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111章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微寒的风拂动着树上的残叶,林里一片安静。

    树皮、木屑与雪花渐渐落下。

    只有那些残余的剑意,还在寒风里久久不散。

    就像爆竹安静之后未散尽的硝烟,表明先前究竟生了什么。

    眼看着陈长生就要死亡,战局忽然生了极大的变化,甚至出现了逆转的迹象。

    一切都是因为他手里的那把剑。

    他静静看着商行舟,没有说话,这并不代表不安,而是自信。

    只要有剑在手,何惧之有?

    做为苏离的传人,陈长生的剑道天赋堪称惊世骇俗。

    数年前,他身怀诸剑,连胜强敌,更是独闯北兵马司胡同,不知惊煞了多少看客。

    数年后,他于圣女峰上习得合剑术,于离山再悟剑道真义,在白帝城里以一己之力布下南溪斋剑阵,败魔君于前,救白帝于后,剑道修为终于大成,成为了举世公认的剑道大师。

    哪怕他现在还很年轻,按常理来说与大师这种词很难生联系。

    他最强的手段便是风雨诸剑。

    商行舟早有准备,对战开始便以隐藏多年的后手直接夺了他的所有剑,在周园里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直到此时,陈长生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剑。

    哪怕是剑道大师,也不可能随便拿一把剑便能大杀四方。

    这把剑明显不一般,至少与他能够心意相通。

    商行舟的视线下移,落在那把剑上。

    那把剑不知承受了多少年风雨,又藏在那棵树里多少年,本来没有任何气息,就像一根普通的铁棍。

    如果不是那棵树被陈长生撞断,只怕依然没有谁能察觉它的存在。

    今天陈长生把它从树洞里抽了出来。

    剑身表面的那些灰尘与污迹尽数不见,明亮如洗,锋芒毕露,剑意森然。

    就像一颗蒙尘多年的明珠,又像是多年不鸣的凤凰,终于大放光毫,一鸣惊人。

    商行舟微微挑眉。

    这把剑的年代非常久远,最大的可能是出自剑池。

    然而谁都知道,陈长生从周园里带出来的那些前代名剑,都在藏锋剑鞘里。

    那把剑鞘,这时候在他的袖子里。

    那么这把剑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说陈长生事先就已经算到他能控制藏锋,所以将计就计,提前做好准备,把剑藏在这棵大树里,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看陈长生的反应,他应该事先也不知道那棵树里有把剑。

    从剑锷上残着的青苔看,这把剑在树里至少藏了几年时间。

    不要说陈长生,就算是黑袍与王之策联手,再由徐有容在旁用命星盘推演百次,也不可能提前数年便能猜到今天的情形。

    而且如果陈长生事先便算到了他的手段,有的是更好的方法应对,何至于被逼到这等境地。

    难道这剑并不是出自周园剑池,而是以前国教学院的某位教习或者学生藏在树里的?

    商行舟想着藏剑的人可能是当年自己的追随者,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那剑在树洞里藏了多年都没有被现,今天却被陈长生伸手便拿了出来……在陈长生最需要剑的时候。

    这是巧合?还是所谓机缘?或者说这是命运的暗示?

    ……

    ……

    国教学院的湖畔以及墙那边的百草园都很安静。

    徐有容放下了手里的桐弓。

    余人站在石桌旁,扶着拐杖。

    王之策收回了手指。

    他们看着树林深处的画面,沉默不语,神情各异。

    这一切生的很短暂,但他们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在周园里,陈长生不知因何原因,失去了所有的剑,所以只能被动挨打,很是危险。

    在最危险的那一刻,陈长生从断树里抽出了一把剑,改变了整个战局。

    只是……那棵树里为何会有一把剑?

    唐三十六能动了,但没有动。

    因为陈长生已经摆脱了危险的处境,也因为他这时候的心情有些怪怪的。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与自己似乎有什么关系,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原因。

    ……

    ……

    百花巷里,也听到那阵密集的剑鸣。

    因为唐三十六闯进国教学院而引的争吵就此平息,对峙与可能里的冲突也就此消失。

    人们震惊而紧张地望了过去。

    王破睁开眼睛望向国教学院,有些意外,很是欣慰。

    相王却闭上了眼睛,在很短的时间里,仿佛老了几岁。

    ……

    ……

    商行舟看着陈长生问道:“你知道这里有剑?”

    陈长生说道:“不知道。”

    看着手里的那把剑,他很自然地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甚至可以说亲近。

    仿佛同窗,曾经同袍,至少同道。

    于是他知道了这把剑的来历。

    这把剑也曾经是剑池里的一员,曾经与他并肩战斗。

    彼时万剑如龙,它是一片龙鳞。

    只是已经多年不见。

    原来你在这里。

    而且你为何会在这里?

    湖畔忽然传来了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

    那笑声显得格外快活,有种通透至极的痛快感,更重要的是有一种令人厌憎的得意感。

    “是我!最终还得是我呀!”

    唐三十六连声说道,脸上的神情嚣张到了极点。

    王之策怔住了,心想这年轻人患了什么失心疯?

    唐三十六对着整个世界大声喊了起来。

    “这剑是我当年藏在这里的!”

    陈长生怔了怔,终于想起来了那件往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

    ……

    (此处详见第三卷起风雷第二十九章熊孩子们与剑的故事。对于我来说,这些有趣的地方是我写小说最主要的几个幸福来源之一。今天的章节名自然想到朝小树,然后想到隆庆,想到宁缺,想到那位了不起的作者,我写的小说都好好看啊。今天是大年三十了,还在写小说,感觉是很不错的,祝大家春节愉快,适量饮酒,注意身体,全家幸福,明天开始放年假了,初十一的时候回来与大家见面吧,争取把这段快而有力量地写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