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810章 晨光,厨雾,怪人
    万柳废园,群墓之间,生出无数道气息。

    那些气息很淡,却又带着股刺骨的寒意,与魔族强者的气息不同,与玄霜巨龙的龙息也不同,要显得更加阴秽。

    这片坟墓里埋葬着朱家的历代强者,大多数都是聚星上境,包括朱洛在内的两名神圣领域强者虽然是衣冠冢,也残留着他们的神魂碎片,至于那些阴秽的感觉,则是来自那些腐尸白骨上的尸毒。

    星光在这一刻仿佛都变得黯淡了起来。

    那些气息渐渐地向着那名驼背矮子汇集而去,被他释出的神圣力量引入身前的一只玉瓶里。

    用最正宗的神术收集最阴秽的阴碎尸毒,就连离宫里都没有相关的记载,因为这种手段太过古老久远,只在某些地方还可能保留着传承,比如国教南派的某些山门,圣女峰或者长生宗……

    而如果此时有唐家的重要人物在场,或者还能够认出,京都那座皇辇图大阵有处阵法与之很类似。

    随着时间的推移,坟墓间的阴秽气息越来越淡,尽数进入了那个小玉瓶里。

    那名驼背矮子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小玉瓶,眼睛里满是贪婪与兴奋的神情。

    他小心翼翼地把小玉瓶拿到鼻前嗅了嗅,明明没有任何味道,脸上却流露出陶醉的神情。

    小玉瓶里有半瓶液体,清澈透明,就像水一般,但又相对比较粘稠,更像是某种蜜露。

    鱼露与松香都是死亡之后的露水,瓶中的液体也是如此,这便是黄泉之露。

    夜渐深沉,星光重盛,万柳园外的墓地回复了先前的模样,谁也看不出来,这里曾经被挖开过,更没有人知道,朱家历代强者的离魂尸毒,已经被人用不可思议的手段采集走了。

    驼背矮子回到了那间名为柳宿的客栈。

    他本来就很矮,又弓着身子低着头,再加上用黑色帷帽遮着头,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脸。

    离开山门后,他一直在深山野林里生活行走,很少见人,因为有些自卑。

    直到这些天,他学会了这样打扮,才觉得有些满意。

    这是那天夜里在雪原上看到那位魔族大人物后,他向对方学的。

    从客栈侧门走进后厨,他像只狗一样蹲在窗外,看着院墙上的天空,等着晨光的到来。

    窗后传来切葱的声音和厨师低声的训斥,然后被雾汽掩盖。

    他起身走进厨房,看着食盒上面的标签,找到目标,取出小玉瓶,往盘子里滴了几滴。

    今天柳宿的早餐是汉秋城的名产玉豆腐,玉瓶里的液体滴在上面,看着就像是蜂蜜一样,很添食欲。

    食盒很快便被取出后厨,按照标签送到相应的客房里,以便客人们清晨醒来便能有一个好心情。

    驼背瘦子蹲回窗外,看着越来越盛的晨光,想着稍后会生的事情,眼睛渐渐眯起,心情很好。

    然而,没有事情生。

    朝阳已经跃出了地平线,甚至越过了他眼前的那堵矮墙,客栈里依然很安静。能够听到洗漱的声音,交谈的声音,他甚至能够听到小二口袋里赏钱撞击的声音,就是没有听到那两个人心脏停止跳动的声音。

    红暖的朝阳光晖,照在他丑陋的脸,仿佛涂着锈色的眼瞳缩小成了一颗米粒。

    他再次走回后厨,看着店小二手里端着的食盒,确认盘子里的玉豆腐已经完全被吃光了。

    他很慢地偏头,很是疑惑,凑到只剩下些汁水的盘子上嗅了嗅,确认没有什么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店小二似乎根本看不见他,画面很诡异。

    他自言自语道:“没有死吗?这怎么可能呢?”

    店小二忽然听到身边的空气里响起了一道声音,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之所以没有叫出声来,是因为空气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满是黑毛与鳞片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驼背矮子显现出身影,面无表情看着店小二,眼睛里根本没有人类的情绪。

    店小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这么恶心的东西,吓的不停挣扎,却根本无法脱离控制。

    驼背矮子想了想,很珍惜地从小玉瓶里取出一滴液体,滴到了店小二的脸上。

    瞬间,店小二的身体便僵硬了,再也无法挣扎,脸上出现了一滴黑斑,然后迅蔓延到身体各处。

    在非常短的时间里,一个活生生的人便变成了一个没有气息的、通体黝黑的雕像,就这样死亡。

    驼背矮子观察着店小二的变化,心想没有问题啊,五官聚拢在一起,显得特别苦恼。

    一阵微凉的晨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拂散了厨间残留的雾汽,同时把店小二的尸体拂成了无数缕黑烟。

    迎着朝阳的光线,那些黑烟很快便变得透明,再也无法看见。

    ……

    ……

    南客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陈长生站在窗边,看着朝阳下的汉秋城,终于觉得这座城市有了几分生机。

    但就在下一刻,他感觉到了一道生机的流逝。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为何会忽然有所感觉。

    天地之间生活着无数生灵,每时每刻都有生命的诞生,也有生命的逝去。

    他能感觉到,只能说明这道生机的流逝与他有关。

    他收回视线,望向南客。

    恰在这时,南客也抬起头来,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看出了彼此心里的那抹警意。

    南客的目光再次移动,最后落在前方地板某处。

    穿过地板,便会到楼下,是右手方的某个房间。

    陈长生念头微动,无数道剑光出现在房间里。

    自窗外而来的无数道晨光,顿时没了颜色,黯了光彩。

    无数道剑意凌厉至极地落下,只是瞬间,木地板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变成了在晨光里飞舞的尘屑。

    陈长生与南客落到了地面上。

    就在他们的脚刚刚落到地面的同时,他们面前的那堵石制墙壁也纷纷消解,变成最细的粉末向四周散去。

    石墙就这样消失了,露出了墙后的画面。

    砧板上还有葱花,蒸屉下面的铁锅还在冒着热汽。

    很明显,这是一间厨房。

    在厨房的正中间站着一个怪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