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稀饭和粥
    方恒亲自吩咐,下面伙计的度是很快的,不一会就打包好几份特色下酒菜,用陶瓷饭盒装好。

    “拿走。”方恒一把递过饭盒,一脸嫌弃。

    “谢谢。”郑家伟笑着道谢,接过饭盒就要离开。

    “等等,那个小店东西真的好吃?”方恒谨慎的问道。

    “怎么,你好奇了?”郑家伟看方恒的样子,调侃道。

    “嗯,问问。”方恒也不避讳直接承认。

    “肯定好吃,至少对小海的胃口,他现在把那里当食堂了。”郑家伟说起这个又好气又好笑。

    “这样,那你走吧,再见。”方恒沉吟一番,开始送客。

    “真是和小海一样,用完就扔。”郑家伟抱怨了一句,这才回到乌海身边带人离开。

    ……

    “袁老板,你的米百做既然能酿酒那我要一碗白粥。”这是正值晚间营业时间,一个客人这样说道。

    “粥不属于米百做,请换一样。”袁州认真的说道。

    “好吧,那就白米饭,再来一份金陵草。”最后客人选择了白米饭。

    不一会袁州就端上了客人的餐点,小心的放到桌上“请用。”

    “袁老板,我又来了,要不要猜猜我今天点什么?”姜嫦曦穿着白衬衣牛仔裤,青春的就像大学生,哪里有三失妇人的样子。

    “不猜。”袁州一口拒绝。

    姜嫦曦自从上次吃过黑糖米糕后就爱上了,各种出米百做的难题给袁州。

    一天总要来一次,每次都是米百做,还都稀奇古怪的,有什么煎米饼,大米糕,大米千层糕之类的,不胜枚举,这样的做法不用猜也知道她今天点什么,然而袁州并不想说。

    “哎呀,袁老板是昨晚用的精力过多吗,这么明显的答案都说不出来。”姜嫦曦一脸可惜的看着袁州。

    这样说话的原因也是袁州不想猜测的理由,这家伙每次一来都要说些莫明奇妙的话。

    “吃什么?”袁州对着姜嫦曦的脸色只有严肃。

    “袁老板你这样会吓坏我的,温柔一点问,我就说啦。”姜嫦曦不会放过每一个可以调戏的机会。

    “后面的客人请问吃什么?”袁州直接无视姜嫦曦的要求,询问后面的客人。

    “行了,不逗你了,我要粥。”姜嫦曦笑着点了,最正常的米百做。

    “粥不在百做之内。”袁州脸上带出一点得意的神色,很淡几乎看不出来。

    “为什么不算?粥只需要米和水就行了,没有任何辅料。”姜嫦曦有些惊讶。

    “粥不在百做之内,请从重新点。”袁州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好,不愿意做,那你等着,我先找找。”姜嫦曦说着一下子坐下,拿出手机开始百度。

    袁州并不理会姜嫦曦,看着后面排队的人,一脸询问的模样。

    “老板,他是蛋炒饭套餐。”暮小云及时的在一旁说道。

    “稍等。”袁州转身回到厨房。

    姜嫦曦纤细漂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的滑动,不一会就找出了她想要的东西。

    等到袁州端上蛋炒饭套餐时,姜嫦曦一脸自信的开口“袁老板,那我要米百做中稀饭一份。”

    “好的,稍等。”袁州点头应下。

    “等下,这恐怕不对吧。”刚刚点粥被拒绝的客人,正好吃完。

    本来听见有人和自己点一样的被拒绝还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现在却就剩不满了。

    “什么事。”这种事情袁州都不会让暮小云来处理,亲自问道。

    “袁老板这样做恐怕不合规矩,也破坏你圆规的名声。”客人脸色不太好,语气倒还一般。

    “直接说。”袁州一脸淡定。

    这时候等候的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袁老板怎么回事?这粥和稀饭不就是一回事。”有人不解的说道。

    “可不是,难道因为称呼不同?”也有人好奇是不是称呼的问题。

    “什么不同,不就是一个字和两个字的区别。”语气相当不屑一顾,就等着看好戏的人。

    “不是这个区别,从字形结构来说,粥这个字更加古老,而稀饭这个说法是比较近的。”接着这人还说了许多稀饭的典故,胡了刚刚说一个字两个字区别的人一脸

    “我猜是做法不一样吧。”食客还是很信任袁州的名声的,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过还是想要听袁州的解释才行。

    “等着看袁老板不就行了。”等待的人自然想看热闹。

    “刚刚我点粥,袁老板说粥不在米百做之内,但是这位女士点却被接受了,这是什么意思?”客人一下子点出姜嫦曦。

    “因为你点的粥,她点的稀饭,还有什么问题。”袁州口气平淡,直接说出区别。

    “粥和稀饭不就是一种东西,为什么她可以,我就不行。”客人还是一脸纠结。

    “不是一种东西。”袁州一脸严肃的纠正。

    “说法不一样而已,有什么区别。”客人的语气很是执着。

    “算了,我来解释吧。”姜嫦曦看了半天戏,还是决定亲自上阵。

    “袁老板不要太感谢我哟,快去给我做吃的就好。”解释之前,姜嫦曦还不忘调侃袁州一把。

    “其实粥和稀饭确实不是一回事。”姜嫦曦见袁州真的转身回厨房后,才转头对着客人说道。

    “为什么不是一回事。”客人双手抱胸,一副不信的样子。

    “你想点的是白粥对吧。”姜嫦曦先确定基调。

    “对,这就不违背米百做的规矩。”客人还是很遵守袁州小店规矩的。

    “但是白粥是青州省汉族传统食俗,青州粥中将没有放佐料的粥就称为白粥,这个没错吧。”姜嫦曦说话很喜欢吊人胃口。

    “对,所以我认为粥属于米百做。”客人一脸坚定。

    “不属于,因为白粥的熬制和稀饭手法上的区别我就不细说了。”姜嫦曦青春可人的样子说话却很有说服力。

    “重点是什么?”客人和围观的都被吊的很是好奇。

    按理来说除了这些区别就没有区别了,怎么看样子还有什么重大区别似得。

    “因为熬粥需要上汤熬制,而稀饭不用。”姜嫦曦说出了两者最大的区别。

    “上汤,熬粥还需要这个?”客人一脸懵逼,第一次知道白粥和稀饭不是一回事……(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