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081章 首杀的目标
    天书陵的四周有一条极其湍急的河流,就像洛阳城外的护城河一般。文『Ω┡学ΩΔ迷WwΔW.*WenXUEMi.COM

    双方之间那片疏林平地,其实是河面上的桥,只不过因为桥面太宽,而且太厚,很难被人现。

    自远古便存在的禁制,让天书陵四周难以飞行。

    王破站在这里,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意味。

    问题在于,已经有很多军方强者、天机阁刺客与长春观道人进入了天书陵。

    他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王破说道:“如果他们没有谈拢,我会出手。”

    是的,这就是答案。

    他站在这里,不是要守天书陵,而是时刻着向对着起进攻。

    听着这话,王爷们脸色微变,中山王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沉。

    相王苦着脸说道:“圣女要替母后复仇,你难道还真要陪着她疯?”

    王破神情微异,没有想到现在他还称呼天海圣后为母后。

    相王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不是母后亲生,但终究是她儿子。当年随道尊进京,是觉得她老人家犯了错,可不是我私人对她有何怨怼之心。就像当年我答应过朱洛不能让你活着,但你看我这些年可曾对你做过什么?不过是大局二字。”

    这番话他说的非常真挚,就连那些深知他底细的兄弟们都差点信了。

    王破笑了笑,没有说话。

    看着他这种反应,一位郡王再也忍不住,骂道:“嚣张个什么劲儿,今天就要你死在这里!”

    这里已经集结了很多朝廷军队,更不要说还有这么多高手强者,再加上同是神圣境界的相王,按道理来说足以杀死王破。

    问题是,战争永远是最复杂的活动,哪怕是对一个人的战争,也绝不简单。

    不要说战争的具体形态千变万化,便是连何时开战现在都无法确定。

    相王说道:“你应该知道今天怎么也打不起来,何必摆出这副模样。”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但王破听懂了,似笑非笑说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相王叹了口气,说道:“总要来尽一分心意。”

    王破说道:“什么心?”

    “当然是野心。”

    相王笑着说道:“道尊大人如果不疑陛下,什么事都不会生,自然也没我们的事,如果生疑,我总要做些准备。”

    王破说道:“王爷倒是坦诚。”

    相王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天书陵里忽然传来数十声极清亮的剑鸣。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就像相王先前所说,现在的局势看似紧张,但与三年前有本质上的区别,双方并不见得会开战。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些剑鸣又是为谁而起?

    ……

    ……

    商行舟站在神道上。

    徐有容站在更高处。

    商行舟向上走了一步。

    南溪斋剑阵自然生出感应,悄然无声地运转起来。

    天地之间出现了无数道流光,画出无数道难以言说的玄妙轨迹。

    数十道剑鸣响起。

    这些剑鸣并非来自剑身与空气的磨擦,而是来自剑意对空气的压缩、释放。

    清柔,又极为深邃。

    就像是清澈的小溪自崖上跌落,进入极深的山涧。

    数十道剑光在在商行舟身边缭绕不去。

    商行舟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散出一团柔光。

    百炼钢,绕指柔。

    数十道剑光从笔直的形态变成微弯的弧线,依然未散,只是出现了一个极小的空间。

    商行舟的左脚落下。

    剑鸣消失,剑光敛没。

    微寒的春风拂着神道上的灰尘。

    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

    但商行舟已经上了一级石阶。

    他低头望向自己的道衣。

    道衣下摆上出现了一道裂口。

    南溪斋剑阵的威力,有些出他的计算。

    徐有容也有些意外,按照她的计算,那道裂口应该更深一些。

    南溪斋剑阵初始动,连他一片衣角都无法斩落吗?

    战斗没有就此开始,这只是一次试探。

    最后的结果让双方都很不满意,所以双方都放弃了直接出手的想法。

    商行舟说道:“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说服王破的。”

    徐有容说道:“我向他保证,我的方法死人最少,他向我保证,无论今天我做什么,他都会支持我。”

    商行舟说道:“看来你很了解他的刀道。”

    徐有容说道:“我更了解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自然是陈长生。

    他视王破为榜样,哪怕学了两断刀诀,依然在按王破的刀道行事,做人。

    徐有容了解陈长生,自然也明白,该如何取得王破这样的人的信任。

    商行舟平静说道:“你觉得自己也很了解我?”

    徐有容说道:“三年来,我一直在尝试着了解你。”

    商行舟承认她的准备工作做的很好。

    今天这样的局面,或者说她的威胁方法,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能成立,只对他有用。

    她知道他最在意的是什么,更关键的是,她有能力毁灭那些。

    商行舟说道:“你最多只能把我留在这里半个时辰。”

    他向石阶上走了一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徐有容说道:“半个时辰就够了。”

    商行舟摇头说道:“这里是京都,不是汶水。”

    这说的是数月前汶水唐家生的那件事——唐三十六只需要一个时辰,便能解决找到唐家二爷的罪证,解决整个唐家二房的势力,是因为在唐老太爷的默允,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无法形成对抗。

    但这里是京都,朝廷方面的力量依然占着优势,双方如果翻脸,必然会迎来一场真正的战争。

    徐有容说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商行舟微笑问道:“这场仗你准备怎么打?”

    徐有容说道:“先,我会杀死陈留王。”

    这是一个意外的答案。

    她没有选择先控制皇宫,也没有选择攻击朝堂,而是选择了最直接的手段——杀人。

    而且她要杀的不是此时在天书陵外的相王,不是在军中威信甚高的中山王,也不是那些手握实权的神将,是陈留王。

    陈留王虽然名声不弱,但他的境界实力并不突出,权势也并非最重。

    徐有容为什么会选择他?

    为什么商行舟在听到她的选择后,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