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三十五章 那你不行
    高凡和覃小易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他们四只手干不过两只手,除了第一次之外,在人数占优势的情况下还被碾压,这种感觉是相当不好受的。

    “你要脸吗?”袁州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听这个问题感觉怪怪的,一般来说这样的问句就带着贬低的意思,但袁州的口吻清澈,表情自然,真的就是话本身的意思。

    “当然要脸。”覃小回答:“我们做销售的,做我们这行的,不要脸是做不长的。”

    覃小易的回答,高凡深有所感的点头。很多人都觉得做推销要不要脸,但实际上做推销是要放下脸,不要脸和放下脸之间那可是天差地别。

    听到回答,袁州也非常干脆的道的:“你要脸,就不可能战胜乌海。”

    要脸就不可能赢,尖如刀剑的一句话,覃小易和高凡呆住了,因为他们的确是不可能好像乌海那样,不要脸不要皮。

    高凡和覃小易沉默,得知不可能抢赢,心情是相当的沉闷,乌不要脸就是乌不要脸。

    覃小易没有放弃,想了想又问道:“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影响乌海的发挥。”

    袁州作为机智小救星,没有辜负很高兴和有头脑,伸出两个手指:“我有两个办法。”

    两个办法?!高凡和覃小易双眼闪烁着光芒,这种光芒是希望的光芒,聚精会神外加屏气凝神。

    但半响,袁州依旧没有开口,而是双眼炯炯有神,似乎是在等什么。

    要不说覃小易怎么叫有头脑,看见袁州的表情后先是一愣,然后下一秒就反应了过来,连忙道:“我们俩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办法,看来脑子还是没有袁老板好使,袁老板请说。”

    高凡举一反三,也接连着说:“我知道,店里最聪明的,就是袁老板你了。”

    “第一个办法,乌海的克星——乌琳。”袁州道:“如果你们在交战最激烈的时候,大喊一声乌海你妹妹来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至于第二个主意,点菜的时候主要要点不好夹的菜品,比如五香豆,又小又多,能够拖住乌海一段时间。两个办法同时用,如果你们再配合好一点,还是希望能够勉强撑一段时间的。”

    简直是武功秘籍,两人如获至宝,抱拳离开,回家讨论下次的战术。

    袁州看着离店的两人,不由摇了摇头,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他这边开导了两只迷茫的羔羊,而另一边周佳下班后就找到了等在一边的骑三轮的老人。

    老人坐在袁州小店旁的长椅上,不用说这长椅是排队委员会修建的公共设施。

    “小佳来帮我一个忙。”老人看见周佳后,起身招手。

    周佳小跑到跟前儿,问道:“大爷什么事?”

    老人摸出手机,道:“小佳帮我弄个支付宝,我听说弄支付宝,还要证件和银行卡,我不放心别人。”说着,老人又从腰包的夹层中摸出建行的卡,和身份证。

    周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本来应该心满意足回屋的乌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下来了。

    “老大爷老大爷,看这边看这边。”乌海手舞足蹈:“支付宝的事情我给你搞定,老大爷现在最重要的是告诉我,那个羊肝生在什么地方能吃到。”

    没错了,能够让乌海如此兴冲冲的,除了袁州小店就只有美食了。

    周佳站在一旁很无语,这熊大人。

    三轮老人上下打量乌海,目光中存在很深的怀疑。

    怀疑的目光太明显了,乌海不乐意了,他道:“你还不相信我,我弄好了密码你自己设,我绝对不会盗用你支付宝什么的。”

    “老头我知道你是大画家,肯定不会盗我的号,我只是想问,你会弄支付宝吗?”老人说出了他到底怀疑什么。

    周佳噗呲一笑,乌海上次充话费的段子,现在还被店里的熟客津津乐道。

    诬蔑,赤果果的诬蔑!乌海瞬间炸毛,他当然知道周佳在笑什么,那件事情就是他在小店最丢脸的三件事情之一。

    “支付宝,我当然会弄,我告诉你。”乌海道:“跟手机卡一样,用身份证在淘宝的营业厅就可以办理了,简单快捷。”

    ”??“周佳脑子里全是问号,什么鬼。

    这种办法,就连三轮老人都知道不靠谱,不再理会乌海,转头跟周佳说道:“小佳帮我弄弄。”

    周佳接过递来的身份证与银行卡,然后先连接店内WiFi,下载支付宝App,开始弄。

    乌海只是没常识,但不傻,看这个反应是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错了,然后低头用手机查。

    等乌海查到并且弄懂了,周佳已经帮老人弄好了。

    “大爷为什么突然想着弄支付宝了,之前不是才绑定了微信支付吗?”周佳好奇的问。

    老人笑了笑,道:“现在都是快捷支付,我们骑三轮的也要跟上时代。要知道我的三轮车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片区,第一个既支持微信,又支持支付宝的了。”

    虽然不明白这点有什么好乐的,但看着老人乐乐呵呵的,周佳也跟着笑了笑。

    “老大爷,现在能告诉我了吧,那个好吃的羊肝生在什么地方。”乌海制作的问。

    “我说也说不清楚要不好像袁老板那样,我画个路线地图给你。”老人道。

    乌海抓住了重点:“袁老板那样?圆规那家伙也问了?”

    老人点头,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乌海已经一溜烟的跑不见了,大概一分钟后,乌海气喘吁吁的拿着纸笔,递给老人。

    也是拼了。

    老人很认真的画地图,递给了乌海。

    “小胡子,我感觉你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如果不是郑家伟,你会饿死的。”周佳道。

    乌海不可置信的摇头:“我在店里吃饭,圆规这个做菜的都没死,我这个吃菜的怎么可能死。”

    说完,乌海给三轮大爷道谢,然后口中嘀咕着一定要比袁州先吃到,就自己回屋了。

    而老人和周佳走到要到街口出,转进一个小巷子,三轮停在这里面。

    “上来,我送你出去。”老人道。

    周佳没客气,坐上三轮,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老人来袁州小店吃饭,都会送周佳一段路,然后两人在途中聊聊。

    老人呢说说刚才在店里讲的故事,而周佳了谈谈最新的什么八卦咨询。

    代沟从来不是体现在年龄上,而是愿不愿意仔细听。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