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037章 摘剑
    风雷激动,惨号破空,红河生波,无数浪花像雪一般飞向天空,然后落下,掩去那些惊恐逃散的于京巨兽的身影。Δ文学迷Ww『W. WenXUEMi.COM

    伴着惨叫,圣光天使向着地面坠落,金色的血液在天空里到处溅射,画出两道清楚的线条。

    在身受重伤、痛苦不堪的情况下,他依然保持着冷静,想要在绝望里找到最后的那线希望。

    他的双翼被青衣道人生生撕断,失去了最骄傲的光电般的度,他干脆放弃了飞行,向着地面坠落,度变得越来越快,身后喷出的金色血液再也无法跟上他的踪影,空气则被他撞的燃烧起来,变成了一条火线。

    他像一块陨石般像地面砸去。

    只有如此,他才能保证自己的度,才有希望摆脱那个安静而可怕的青衣道人。

    轰的一声巨响,圣光天使砸进了岸边的河滩里,砸出了一个巨坑。

    巨大的冲击力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毫不犹豫起身,准备向着河对岸逃走。

    他那位境界实力更强的同伴,就在对岸的群山里。

    然而,就在他刚刚起身的时候,另外一块陨石也落进了河滩里的巨坑中。

    白帝离开了观景台,从天空里落到了地面,一脚踩在了圣光天使的胸口上。

    喀喇无数声碎响,就像是一块石头被更坚硬更巨大的石头生生碾碎。

    圣光天使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口鼻处溢出无数金色的血浆,然后闭上了眼睛,就此死去。

    白帝缓缓收回了脚。

    他看着圣光天使脸上的金血,若有所思。

    他的视线下移,落在圣光天使的下体处,只见那里一片光洁,没有任何特征。

    白帝微微一怔,然后摇了摇头。

    原来是个不男不女的鸟人。

    所谓天使,不过如此。

    ……

    ……

    名为怒火的圣光天使死了。

    导致他如此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当他看到天空里的白虎光影时,没有选择逃走,而是战斗。

    就当时的具体情况来看,他的判断与选择并没有错。

    白帝那时候的注意力,必须放在云端的牧夫人身上,即便眼看着院落外的人族强者们要被杀死,甚至城里的子民也会被屠戮殆尽,依然只能分出一道神魂来攻击,就像当初天书陵之变时,天海圣后那样。

    如果他能够抵挡住白帝的神魂攻击,哪怕只是拖住一段时间,另外那位圣光天使便可以杀死陈长生与徐有容,然后转过头来与牧夫人一道攻击白帝,到那时白帝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问题在于,他没有想到除了白帝,今天这座城市里还有一位真正的绝世强者。

    降临后,他们对这片大6的强者有所了解,知道有个道人很厉害。

    在他们想来,那个道人不可能出现。

    但那个道人出现了。

    于是他就死了。

    整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

    ……

    青衣道人也落在了河滩上。

    河风拂动他的黑,青衣轻飘,真似神仙中人。

    轻描淡写一伸手,便撕掉了圣光天使的一对羽翼。

    这样的青衣道人,世间只有一位。

    商行舟。

    当年西宁旧庙里的中年道人,如今已是大6的最强者,也是人族的统治者。

    商行舟与白帝有旧,但他们没有叙旧,因为战局还没有结束。

    他们望向红河对岸。

    在对岸群山深处,有棵天树正在不停摇摆,那里的荒火气息冲天而起,其间偶尔有几道剑意出现。

    ……

    ……

    满天剑雨,数道流火。

    陈长生的左手握着五颗天书碑化成的石珠,却始终没有放出去。

    徐有容站在他的身后,已经拉开了桐弓,但梧箭还在弦上。

    那位圣光天使感觉到了威胁,却没有在意,因为他掌控着整个局面,而且局面已经无法逆转。

    他像一道光电般在天树间穿梭,漠然注视着天树前的那对年轻男女。

    忽然,他停了下来,站在了天树里一根极粗的树枝上。

    陈长生没有借剑送石而去,徐有容也没有松开弓弦,因为他们像这位圣光天使一样,都听到了那声惨叫。

    ——那声回荡在白帝城上空、让整条红河都激荡不安的惨叫。

    圣光天使望向对岸某处,无情绪的眼眸里忽然生出无穷震惊。

    他清楚地感知到同伴死了,然后感知到两道极为强大的气息。

    洁白的羽翼卷起狂风,他毫不犹豫准备离开。

    就在他准备去往的北方的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道裂口。

    那道裂口以言语难以形容的度扩展,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便延展到了十余里长。

    那道空间裂口里并不是无尽的深渊,或者是充满乱流的异世界,而是一座城市。

    一座应该在河那边的城市。

    这座城市就是白帝城。

    城外有条河。

    河边有滩。

    滩上站着一个人。

    白帝。

    ……

    ……

    天空里出现的裂缝没有消失,最下方隐隐探出一块尖锐的金属角,上面刻着某种繁复难明的花纹。

    就是这个金属角划破了空间,然后神奇地把此间与明明在后方的白帝城联系在了一起。

    那位圣光天使与陈长生不知道这是什么,徐有容知道,因为在客栈里,她照过很多次这面铜镜,对上面的花纹很熟悉。

    还有一个人也知道。

    “昊天镜!”

    在云端,牧夫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比四周的云海还要更白。

    前一刻,当商行舟悄无声息出现在那名死去的圣光天使身后时,她便知道自己败了。

    无论黑袍与她的谋划再如何缜密,最终还是落了空。

    但那一刻,她还没有想明白商行舟是怎样无视八万里的空间距离,从京都忽然来到了白帝城。

    直到那面铜镜碎片划破天空,她才找到了答案。

    国教的权柄现在应该有七分在陈长生的手里,因为他是教宗。

    国教的底蕴却依然在商行舟的身上。

    ……

    ……

    白帝没有走进那条空间通道里。

    昊天镜已毁,残片强行划开空间裂缝并不稳定,无法承受他这样的大妖气息。

    而且直到现在,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力依然放在云端,在牧夫人的身上。

    世间再没有谁比他对自己的妻子更了解,所以他非常慎重。

    但他还是动了。

    这一次他动的依然是神魂。

    天空里的那片白虎光影,撕碎了所有的云海。

    他的神魂走进了红河里,走进那条裂缝,出来时,便已经到了群山之间。

    一声带着神圣意味的吟诵声,从那位圣光天使的唇间如水般流淌而出。

    无比庄严的气息与肃杀的战意在他的眼里生出。

    他依然强大,如果白帝与商行舟只能用神魂攻击,他应该能够离开。

    那道由光线组成的长矛,刺穿了天树的枝叶与风云,刺向了白帝的神魂。

    嗤嗤的声音不停响起,就像是无形的火焰,在光矛与白帝神魂之间疯狂地燃烧着。

    在无比刺眼的光明里,白帝的神魂渐渐变淡。

    圣光天使依然警惕不安,因为白帝的神情也很淡。

    ……

    ……

    昊天镜碎片划破天空,在裂缝里能够看到后方的河滩,当时河滩上只有白帝一个人。

    现在河滩上依然只有白帝一个人。

    他静静地看着对岸,看着云海的西方,没有动。

    商行舟已经不在他的身边。

    大河滔滔,青衣飘飘,御风而行。

    商行舟亲自来了。

    瞬间,他便越过了数十里河山,在天空里留下一抹青衣的残影。

    山间天树摇晃,满天剑雨。

    商行舟视若无睹,也没有与陈长生说什么,右手伸向满天剑雨里。

    如拈花一般,又如摘叶,他在满天剑雨里取下一把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