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吃药
    放下电话,袁州就拿着机票去了登机口,准备登机,比较广播已经开始提醒飞往魔都的飞机即将起飞了。

    坐着摆渡车很快就到了飞机上,机票是头等舱的,是以袁州一坐下就有空乘人员询问。

    “需要水和擦手巾吗?”说话的空乘是个腿长漂亮,画着得体淡妆的美女,说话的时候微微弯腰,看起来亲切又温和。

    “需要,再来一杯温开水。”袁州点头,然后说道。

    “好的,请稍等。”漂亮的女空乘含笑点头,转身准备去了。

    “嗯哼。”袁州试了试喉咙,发现还是有些不舒服。

    “看来还需要加强锻炼,居然有点感冒了。”袁州眉头皱的死紧,看样子是对突如其来的感冒不满。

    不一会空乘送来了温开水和擦手巾“您的擦手巾和温开水。”

    “好的,请再给我一个空的一次性杯子。”袁州看了看手上的感冒灵颗粒,果断说道。

    “请稍等。”空乘看了看袁州手上的药,很是明白的说道。

    “嗯。”袁州点头,拿着另一个药瓶准备先吃别的药。

    “吱”袁州扭开药瓶,立刻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

    “看来五感灵敏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现在。”袁州心里哀叹。

    是的,袁州拧开的是感冒清的瓶子,那里面装着绿色的药片,普通的人也就闻到这味道比较苦。

    但是在袁州的鼻子里,就分明能闻出里面加了清热解毒的黄连,还有一些气味浓厚的中药。

    “这得多苦。”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形象,袁州都想叹气了。

    “先生,您的空杯子。”这时候空乘的杯子也送来了。

    这位体贴的空乘看出袁州是要吃药,还特意倒了一杯白开水过来,很是贴心。

    “谢谢。”袁州放松眉头,客气的说道。

    “不用客气。”空乘摇头。

    服务完袁州,空乘又去询问了其他旅客的需求,而袁州盖上盖子,准备先冲泡感冒灵。

    “什么鬼,以前没觉得你这么难闻,人心不古,要也变苦。”袁州端着棕色的药汤,一脸的嫌弃。

    要是这药会说话估计得给自己辩驳“以前也没见你的嗅觉这么灵敏呀。”

    袁州把药剂端到尽可能远离自己的位置,然后才开始吃药。

    擦完手后,“哗哗”直接从药瓶里倒四片在掌心里,准备吃药。

    这次袁州吃药的方式格外与众不同,以前他只是把药放进嘴里,在吞一口水就吃下了。

    但是自从有了系统后,袁州已经很久没生过病了,这还是第一次,对于这难以忍受的药味,袁州选择直接把药片放到喉咙尽可能深的地方。

    “咕咚。”袁州咽下一大口水,直接吞下了药片。

    “嘶,还真是苦。”袁州心里忍不住腹诽。

    看了看一边冒着热气的药汤,眼前嫌弃而抗拒,但袁州还是拿了过来,准备喝下。

    “今天都八号了,强药效下去,明天应该就差不多了。”袁州喝的时候,在心里安慰自己。

    是的,袁州不过是有点小小的着凉,按照他八块腹肌的体格,基本睡一觉就能痊愈了。

    但是,十号就是交流会,避免万一,袁州选择吃药,快速而肯定。

    这次,袁州喝药的时候脸微微侧向里面,这样不管是前面或者边上的人都看不见他了,这才开始喝药。

    袁州侧脸是因为他这次是捏着鼻子喝的,毕竟那味道对于袁州来说实在过于浓烈了。

    “呼,终于喝完了。”袁州轻轻呼出口气,放下杯子。

    吃完药,飞机也开始平稳的开始起飞,小桌板上的杯子之类的也被收走,袁州也不需要在忍受外面的气味。

    然而,袁州错估了一件事情,导致在下飞机的时候,他整个人脸色苍白,眼神都有些涣散了,走路更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还是来接人的过来主动招呼,才唤醒了袁州。

     “您好,是袁州袁厨师吗?”一个穿着黑色工作西服的年轻小伙子走到袁州面前大声问道。

    “是的。”听到声音袁州下意识的准备后退,但止住了脚步,点头。

     “我是嘉利酒店的员工刘伟,负责给您接机,您的行李就这些吗?”刘伟看了看袁州拉着的小箱子,客气的问道。

    “嗯。”袁州说话声音很轻,点了点头。

    “好的,车在外面,我带您过去。”刘伟见袁州点头,立刻带人往机场外面走,准备坐车离开。

    刘伟开的是一两奥迪A6,车技很不错,行驶的平稳而快速,就是车里放着歌,还不小声。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请问,能不能把音乐关了?”袁州上车五分钟后,脸色更差了,忍不住出声问道。

    “啊?”因为袁州的声音着实不大,而且音乐声音也不小,刘伟根本没听见,回头疑惑的看着袁州。

    “音乐能不能关一下?”袁州这次边说边指着音响。

    “哦,好的,不好意思。”刘伟这才不好意思的点头,立刻关上了音乐。

    一关上音乐,密闭的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袁州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您是不是晕机了?酒店前台有晕机药,一会您可以吃一些。”刘伟从后视镜看到袁州的脸色,试探性的说道。

    “谢谢了。”袁州客气的道谢,并没有多说。

    袁州并不是晕机,而是因为感冒导致了耳鸣,而且是严重的耳鸣,让他直接疼的差点在机舱里打滚。

    这时候他正在心里无语,以及盘算着如何锻炼身体,争取再也不感冒。

    而吃药?袁州短时间是再也不想了,毕竟那加强好几版的味道真的是不比以前生吃黄连好多少。

     因为袁州耳鸣的头晕眼花没说话,那接机负责开车的刘伟也很是安静的开到了酒店。

    “谢谢。”下车的时候,袁州已经好了许多,道谢后拿起行李办理了入住。

    整个人都是轻飘飘哒,一脚一步跟踩在棉花上一样。

    因为是交流活动定下的酒店,袁州还一起拿到了进入活动场的进门卡。

    “谢谢。”袁州道谢就准备拿着行李离开。

    “袁先生您的晕机药。”后面的刘伟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麻烦你了。”袁州接过刘伟特意要的一板药片,真诚的道谢。

    这药片是刚刚刘伟问前台要的,这才立刻递了过来。

     “不客气不客气。”刘伟立刻摇头。

    而袁州再次对着刘伟点头表示谢意后,才乘坐电梯离开。

     进了房间,袁州只是换了一声平时做菜的汉服常服就去了会场,准备熟悉熟悉灶台和厨具。

    ……

     ps:求票啦求票啦,月票和推荐票都要,拜托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