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乘鸾 > 317章 失望
    ???

    !!!

    黑暗中,杨殊的脸“轰”一下烧透了。

    他张了张嘴:“你……”说不下去了。

    明微起先还纳闷,这东西的位置也太奇怪了,难道他把剑放在凳子底下吗?抓住后更不解了,这玩意儿怎么还有温度?

    于是,杨殊就那样红着脸,吸着气,战战兢兢地感觉她的手从头顺到了尾……

    碰到底端的明微,突然明白过来,这是什么东西了。

    嗯……

    理论和现实果然有差距……

    她反射性地,敏捷地丈量了一下……

    然后默默地思索,书上怎么写来着?这个有点超过啊!

    “你、你……”杨殊感到脑袋快爆掉了,每一根神经都敏锐到了极致。觉得羞耻极了,想推开她的手,又觉得美妙极了,希望她继续下去。

    理智到底回笼了,他艰难地抓住她的手,将之挪开。

    明微有点遗憾。她还没弄清楚呢!

    才这样想罢,就被他猛地抱住了。

    他抱得极其用力,箍得她都有点疼了。但又克制地一动不动,不敢再让她碰到不该碰的东西。

    而克制这件事,没有诱惑在前,忍忍也就过去了。活生生的真实存在于身边,即使最美的梦也不敢到这个层次,就变得不容易起来。

    杨殊脑袋发晕,用尽所有的意志,才能勉强拉住理智。

    明微听着他呼吸声越来越重,汗水甚至滴落在她的脖颈上,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

    她温顺地任他抱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凑近他耳边说:“要不,我帮你?”

    杨殊僵了一下,她的气息轻轻吐在耳朵上,麻得他一哆嗦,话里的内容更让他浮想联翩,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艰难地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明微答得干脆,“书上说,这样子会很难受,尤其像你这个年纪的少年郎,冲动起来看到相似的东西都会……”

    “住口!”听她越说越不像话,预感让她说完场面就会奔向失控的杨殊粗鲁地打断了她,对怀里这个人又爱又恨,咬牙切齿,“以为我不敢是不是?”

    “没有啊!”明微无辜极了,“不是说帮你吗?这样子忍着,对身体也不好。”

    “……”杨殊想掐死她,更想问问她脑子里装的什么!

    正常情况下,她不应该甩他一巴掌,骂他无耻,或者惊吓万分地跑掉吗?帮他是什么鬼?就不怕他忍不住……

    但是她好像真的很愿意的样子,莫名觉得有点跃跃欲试。

    不行不行,怎么能无名无分就……

    等等,她好像说过,永远都不会有名分,那岂不是说,根本不必被名分拘束?

    啊,不能再想了!就算这样,也不能这么草率!

    什么准备都没有,那也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

    杨殊的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这样说,一个那样说,吵得他脑袋快要炸了。

    偏偏明微还在他耳边说:“真的不要吗?”语气很遗憾的样子。

    杨殊就觉得一朵烟花在眼前炸开了,几乎没有考虑,猛然站起来,将她横身一抱,用力踢开前面的凳子,脚步急促地往床的方向走去。

    仅仅几步,到达床边,用力把她往床上一丢,人就扑了上去。

    “故意激我是不是?嗯?”喘着粗气说出这句话,扬起的尾音,仿佛一根羽毛轻轻从耳边刷过。

    明微想伸手揉耳朵。

    一直觉得,玄非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柔和得让人耳朵发痒。杨殊的声音却偏向少年音,清朗而略显低沉,固然悦耳,却说不上撩人。

    但在此时,或许是周围的黑暗让听觉更加敏锐,又或者受他此刻的状态影响,竟有着前所未有的酥麻之意。

    明微揉耳朵到一半的手被抓住了,沉重的身躯压下来,唇齿再次相缠,几乎要将她吞吃下去一般地凶猛。

    “哎……”她想说句话,但杨殊根本不给机会,就那样一心一意地啃着,最后弄得她也跟着迷糊起来。

    其实这种事……挺快活的,就是太影响警觉性了……

    后面发生的事,她有点糊涂。他啃了一会儿,停了一下,过了片刻,又继续啃。手掌在她腰上滑来滑去,明明很焦急,却又不敢往别的地方放。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平息了。翻身躺着,衣领都湿了,明微伸手一摸,摸了一手的汗。

    她琢磨了下,问道:“还好吧?”

    杨殊伸过手臂,将她揽住,说道:“你刚才真的不怕?”

    明微沉默了一会儿,道:“其实……有点失望。”

    杨殊沉默了更长时间,然后咬牙切齿:“不要说奇怪的话!”

    “哪里奇怪了?”明微纳闷,“这世间的事,大部分我都可以自己探索,惟独性别不同,没法尝试。这么好的机会放在面前,我居然让它错过了,不应该失望吗?”

    杨殊怔了一下,随即恼怒:“这对你来说,就是个求知的机会?”

    “这样说太偏颇。”明微翻过身,伸手抱住他的背,轻轻靠在他的颈上,“我只是对你,有无尽的求知欲。想知道你的喜,你的怒,更想参与进去。”

    刚刚聚起的怒气,就这样不翼而飞了。一颗心柔软得不可思议,几乎想要捧出来,送到她面前。

    但在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默默地躺了一会儿,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听着对方的呼吸。

    外面的声音渐渐停了,整个马场陷入沉睡。

    杨殊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推了推她:“我送你回去休息。”

    明微已经快睡着了。奔波了这些天,终于到了目的地,进入安全的领域,她一点也不想动弹。

    “不想动……我就睡这……”她含糊地说。

    杨殊又好气又好笑:“睡这像什么话?你是故意不让我好睡吗?”

    她打了个呵欠,半梦半醒着说:“也许你后半夜改主意,觉得需要呢?”

    “……”

    杨殊被她弄得一点睡意也没了,躺在床上一会儿看着帐顶,一会儿扭头看看她。

    许久,他终于妥协了,轻轻拍她:“想睡也把外衣脱了,这样难受。”

    明微勉强醒了一下,眼睛都没睁:“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帮我脱了呢,哦,只脱了一半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