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803章 颂圣
    举世皆知,中山王当年被逐出京都,全靠着吃|屎装疯才没被圣后娘娘赐死,脾气异常暴躁,往往一言不合便要杀人。换做以往的安华,哪怕再如何道心宁静面对这位疯王爷的目光难免也要生出些不安,但现在不会了。

    因为她在最近的距离里感受过教宗陛下如星海般浩瀚的胸怀,如阳光般的温暖。

    教宗陛下的意志一直与她同在,如同圣光一般,她又怎会畏惧?

    她静静地看着中山王,明显不准备改变自己的说法。

    “既然那个人还活着,为何没有与你们一道前来?”大理寺卿微微皱眉,看着她说道:“神将被害,这是何等样的大案,且不说他也有嫌疑,即便做证,也应该到堂才是。”

    当确认朱砂丹的主人已死时,众人最想要的当然就是朱砂丹的药方。

    可现在确认那个人没有死,那么他的人当然就要比药方更重要了。

    安华说道:“因有要事,他无法来此地,特意写了一封信,讲述了当夜情状。”

    在她准备把那封信取出来的时候,堂上传来成涛神将极其严厉的声音:“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一封书信唬弄诸位大人,要知道这是大案,王爷身为钦差亲自到场,这人究竟是谁,难道敢抗旨不成?”

    安华神情不变,平静说道:“即便王爷这时候真的拿出圣旨来,也没有意义。”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视线落在了中山王的身上。

    满堂俱哗,然后有笑声响起。

    所有人都把她的这句话当做了笑话。

    但中山王没有笑,虽然安华这句话就是对他说的,虽然他的真的带着一份圣旨。

    还有一个人没有笑,是天海承文。那夜雪岭里的杀局是京都皇宫里与唐家的谋划,落于那名年轻阵师的身上,要找且要杀的就是陈长生。这个杀局非常隐秘,即便是中山王和天海承文也不知晓,但他们地位极高,隐约探知了些消息,只是直到今天都无法确认,这时候看着安华的平静神情,忍不住心情微异,暗想难道真是那般吗?

    大理寺卿看着安华嘲弄说道:“依你的意思,难道那人是教宗大人?”

    “不错。”

    安华取出那封信,看着堂上的大人物们说道:“正是教宗陛下的亲笔信,不知哪位大人来接?”

    什么?教宗陛下的亲笔信?

    那人是教宗陛下?

    大理寺卿以为自己听错了,片刻后才醒过神来,然后险些昏了过去。

    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像雕像般坐在椅子里,无法动弹,更不出声音。

    前一刻还是满堂俱哗,这一刻便是满堂俱静,场间变得异常安静。

    无比漫长的沉默令人感到无比的压抑,人们面面相觑,眼里充满了震惊的情绪。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有人说话了。

    天海承文的声音依然那样低沉,但如果仔细去听,应该能现一些若有若无的意味。

    “你是说,朱砂丹是教宗大人炼制的?”

    安华应道:“正是。”

    天海承文不再问,似乎很随意地看了大理寺卿一眼。

    这些大人物经惯宦海沉浮,庙堂生杀,都是老谋深算之辈,很快便反应过来。

    大理寺卿拍了拍案面,盯着安华的眼睛寒声说道:“真是荒唐!教宗陛下乃离宫之主,负国教万千信徒之望,慈爱仁义无双,若朱砂丹真出自教宗陛下之手,陛下定然早早把药方交予国教或是朝廷大量炼制,又怎会像现在这般无视前线诸多将士将死之惨状,一月只肯提供一瓶,就是个欺世盗名,持宝以挟朝廷的小人!”

    听到这番话,正因为先前出言无状羞辱教宗陛下而感到惊心的成涛神将安心了很多,其余的人也同样如此。

    军府审案的情形,不停地传到街上的人群里,待听到这个消息后,人群顿时喧哗起来,震惊无比。

    原来神奇的朱砂丹竟是教宗陛下亲自炼制!

    人们纷纷涌到军府门前,把街上堵了个水泄不通,喊着什么。

    只是当大理卿寺的那番质问传出府后,街上忽然安静下来。

    大理寺卿的这番话很阴险。

    如果安华坚持说朱砂丹是教宗陛下亲自炼制,那么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朱砂丹现世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没有机会拿到朱砂丹、只能眼睁睁看着战友与同伴、亲人死去的人们,都问过相同的问题。

    既然朱砂丹可以生白骨活死人,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不愿意多炼制一些呢?

    此时长街静寂,无数人看着军府的方向,也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仁慈的教宗陛下,您怎么就能忍心看着那么多人死去呢?

    “我以前的想法和大人和府外的人们一样,对这个问题有很多不解甚至是愤怒。”

    安华看着大理寺卿说道:“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我知道朱砂丹里有一味药材非常罕见,只有教宗陛下能够提供,所以药方是否提供给离宫或朝廷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每个月就只能炼制成功这么多。”

    听着这话,中山王的眼睛眯了起来,隐有深意,天海承文也保持着沉默。

    大理寺卿却什么都没有想,带着冷笑说道:“本官真的很想知道,世间有哪种药材竟珍稀到这种程度,难道百草园里没有,煮时林里也没有,数量如此稀少,偏偏只有教宗陛下能够寻到?”

    从逻辑上来说,他的这番话没有任何问题,事后禁得住任何推敲。

    然而,他很快便知道自己再次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因为安华开始了自己的回答。

    “因为那种药材是教宗陛下的圣血!”

    她的脸上流露出骄傲与荣光的神情,明亮的声音响遍军府内外,落在无数人的耳中。

    “陛下为救众生,不惜耗损寿元,化圣血为药,这便是朱砂丹!”

    无论是松山军府里还是外面的街道上,都响起了无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震惊的低呼。

    然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街道上,军府里,静悄悄的。

    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安华的目光在大理寺卿与其余的大人物脸上掠过,问道:“现在,诸位大人还有什么想问的?”

    依然没有人说话。

    中山王与天海承文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里的震惊与警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