知道你还有一份没抽完。”乌海指着那个抽奖的箱子说道。

    “不行,你已经抽过了。”袁州直接拒绝。

    “圆规!”乌海愤愤不平的说道。

    袁州直接当做没听见并不理会,等到乌海小声嘀咕完后,才问道“素菜你联系了吗?”

    “当然,现在厨房有一盘,你要尝尝吗?”说起自己的杰作,乌海立刻被转移了话题。

    “不用了,你端下来我看看就好。”袁州想起颜料就有些胃疼。

    “也行,你看有什么地方有问题。”乌海点头,及着拖鞋“哒哒哒”的回自己画室端菜下来。

    乌海刚走,有个男人笔直的走进了袁州小店。

    “老板是吗,现在可以抽奖吗?”男人的目标很是明确的说道。

    “现在不是营业时间。”袁州抬头,看了看来人。

    男人沉默了一秒,这才说道“袁老板你好像没有规定必须是营业时间才能抽奖。”

    然后这话把袁州问住了,他确实没有这样规定过。

    “可以,抽吧。”袁州拿出抽奖的盒子,放到男人面前。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男人说话客气,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

    说完就伸手开始抽取,乒乓球在里面出“哗啦”的声响,不一会男人就抽出手掌,修长干净的手上赫然躺着一只红色的乒乓球。

    “最后一壶郫筒酒属于你了,晚上请按时过来,过时不候。”袁州收回抽奖箱子和球,这样说道。

    “谢谢,我会按时过来的。”男人认真的听袁州说完话,然后才道。

    “嗯,点餐请到营业时间,还差十五分钟。”袁州见男人还没走,就说道。

    “袁老板放心,我不是点餐,现在就走了。”男人仔细看了看樱虾墙的另一边说道。

    “下次见。”袁州点头。

    男人转身出了门,乌海这时候正好端着炒青菜下来,疑惑的嘀咕“居然是方恒。”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也亏他能忍到这个时候,乌海挺佩服他的忍功,不知道他家酒馆现在如何,只是在乌海想来影响虽有但不至于伤筋动骨,毕竟袁州每天招待的人太少。

    事实也确实如此,不然方恒作为方家酒馆的老板,这会子早就跳脚了,哪里还会有刚刚和袁州谈话的从容,“不过好酒还是应该来试试的,现在看来自己运气不错,不是吗。”

    方恒边走边想到。

    “袁老板看看,今天的叫满月的盈野,是不是很贴切。”乌海抛开关于方恒的想法,端着摆放很好的青菜递给袁州。

    “你取的名字?”袁州仔细咀嚼了一番,才算听懂这个拗口的名字。

    “嗯,我的每幅作品都应该有她自己的名字。”乌海的口气很平常。

    直到看到乌海的作品,才算有了直观的感受。

    乌海的艺术鉴赏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这摆盘也很有意思,看起来确实很漂亮,但是袁州严重怀疑它不能吃。

    因为袁州一直要求他做炒青菜,乌海倒是听话,也没在菜里加入颜料,放奇怪的东西了,但是中间一个只剩菜帮子的青菜头立在中央,就那么生的立在那里,边上一片片青菜叶子都没有卷曲,一片片的摆放的整整齐齐,看起来确实有几分青草野地的感觉。

    但是能不能把这个青菜头汆个水,袁州表示不能忍。

    “这个月亮能不能下次做熟。”袁州指着中间的菜头。

    “我觉生的颜色更加自然。”乌海又自己的考量。

    “那你吃不吃?”袁州问出最实际的问题。

    “当然不吃。”乌海一向这么理所当然。

    然而这对有强迫症的袁州来说简直不能忍,这边全熟的蔬菜,配生菜头,又不是本身可以生吃的菜,而且摆成这个样子,菜也不用吃了,都冷了。

    “你去外地怎么办。”直击要害的袁州。

    “好吧,我知道了。”乌海纠结了一秒,决定下次换个能吃摆盘,然后端着盘子回自己画室。

    “呼”袁州呼出一口气,嘀咕了一句“这家伙出差恐怕只能吃青菜,变兔子了。”

    刚刚说完,系统也出来秀了一波存在感。

    系统现字:“开启主线任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