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108章 选择的意义
    (收到几位书友寄来的手抄择天记,很是感动,这新春礼物真好,很有意义,改天再仔细说,谢谢大家。)

    ……

    ……

    用周独|夫留下的阵法挥天书碑真实的力量,以此对抗商行舟,这就是陈长生的安排。

    在离宫石室里的那些夜晚,这个计划已经变得非常成熟。

    但在原先的计划里,这时候的周陵四周应该已经布好了南溪斋剑阵。

    数千道重归草原的名剑会与四座天书碑再次形成平衡,确保周园不会崩溃。

    如果所有这些都落到实处,他有七成机会战胜自己的师父。

    可惜的是,他的所有剑都被商行舟夺走了,胜机自然也降低了很多。

    更关键的是,没有数千道沧桑剑意的压制,天书碑散的清光在击败商行舟之前极有可能先让周园毁灭。

    商行舟用了一眼便看明白了陈长生的意图,也明白了当前的局面。

    所以他不会退让,更加不会认输。

    他会坚持到最后,甚至不惜触动周园的禁制。

    陈长生可以继续用天书碑起攻击,直至战胜他,但周园可能提前毁灭。

    否则陈长生便要带着四座天书碑尽快离开周园。

    可是回到真实的世界,没有周园的禁制,无法挥出天书碑的力量,更没有剑……

    陈长生还怎么能战胜他?

    还是一道选择题。

    商行舟静静看着他。

    天穹洒落的清光,被他的手掌抵住,无尽的风云在其间不停生灭。

    世间万事到最后往往都是一道选择题。

    这真的很容易令人生出厌倦的感觉。

    陈长生看着商行舟问道:“为什么总是要我做选择?”

    他真的很生气,或者说恼火。

    愤怒的质问声在风里飘的很远。

    商行舟神情漠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从西宁镇到京都,从十岁到现在,他做了太多的选择题,真的已经烦了。

    他很想问自己的师父,总是这么做,到底烦不烦啊。

    但最终他没有问出口,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没用。

    就像过去这些年一样,他习惯了去做,而不是去说。

    无论是做什么样的选择。

    或者,不做选择。

    是的,今天他真的不想再选择了。

    他的眼睛无比明亮,就像是浔阳城里的月华。

    他的神识隔空而去,落在商行舟的衣袖处。

    他试图夺回藏锋剑鞘的控制权。

    就算不能,至少也要与剑鞘里的那些剑重新联系上。

    他相信只要那些剑感知到自己的神识,便一定会跟随自己的意志,破鞘而出,回到这片天地间。

    然而,他失败了。

    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就像是荒原里的雪。

    一道鲜血从唇角溢出,就像是雪原里一株孤单的腊梅。

    商行舟的右手依然撑着天空。

    风动衣袖,隐约可以看到他左手握着的剑鞘。

    陈长生的视线落在那处。

    “做选择的时候,往往能看清楚一个人最真实的勇气、智慧以及心性。”

    商行舟看着他说道:“今天有你让我很失望,因为你连做出选择的勇气都没有。”

    陈长生说道:“既然怎么选择都是输,那我为什么要选?”

    商行舟说道:“因为那就是你的命。”

    很多年前在西宁镇旧庙,他对陈长生说过一句话。

    你有病,不能治,那就是你的命。

    今天他又说了类似的话。

    怎么选,都是输,那也是你的命。

    陈长生望向远处草原,久久没有说话。

    商行舟静静看着他,也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长生收回视线,看着商行舟说道:“我的病已经治好了。”

    是的,他的病已经治好了。

    他还活着。

    所以,没有命运这种东西。

    那么选择便有其意义。

    无论输赢。

    ……

    ……

    国教学院内外都很安静。

    百花巷里到处都是人,却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音。

    人们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与焦虑还有担心。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商行舟与陈长生对战的地方在周园。

    人们看不到剑光,也听不到剑鸣,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情况。

    但对王破与相王这样的神圣强者来说,空间无法隔绝所有的信息。

    国教学院里为何连一丝剑意都没有?

    相王的神情似笑似哭,看不出真实情绪,捧着腹部肥肉的双手则是下意识里不停摩娑着。

    王破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变得有些沉凝。

    以唐三十六的境界自然无法知晓周园里的情形,但他始终注意着王破的神情变化。

    从开始到现在,他的视线一直通过窗缝落在王破的脸上。

    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消息来源。

    看着王破的脸色,他隐约猜到局势不妙,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地板上有个碎成数片的汝窑天青杯,还有些水渍与茶叶。

    他的手里握着一个茶壶,壶里的茶水已经冷透。

    他抱起茶壶对着嘴灌了半壶冷茶下去,却依然无法让狂跳的心平静下来,也无法浇熄心里的那道火。

    他向着茶楼下方冲去,苏墨虞没能拦住他,直接让他跑到了国教学院门前。

    凌海之王等人神情微异,心想他这是来做什么?

    朝廷与离宫共同决议,国教学院封门,只能有王之策与商行舟、陈长生师徒在里面。

    国教骑兵与玄甲骑兵守在四周,无数修道强者云集,更有王破与相王这等层级的强者。

    谁都别想在这种时候进入国教学院。

    唐三十六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带着不善与警告意味的目光,更是在那些王爷们开口之前抢先骂了起来。

    “都给我闭嘴!”

    “这里是国教学院,我是院监,陈长生不在,就我最大!”

    “没人能进,是因为不同意,我自己要进去,要谁同意?”

    ……

    ……

    百花巷里好一阵混乱,剑意纵横而起,甚至有几枝弩箭斜斜划破天空。

    王之策在湖畔转头望去,便看到了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当然猜到他就是王之策,却没有上前拜见,直接问道:“怎么进周园?”

    无数年来,王之策从来没有遇到过知晓自己身份却毫不在意的人,不禁觉得有些意外,然后觉得有趣。

    他摊开手掌露出那颗黑石,说道:“由此门入。”

    唐三十六说道:“给我。”

    他的要求非常简洁明了。

    以至于王之策怔了怔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

    “周园是陈长生的,那这东西自然也是他的。”

    “是他给我的,而且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

    这一次轮到唐三十六怔了怔才反应过来。

    “本来就是你的,意味着现在不是你的,而且你多大年纪了?他给你你就要啊!”

    王之策未曾见过如此不讲理的人物,很快便猜到了这个小家伙的来历。

    他说道:“你爷爷也不敢对我这般说话。”

    “废话,除了太宗皇帝,谁敢对你不敬?”

    唐三十六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今天要祝贺你。”

    王之策问道:“何事?”

    “祝贺你除了太宗皇帝,终于再次遇到一个敢怼你的人。”

    唐三十六看着他认真说道:“如果你不肯把这东西给我,我会骂你娘的。”

    王之策微微挑眉,说道:“我是这场对战的裁判。”

    唐三十六说道:“你是商行舟请来的,我不信任你。”

    王之策说道:“教宗信任我。”

    唐三十六说道:“关我屁事?”

    王之策平静说道:“我不给你,你能怎么办?”

    唐三十六的回答还是那样的简洁明了。

    汶水剑出鞘,湖面生出万片金叶。

    王之策神情微变。

    不是因为唐三十六出剑。

    而是因为唐三十六回剑。

    自刎。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