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1021章 我们想请你去死
    那些商贩、衙役与算命先生最先注意到盲琴师的异样,眼里流露出震骇的神情。

    他们是汶水唐家最神秘也是最可怕的五样人,但盲琴师才是那个……人。

    虽然盲琴师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他们的师长或者领,甚至平日里连话也很少说,但他们都对盲琴师抱有最深的敬畏,甚至并不逊于对唐老太爷。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盲琴师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战意,如此真实的生命力。

    那名卖脂粉的小姑娘很不安,想要上前问两句,却被那两名卖麻糖的老人拦住了。

    ……

    ……

    国教强者们也感知到了那名盲琴师散出的气息,神情微凛,生出与相丘相同的感慨——此人好强!即便是在国教巨头里,也只有茅秋雨能够对付这名盲琴师!

    知道他身份的凌海之王与桉琳等人,也很是震撼无语,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长生宗在凋蔽之前乃是国教南派祖庭,与圣女峰一道与离宫分庭抗礼,现在声震大6的离山剑宗也只是长生宗的一个附属宗派,做为长生宗硕果仅存的大长老,这名盲琴师当然很强,就应该这么强!

    凌海之王等人也知道为何这名盲琴师会忽然活了过来,仿佛回到了当年长生宗全盛时期的感觉。

    因为院子里那棵树下的那道身影。

    因为他们也一样。

    看着那道身影,他们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境界状态极其自然地调至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无论盲琴师还是凌海之王等国教巨头,今天都是第一次亲眼看到魔君。

    就在他们准备杀死对方的这一天。

    陈长生让他们提前回到白帝城,目的就是要杀死魔君。

    对人族来说,这是最伟大、最光荣也是最美妙的任务。

    对大6来说,这是最震撼、最紧张也是最凶险的时刻。

    如果他们能够杀死魔君,今天的这些画面以及他们的名字必然会在史书上留传无数万年。

    即便盲琴师的心如槁木,不,哪怕是心如死灰,也会重新燃烧起来。

    即便是这些国教巨头的名字已经注定被记载在道典上,他们依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

    ……

    ……

    年轻的魔君从树下站起来,转身望向院外的众人。

    他的脸很俊美,隐隐流露着非人的气息。

    满院黄沙忽然飘起,围绕着他的身躯舞动,在那件黑色的皇袍上画出无数繁密至极的图案。

    看到这幕画面,凌海之王眼瞳微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警意。

    在带领黑袍与魔帅推翻自己的父亲之前,年轻的魔君并不出名。无论是天赋还是战斗能力又或者别的方面,他都没有任何名声,不要说秋山君与徐有容,就连陈长生都比不上。

    整个大6与他相关流传最广的事情,是他对徐有容的贪欲。

    直到他把那位传说中的存在推落深渊,随后冷酷地围杀了自天书陵归来的长兄汗青之后,整个世界才知道自己错了。

    现在整个大6都知道这位魔君拥有难以想象的战斗天赋与深不可测的实力,但他到底有多强?

    很明显,他还没能踏入那片神圣领域。

    如果从观景台上那场战斗来看,当陈长生动用南溪斋剑阵的时候,魔君似乎会落在下风。

    但按照陈长生事后的分析,就算他出全力也不见得能够杀死对方,而且魔君明显还有很多底牌没有用。

    陈长生甚至说,在决意杀死魔君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随时可能死去。

    魔君究竟拥有什么底牌,竟会让他生出这样的感觉?

    “洞阳子。”魔君看着盲琴师微笑说道:“就凭你也想杀朕?”

    满场俱惊。

    因为魔君说话的时候,神情与态度很轻蔑。

    更因为魔君直接说出了一个名字。

    那就是盲琴师当年在长生宗的道号。

    这个名字已经在大6消失了很多年。除了凌海之王等几名国教巨头,在场根本没有人知道,就连那些汶水唐家的商贩衙役都不知道,结果却被魔君一言喊破!

    盲琴师微微侧头,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有何不可?”

    “并无不可,只是不智。”

    魔君负着双手向院门处缓缓走来。

    “当年你家宗主要与父皇合作,你偶尔察知此事,大为不满,想要从中破坏,结果被偷袭,身受重伤,其后更是在雪原上被我神族强者围攻,星窍被毁,虽被唐老太爷与派中亲友相护,勉强保住性命,甚至功力尽复,但你自己应该清楚,无论你用多少年时间把境界提升的如何高,都再也无望神圣。”

    盲琴师静静听着,仿佛他说的是别人的事。

    魔君看着他淡然说道:“难道此事还不能让你畏惧我神族的力量?”

    听到这段旧年秘闻,人们更是震惊,下意识里望向盲琴师。

    盲琴师神情漠然,似乎这段话根本无法触动他,那两抹花白的眉却微微颤抖起来。

    谁都能感受得到,隐藏在他漠然外表之下的痛苦。

    对修道者来说,再如何勤勉修行,奋勇精进,却始终无望神圣,这当然是极大的绝望。

    更不要说他当年天赋卓异,放眼整个大6也是屈指可数的天才人物,如果不是遇着这样的背叛与魔族如此冷酷的打击,对别的修道者无比遥远的神圣领域,对他来说其实就在眼前。

    这种才是最大的痛苦。

    盲琴师说道:“痛苦会令人感到恐惧,绝望会让人了无生趣,但有时候也会变成愤怒的力量。”

    魔君看着他说道:“可是那终究无法改变你这可怜的一生。”

    一声鹤唳从天空里传来。

    檐上积着的残雪簌簌而落,寒风扑面里,白鹤落到了地面。

    陈长生望着院里说道:“只要今天能杀了你,一切痛苦都能得到回报。”

    唐三十六说道:“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盲琴师沉默了会儿,说道:“是的。”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神情很平静。

    这次他是真的平静,因为那两抹花白的眉毛没有丝毫颤抖。

    平静不代表着所有的杀意已然随风而逝。

    相反,那意味着杀机已然伏于天地法理之间,再也无法撤回。

    魔君孤身在白帝城。

    陈长生带着四位国教巨头,加上汶水唐家最可怕的五样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可以杀一杀了。

    ……

    ……

    (祝大家节日快乐,玩的开心,这几天就不要想别的任何事情了,好好玩,尽情玩就是。明天是老书友举杯望明月结婚的大喜日子,让我们怀着早日看到婚纱照的美好心愿,祝福他们白头到老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