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抽奖机制
    “竹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袁州喝着酒,吃着菜,突然诗兴大,改了一个字,就那么念了出来。

    酒壮人胆果然是真的,平时的袁州哪里会喝酒念诗。

    第二天一大早,袁州拿着个小箱子,一路下楼而来,箱子里乒乒乓乓的作响,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天色尚早,袁州决定做灌汤包,每天等着吃汤包的人太多,每次早上说没有的时候,袁州脸上可是理直气壮的很,只不过那些人的眼神比较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揉面擀皮,暮小云来的时候见袁州正在包灌汤包,不由露齿一笑。

    “老板,今天有灌汤包呀。”

    “恩。”袁州带着口罩,点了点头。

    暮小云也知道袁州做饭的时候基本不说话,这样能最大程度的专心致志,暮小云高兴的拿着抹布开始擦没有一点灰尘的桌椅。

    这一擦就看见了新的装修,右边墙上几乎占满整个墙壁的樱虾墙,里面缓缓游动的虾几乎看不出是虾,就好像美丽的粉色花瓣。

    “好漂亮,这是花瓣吗?”暮小云上前忍不住伸手摸着玻璃,感慨道。

    站在墙的前面,暮小云呆呆的看着里面的樱虾缓缓游动,好一会才现“这居然是虾,好可爱。”

    里面的樱虾是粉色的,樱虾本身就很小,但还有更小的,更小的樱虾是浅粉色,是以里面就像漂亮的樱花海,深深浅浅的粉色花瓣再飞舞。

    那边虽然一手擀皮一手包灌汤包这个技能还没熟练,袁州也是两只手齐上阵,度飞快,三十二个褶皱的汤包就乖乖的呆在蒸笼里。

    直到全部搬上蒸锅开始蒸,袁州才揭下口罩说道“这里有个箱子,如果今天有人点上面的郫筒酒,就让他抽,红色就晚上过来喝酒,白色就不行。”

    “老板又出了新东西,太好了。”暮小云这才回过神来,高兴的说道。

    “恩,记住。”袁州仔细叮嘱。

    “没问题,老板那个是什么,是虾吗?”暮小云指着樱虾墙,好奇的问道。

    “恩,虾。”袁州肯定的点头,并没有解惑的意思。

    暮小云正准备继续询问,那边乌海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今天营业吗。”乌海一脸憔悴,口气凶恶的好像如果袁州说不是,就要上前咬人似的。

    “今天营业的,还有灌汤包。”暮小云赶忙上前说道。

    袁州在一旁点头。

    “太好了,小笼包,蛋炒饭套餐都要。”乌海立刻扯出一个狰狞的笑脸说道。

    “老规矩没有蛋炒饭,只有灌汤包。”袁州完全不惧乌海的可怕表情,仍然淡定的说道。

    “今天一个灌汤包吃不饱,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乌海瘫在椅子上,一脸坚定。

    “嗯,有汤面。”袁州想了想保鲜柜里还剩下的面条,肯定的说道。

    “太好了,清汤面,清汤面套餐,再来一个小笼包。”乌海直起身一口气点了三份。

    “稍等。”袁州先行端上灌汤包。

    乌海吃灌汤包是不喜欢蘸醋的,而袁州也知道,所以没有在问。

    接下来就只听见乌海各种吸气的声音,“嘶”一下,继续吃,吮吸汤汁的声音,不一会一个灌汤包就下了肚。

    “总算活过来了。”乌海排着胸口,叹息道。

    “乌大哥怎么了?”暮小云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袁老板,你以后要是再关店,我就坐你店门口不走了。”乌海看着正在下面的袁州语气肯定的说道。

    “怎么了?”暮小云再次问道。

    “哦,小云在啊,没事,就是饿了两天。”乌海这才转头看向暮小云,口气可怜的说道。

    “为什么不吃饭?”暮小云觉得乌海是个有钱人,每次付钱眼都不眨的,怎么会吃不起饭。

    “你老板没开门我上哪里吃?”乌海反问道,随即道:“不过还好,你老板按时开店了,不枉我两天来,每天祭拜。”

    “哈?”暮小云有点呆。

    “没什么。”乌海摆了摆手。

    这下暮小云还真不好说什么,突然灵光一闪指着价目表说道“现在有新品了,是酒。”

    “是吗?居然有酒。”乌海好奇回头看到。

    墙上的价目表清楚的标着,郫筒酒:5888/壶(四两)

    “居然真有,这是什么酒?”乌海对酒也甚是喜爱,只是这酒好像没听过。

    “喝了就明白。”袁州正好端上两份汤面。

    “一会在说酒,就快饿死了。”说着乌海拿起筷子,‘稀里哗啦’的吃起了面条,间或吃瓣大蒜,一张嘴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袁老板果然守信,这就是新的装修?”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穿着蓝白格子衫,牛仔裤,利落的短,是个清爽干净的男孩。

    “是的,很好看吧。”暮小云得意的说道。

    “确实好看,不过里面是花瓣?”那人好奇的问道。

    “这可不是花瓣,恐怕是什么动物吧。”暮小云还没来及说,后面殷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嗯,活的。”见殷雅眼神询问,袁州点头应道。

    “这个是以前那人买的虾?”殷雅是女孩纸心细一些,一下子就现了俞大厨儿子买的那只虾,正在里面欢快的游动。

    “放进去一起养,拿来看。”袁州肯定的说道。

    两天前触樱虾墙景任务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袁老板深藏不露啊,这东西在咋们这里很难养得活,倒是我班门弄斧了。”男人一开口就这样说道,语气也更加温和了些。

    “你懂?说说袁老板这又是弄的什么奇景。”清爽干净的男孩一脸好奇。

    “行,这东西是樱虾,因为它长的和樱花一个颜色,看颜色和大小来说应该是正樱虾,这种虾只有湾湾屏东的东港、扶桑本州静冈县骏河湾才有出产,其他地方的要么没办法养殖,要么是台湾改良的,颜色不如正樱虾那么剔透漂亮。”

    男人说起来滔滔不绝,很有研究的样子。

    “你是做海产生意的?”男孩看了看樱虾又看了看男人。

    “那到不是,以前喜欢这些观赏的小动物。”男人难得带了笑脸的说道。

    “不过我比较好奇袁老板你也会养这娇贵的小东西?”说着转头看向袁州。

    这正樱虾虽然难养,但极其复杂,养不好很容易死一缸,不过爱美之人很难拒绝它的美丽。

    袁州:“……”(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