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美食供应商 >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两人到来
    蓝鳍金枪鱼的大腹肉向来都是老饕心中的珍宝,而且就那么一块,吃的人自然很多。

    不过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也太多,交钱的人多,讨论的人更多。

    “你看到没,刚刚那个搬下去的鱼身子,真是好厉害。”刚刚讨论的两个女白领再次说着日语开始讨论了起来。

    “确实厉害,那鱼刺根根分明,上面居然一点点的肉都没有沾上,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另一个稍高的女白领也连连点头说道。

    “刚刚那半个鱼被剔的好干净,这人真是太厉害了。”

    “可不是,我也看见了,这鱼真是绝了,这鱼生就看个刀工,看来这味道肯定好。”

    “等等,人家说了,那可不是鱼生,那是切鲙,切鲙懂不懂啊。”

    “知道,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差不多的。”

    “也是,不过好想吃。”

    “想吃就去买,现在可是难得机会吃到蓝鳍金枪鱼。”

    “算了,太贵了。”

    这些讨论声嗡嗡的,袁州却不受影响,拿着新的菜刀准备切割。

    按理来说生鱼片,应该切割成五毫米的厚片,厚薄均匀,这样才能保证其嫩滑不油腻的口感,若是过薄就没有滑溜的口感和嚼劲了,过厚则容易觉得油腻。

    但袁州在切鲙里,却不是这样的。

    首先鲙同“脍”是细切肉的意思,也就是说这肉得薄和细,现在大腹就正正适合薄片。

    要知道曹植在曾在《七启》中就说,生鱼片要切割得犹如“蝉翼之割,剖纤析微,累如叠縠,离若散雪,轻随风飞,刃不转切”需要达到这样的技艺,在场的恐怕也只有袁州能办到了。

    粉色的肉在袁州挥手一刀中直接切成了一片片的薄片,因为这是冰刀,切割下来后,鱼片自然而然的就舒展开来。

    这次是在国外,用的盘子很简单,都是普通的白色盘子,一盘子大约能装五两切鲙。

    “我的,第一个是我的。”乌海看盘子被装满,立刻伸手拿出一碟子。

    鱼被摆成了一朵花的形状,因为是粉色的,就好似大朵的粉色牡丹花,美轮美奂的。

    当然,边上还摆着一碟蘸料,那蘸料就是简单的芥末。

    第一次乌海吃上后,第二个紧随其后的自然是乌骏。

    “我的,我的,这是我的,嘿嘿,不好意思了,这鱼可是我弄来的,我就不客气了。”乌骏抢食的手法不可不谓不快。

    两人吃上后,乌海是淡定自若的,乌骏本来还有的不好意思的,但一口吞下这鱼肉后,什么不好意思什么的都忘了。

    就记着一会得再来一盘,哪怕是用抢的,那一入口的油脂香味,加上鱼肉本身的甜味,和冰冰的口感,简直好吃到飞起。

    这边有人开始吃上了,露出一脸陶醉的样子,边上围观的自然急速更来劲了。

    而后面看不见的只能听听前面的事实转播,一会听见一声惊呼,一会又是一顿赞叹,一会又是神乎其技,再一会又是听说好吃到想吞下舌头。

    让后面看不见的人更加着急了,简直抓耳挠腮的,不过人一着急,那就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着急。

    毕竟不能就自己一个人急,要急一起急才是真正的朋友。

    这不驻地市场的外场,一下子多了许多议论的人。

    “听说没有,前面出现了华夏的切鲙,听说做的人是个大御所级别的。”有人边往袁州那边走去,边议论。

    “对对对,刚刚我朋友还给我发短信了,咱们去看看,再说了那做的可是蓝鳍金枪鱼呢。”另一个女孩子也拿着手机,连连点头的说道。

    “喂,那边有人在做超大型的鱼生,不对,是切鲙,就是那个以前华夏的鱼生,咱们去看看吧。”另一边有对小情侣也在聊袁州做切鲙的事情。

    “好啊,要是不贵咱们还可以尝尝。”答应干脆的男朋友立刻同意了。

    “切鲙?那是什么?”这两人的对话被曾在居酒屋和袁州他们相遇的晓静听见了。

    “我查查。”男的穿着黑色羽绒服,带着绒线帽子,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这次和晓静在一起的自然也是她男朋友大河,毕竟那天乌骏可是打听了,他们今天会到筑地市场来。

    “查到了,说是咱们以前古代的一种生鱼片的吃法,看着挺有意思的,主要说是需要极高的刀工和技巧。”大河拿着手机总结性的说道。

    “这个好,咱们也去看看,刚刚我听说做的人是华夏人。”晓静脸上有些不可思议。

    “好,居然是华夏人,难道还有人会这么高超的刀工,刚刚那人可是说是大御所级别的。”大河皱了皱眉头,担心是以讹传讹。

    “要是真那么厉害,咱们也尝尝。”晓静还是很期待的。

    毕竟大御所是日本称呼最高技艺的人的一种尊称。

    驻地市场的场外还是比较大的,是以等两人到来的时候,袁州已经开始做赤身部分肉了,这部分就是蓝鳍金枪鱼脊背的肉。

    这肉呈鲜红色这部分的肉油脂较少,价格是最便宜的,八百一盘。

    这次袁州却不是切片了,而且他再次换了把刀。

    “卧槽,这家伙做了几把冰刀,果然是一晚上没睡。”乌骏被袁州震惊的已经麻木了。

    “当然,袁老板对于厨艺,就好像我对画技一般,要求完美。”乌海在一旁摸着小胡子,一脸的自豪。

    就好像人家乌骏在夸他一般。

    而乌骏则一脸无语,决定不理他,还是等着吃肉比较靠谱。

    大河和晓静到的时候,别说里三层外三层了,人群多到简直吓人。

    晓静嘟着嘴,有些不满,大河见到后,不由分说的抓起晓静的手,开始往人群里挤。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让让。请让让。”大河边走边道歉,但向前的步子却没停。

    两人挤到最前面的时候,袁州正正挥下第一道,一道闪亮的银光直接从两人面前闪过。

    “卧槽,居然是冰刀,是冰刀!”晓静和大河气都没来得及喘匀,就忍不住用中午惊呼一句。

    大声的中文,加上熟悉的声音,乌骏回头看了看。

    “哟,正主到了。”乌骏嘴角露出笑容仿佛是嘲讽,盯着两人。

    ……

     ps:没买到海鲜鱼板面,只有鲜虾的,菜猫好可怜,最后买了酸菜牛肉的,可惜没有老谭……现在菜猫需要月票,推荐票的安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