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985章 剑域
    数百道名剑,静静地悬在空中,如风雨一般,带来无穷压力。

    看着这幕画面,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森然剑意,观景台四周的人们下意识里向后退去。

    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剑法,人们感到震惊,然后生出敬畏,最终却落于不解。

    因为魔君说的那句话——这又是什么剑法?

    难道说陈长生这时候用并不是传说中的那套剑法,可明显与传说中没有任何区别啊?

    只有相族族长等真正的妖族强者,看着静悬于空中的数百道剑,才隐约感知到陈长生的剑与传闻里确实有些不一样。

    魔君知道陈长生能够斩落满天梨花,甚至这本来就是他想要看到的场面。

    因为他真正的手段或者说杀招,隐藏在满天梨花之后。

    万剑齐,是陈长生最强的手段。

    用不同的剑施展出不同的剑招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需要他拥有强大且稳定到了极致的神识,需要掌握无数剑招。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种剑法都应该算是剑道的巅峰境界。

    陈长生的剑道修为再如何惊世骇俗,都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因为那些剑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从剑意还是形状或者剑招来说,都有着极大的差异。

    没有人能够把这些剑真正的合而为一,从而变成真正完美的剑法。

    即便是陈玄霸复活,苏离重新开始学剑,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陈长生以前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以往当他出剑的时候,等于是数百名聚星境界的剑客在同时出剑。

    这种剑法的威力自然极大,在北兵司马胡同,在雪原战场上,在雪岭那夜,可以让小德和那些天机阁的刺客拿他没什么办法,可以在数息时间里斩杀百余魔族狼骑,可以让他在魔君的手下也能暂时保住片刻性命。

    但是这种剑法也有一个最致命的地方,那就是各自为战,待剑势稍缓之时,必然会出现漏洞。

    那些剑,那些剑招,那些都叫做陈长生的剑客,终究不能变成一把剑,一记剑招,一个陈长生。

    这就是魔君想要抓住的漏洞,也是他为陈长生准备的死亡时刻。

    但他没有想到,当那数百道剑斩落满天梨花之后,竟然没有丝毫停滞,更加不显混乱。

    那数百道剑始终显得那般沉稳,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所以魔君没有出手。

    他很清楚,陈长生并不是已经把这数百道剑炼成了一剑。

    如果陈长生的剑道修为强大到了这种程度,那必然可以随意抬脚便迈入神圣领域,而他这时候肯定已经死了。

    哪怕牧夫人在场。

    陈长生应该是用了某种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以往他出剑的时候,那些剑的方位并不确定,完全由剑意自行其事。

    但今日无论是刚才高削斩梨花,还是此时静静悬在四周,那数百道剑各自的方位是确定的,不会生任何偏移。

    位置是相对的,这种确定便是联系。

    无论是距离,还是角度,都是一种联系。

    两道剑之间的联系,会是一条线。

    三道剑之间的联系,会是一面墙。

    数百剑之间的联系,就是一个世界。

    世界便是领域。

    聚星境界强者的领域被称为星域,那么这些由剑组成的领域或者能够被称为剑域。

    陈长生和落落站在风雨般的群剑中。

    无数星辉从他的衣衫深处溢出,照亮了那些剑。

    完美的星域与完美的剑域叠加在了一起。

    那些剑在风里微微颤抖,明身的剑身开始闪烁,就像是真正的星星。

    这就是他的星空世界,没有人能够走进来。

    ……

    ……

    当那些剑离开剑鞘,却没有就此分离,而是生出一种更加紧密、仿佛同伴的关系之后。

    陈长生的剑法便以前有了本质上的不同。

    妖族大人物基本上都是第一次看到陈长生的剑法,所以没有觉其中的异样。

    魔君在雪岭曾经与陈长生战过,而且今日与这些剑隔的最近,所以感受最为明显,最先现问题。

    他思而不得其解,于是把这个问题说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剑法?”

    观景台上很安静。

    越来越多的妖族强者现了这个问题,感觉到了那道剑域的存在,于是望向天空里那数百剑的视线变得更加震惊。

    牧夫人的眼神都变得凝重了数分。

    数年前在京都,她虽然没有与陈长生真正朝过面,但观察过他那几场著名的战斗。

    当时陈长生就已经表现出来了远年龄的剑道修为,令她隐生警惕。

    她没有想到,短短数年时间,陈长生的剑道修为居然又有了如此大的提升。

    当星辉照亮剑域时,她甚至在陈长生的身上隐约看到了半步神圣的感觉。

    难怪他可以凭借国教神杖破掉红河两岸的禁制。

    只是这剑域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套剑法?不可能,他只是一个人……

    牧夫人的眉头微蹙,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推论。

    这时候魔君再一次说道:“请赐教。”

    他的神情很凝重,非常认真。

    微寒的风拂着观景台上的微尘,已经没有微微颤动的小白花。

    太阳早已悄无声息地爬到了天空的高处,却被西海上流来的云遮住了容颜。

    绝对的安静里,无数视线落在陈长生的身上,等待着听到他的解答。

    陈长生没有说话。

    落落又一次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看着魔君嫣然一笑说道:“就不告诉你,急死你。”

    魔君没有理她,看着陈长生说道:“没想到不过数十日时间,你的剑道修为又提升了如此之多,不过你这所谓剑域乃是以星域为引,只能在防御时做到完美,一旦进攻便会漏洞百出,想要凭这个手段杀死我?那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陈长生还是没有说话,缓缓抽出无垢短剑,然后安在了藏锋剑鞘上。

    看着这幕画面,观景台上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因为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很多人都听说过教宗的行事风格。

    落落安静地向后退了两步,握住了那颗石珠。

    陈长生神情平静,但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了那抹杀意。

    他非常想要杀死魔君。

    这是周通之后,他非常明确、甚至渴望地想要杀死一个人。

    哪怕真的是痴心妄想,也要想。

    更不要说他现在非常有信心。

    只要牧夫人和那些妖族强者不插手。

    他有七成的把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