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023章 鹤携风雨破夜色
    那道狂暴的神圣力量还未落入院里,风便提前到了。

    呼啸的狂风卷起地面的黄沙,向着四周不停抛洒,仿佛来到了荒原上。

    魔君站在满天黄沙里,眼神极其幽暗,脸色变得极其苍白。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便让血液沸腾起来,即而开始猛烈地燃烧。

    一道极其寒冷却又无比厚实的气息,从他的魔躯里涌出,向着天空而去。

    他的黑披散,在风沙里狂舞,就像是数千只蛇。

    魔袍泛着幽光,表面就像正燃烧着没有温度的火焰。

    随着这道寒冷火焰的蔓延,魔息迅笼罩了以那棵独树为中心的半片院落。

    最明显的征兆便是,一片夜色降临在了场间。

    那片夜色是那样的寒冷,充满了寂灭与黑暗的气息,代表着最肃杀与冷酷的秩序。

    那道光明力量,却是那样的温暖,甚至炽热,神圣之外,更有无限活跃生命气息。

    这座与相族庄园相邻的院落,面积不小,与这两道宏大的气息相比却完全不值一提。

    瞬间,整座院子便被这两道气息所占据。

    一边是无尽夜色。

    一边是无尽光明。

    然后它们相遇了。

    按道理来说,这两道本质截然相反的气息相遇后,应该形成天崩地裂的壮观景象。

    然而这幕画面并没有生,相反,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甚至可以说安宁。

    就连院外崖下那条山溪里的游鱼,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只是山坡上的羊儿有些困惑地看着天空,不明白为何正午与深夜会同时出现。

    这两道气息都是天地间最纯净的气息。

    看见的宏大,根源是最细微的事物本质差异。

    真正意义上的较量生在最细微的地方,比如一粒黄沙里,或者一缕寒风里。

    至少在短时间里,很难看到什么壮阔的画面。

    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的安宁。

    那些隐藏在极细微处的凶险,一旦能够被看见,极有可能生毁灭性的结果。

    陈长生知道,凌海之王等人也知道,但并不在意,因为此时光明的力量明显占优。

    只是不明白魔君为何选择这种应对,难道他以为凭借自己的魔功能够抗衡离宫大阵?

    一声鹤唳。

    白鹤是仙禽,神识极强,感知到了场间的凶险,振翅飞走。

    一声琴动。

    盲琴师抱着古琴,足尖轻轻点地,便掠到数十丈外,双袖轻飘。

    琴音陡然高昂,仿佛裂帛。

    半院夜色被撕开一道缝隙。

    离宫大阵散出的光明气息,在他的身边缭绕。

    远远望去,他就像是一只仙鹤,冲进了幽冥里。

    他不再是汶水城里养老的过客,也不再是心如槁木的活死人。

    他是百年前那位天赋异禀,境界高深、战力可怕的长生宗大长老。

    琴声再次响起。

    数十道无形的波浪,顺着他的手指,离开琴弦,向着四周震荡而去。

    夜色的边缘已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这时候又被无形的琴音拉扯的更大了些。

    当夜色降临时,魔君的身影急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要就此遁于夜色之中。

    所有人都清楚,即便离宫大阵已成,一旦让魔君进入夜色,想要把他逼出来,必然要耗费更大的精力。

    更关键的是,那必然要消耗更多的时间。

    没有人知道白帝与牧夫人最终的胜负,也没有人知道,那个胜者会不会出手阻止国教杀死魔君。

    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在院外的人族强者里,那位盲琴师的实力境界毫无疑问是最高的。

    所以他的反应也是最快的。

    琴音落处,夜色微淡,魔君模糊的身影,重新变得清楚了几分。

    魔君的眼瞳里闪过数十道极细的亮光。

    那是无形琴音在他心神里的投影。

    然后,他的眼瞳里出现了十余个黑点。

    那是无比幽黑的盾甲在他眼里的投影。

    无数声密集而锋利的切割声响起。

    十余片幽黑无比的盾甲,围绕着魔君的身躯高旋转,没有留下任何漏洞。

    那些无形的琴音以及随之而至的盲琴师的攻击,都被那些黑色盾甲挡了下来。

    数百道密集的空间裂缝,在盾甲的表面生出,然后消失。

    飞舞的黄沙被夜色涂黑,飘到盾甲之前,迅被切割成更细的粉末。

    数声惊呼在院外响起。

    “幽冥十七甲!”

    ……

    ……

    身为北方大6的主人,敢于孤身来到白帝城,魔君当然有所凭恃。

    像幽冥十七甲这种堪比神器的魔器,他的身上甚至可能还有很多件。

    盲琴师不觉意外,带着无数道光线,继续向前攻去。

    看着破夜色而入的对手,魔君神情不变,伸手自夜色里取下一剑。

    那剑通体幽黑,看不出任何锋芒,却似乎能够吸噬所有人的眼光与所有的光线。

    没有惊呼声响起。

    识得这把剑的人已经震惊的无法言语。

    落日剑。

    这是前代魔君的佩剑。

    这把剑曾经在洛阳城外见过两断刀,见过霜余神枪。

    与这把剑比起来,南客的那把南十字剑完全算不得什么。

    与这把剑比起来,幽冥十七甲的颜色是那样暗淡。

    ……

    ……

    落日剑向下斩落。

    整片夜色,仿佛都随着魔君的这个动作向着地面下降了数百丈。

    一道难以想象的威压,居高临下轰向了盲琴师。

    陈长生不知道盲琴师能不能抵挡住这把传世魔剑的威力,也不用知道。

    当魔君出剑的时候,他也出剑了。

    他的右手依然握着国教神杖,主持着离宫阵法,镇压着满天夜色,阻止魔君逃走。

    他不需要握住剑柄,只需要意念微转,便有无数剑出。

    七百余道名剑,从藏锋剑鞘里呼啸而出,瞬间穿越百余丈的距离,袭向魔君。

    今日他要杀魔君,出手便自然是最强的手段。

    森然的剑意贯穿天地之间,竟仿佛要把光明与夜色都刺破。

    七百余道剑反射着光线,尾相连,带着百折不回的气势奔涌而去。

    当年在周园,他曾经施展出一招万剑成龙。

    此后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他再也无法施展出如此强大威力的剑法。

    但今日他的这一剑,已经有了当时那剑的某些感觉和几分威力。

    无数道金属的摩擦声在昏暗的夜色里响起,连绵不绝。

    七百余道剑意,切割着天地间的一切,比那名盲琴师的琴音更要锋利数分。

    甚至就连盲琴师本人都不得不暂时退到一旁,等着这阵剑意如暴雨般先行落下。

    无数碎片向着四周溅射,地面上出现无数个极细却又深不可测的小洞。

    最近的那堵墙更是悄无声息地变成了碎屑,被风拂散再无痕迹。

    无论声音还是画面,都是那样的诡异,甚至令人毛骨悚然。

    片刻后,七百余剑风雨暂歇。

    魔君四周的那些幽黑盾甲,已经不见。

    传说中的魔器,幽冥十七甲就这样毁掉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