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怕不是在骗人咯
    就在袁在泰国找寻美食,被香料包围的时候,有人依约前来了。

    这是一位老人,他的姓氏很奇怪,他姓计,名字叫计乙,人送外号包子计,当然这个“人送”的外号,是一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还是老蓉城的时候,三大炮、糖油果子在街上还随处可见,计乙的包子是老蓉城一绝,开的“计乙包子”小店,每天早上都排了老长队伍,做的包子也都是每日告罄,用供不应求四个字来形容,完全不夸张。

    严格说,在民国的时候计乙的祖父就是做早点的,一代一代传下来,说一句包点世家,丝毫不为过。

    计乙是以包子出名,但熟悉计乙的朋友实际上都知道,计乙做得最好的是千丝馒头,那才是他的拿手好戏,而之所以卖包子,是因为制作起来没有那么复杂,对于钱途而言,肯定是包子更好。

    现在老蓉城变成新蓉城,计乙包子小店早就关门,变成现在的商场大厦了,但计乙本人混得一点也不差,华夏面点家协会的秘书长,在整个圈子里面,那也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现在都会自己坐飞机了,有长进。”柳章在机场接机,看着计乙调笑的说。

    计乙看上去六七十岁,实际上只是长相有点着急,今天还不到六十,面色不高兴的看了柳章一眼,上下打量道:“还是一身唐装,难看得要命。”

    一上来就怼了起来,不过柳章好像习惯了,没有一点生气的道:“好久不见,走给你接风洗尘,想吃什么。”

    “在电话里说,有人能够做比我更好吃的千丝馒头,在什么地方,我去吃那个。”计乙顿了顿,然后话锋一转询问:“那个厨师叫什么名字,是民间大师?”

    国内厉害的面点大师,计乙都是认识的,毕竟到了他这个地位和辈分,千丝万缕的人脉是必备的。国内面点大师很多,但在千丝馒头这个拿手绝活上来说,计乙自信成名的是没有人能够超越他的。

    是以,如果是真的,只有可能是民间大师了,毕竟高手在民间此话并非开玩笑。

    “到了你就知道了。”柳章道。

    计乙冷哼了一声,大概意思也就是,出现的东西一定要他满意。

    柳章知晓计乙是急性子的人,也没有再啰嗦,驱车往桃溪路驶去,一路之上,柳章多次抛出话题想要交流,但都被计乙一言聊死了,两人关系挺复杂的,此处省略三千字的恩怨情仇。

    半个小时后,柳章和计乙出现在桃溪路上,并且柳章还发现了一件事,今天街上的人比平时少,要知道现在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这种时候平时都已经很热闹,要开始排队了。

    对于店铺的位置,计乙倒是没有要说的,在心底他已经认为是民间大师了,这种高手在民间的小店,就很偏僻,比如说他就知道一家过桥米线极其好吃的小店,但店铺很简陋,地方比这里还差的远。

    然后到店之后,出现在柳章和计乙眼前的是紧闭的店门,柳章愣住了,因为他看清楚了门上的请假条,这真的是不巧了。

    “关门的?”计已指着店门上的请假条问道。

    “还真是,难怪今天街上没人。”柳章一脸可惜的道。

    “你怕不是在骗我?”计已一脸怀疑的看向柳章。

    难怪计已会这样想,毕竟这柳章做这样的事情,也是有前科的。

    “还真不是,刚刚没说这人是谁,说了你就知道我不是那么无聊的人了。”柳章肯定的说道。

    “哦,那么上次骗我上来吃了个南瓜馒头的人是谁。”计已嗤笑一声。

    “那是意外,我也是误信了别人。”柳章道。

    “这是谁的店?”计已一脸不信的看了柳章一眼,然后直接指着店铺问道。

    “说这个你肯定知道,这小伙子可是不得了,是个天才。”柳章还没说,就直接夸上了。

    “谁?”计已道。

    “这是厨神小店,就是袁州,最近特别有名的那个。”柳章一脸自信的说道。

    一听这名字,计已也就相信了这次柳章不是开玩笑的,毕竟袁州的手艺就是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袁州这人我听厨联的会长说过,是个非常厉害的年轻厨师,上次藤原那事做的好。”计已点头,然后道,对于风头正盛的袁州,怎么可能不认识。

    “这下信我不是骗你的吧。”柳章道。

    “不,我是知道他厨艺非常好,是年轻一辈,甚至于比老一辈厨艺,还要好。但说道做包子,做馒头这事我可不觉得我比他差。”计已自信的说道。

    “你还别不承认,这袁州的手艺那可是绝了,就比你的好吃。”柳章认真的说道。

    “这小子做菜这么厉害,又这么年轻,哪还有时间学做包子馒头,何况老夫我的千丝馒头那可是做了几十年了。”计已并不相信袁州做的会比他的好吃。

    “所以说有些人天才,你不懂,这小子的千丝馒头确实正宗。”柳章肯定的说道。

    “那行,等他一个礼拜,我就不行了,就是娘胎里学业不如老夫的经验多。”计已拍板决定等袁州一个礼拜,然后转身离开。

    “没问题,这小子说话算话,一个礼拜后准能回来。”柳章连连点头道。

    “不过,就咱们到时候得早点来,不然怕是连袁州的面都见不着。”柳章边走边说。

    “知道,谁让这小子做菜好吃,到时候我也得尝尝。”计已应道。

    而远在泰国的袁州对此是毫不知情的,他正在努力拒绝一款闻起来就非常不美味的酱料。

    事情很简单,那个小个子服务员是真的听懂了袁州热水的意思,倒来了热水,后座的老夫妻为了感谢袁州,非要坐到一起,然后老婆婆很是热心的介绍边上的泰国特产酱料要给袁州加上。

    酱料装在一个塑料的大瓶里,棕褐色的膏状,还未打开就冲出了一大骨混着香茅草加柠檬,加圣罗勒,还带着嫩姜以及胡椒薄荷的味道。

    简直就是一场对于鼻子的考验。

    “谢谢婆婆,我不太喜欢吃这个口味的酱料。”袁州果断拒绝。

    “那怎么行,这可是泰国的特产酱料,专门用来蘸牛肉的,还得再加点柠檬才行,这可是那个导游教我们的,应该很好吃的。”老婆婆边说,边给袁州挤了小半碗。

    “谢谢婆婆,够了够了。”袁州对着老人连连示意。

    而袁州觉得自己的鼻子快要失灵了。

    “泰国人对香料到底是有多执着。”袁州瞪着碗里的酱料,心里细数里面加入的二十几种味道毫不相容的香料。

    ……

     ps:今天是菜猫的生日,别问几岁的,不要脸的说一句,过的是十六岁花季的生日,嘿嘿嘿。

    谢谢在菜猫生日的时候能有你们大家的陪伴,谢谢你们。

    谢你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