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787章 孔雀东南飞
    (道歉:我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才现,前天没有更新,准确来说,是我设在前天的定时更新变成了昨天的定时更新,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因为很难得才有了一章存稿,我布的时候确认了很长时间……但总之,前天没有更新,也没有说,有些读者肯定等了好久,对此我真的很抱歉,为此,我会去信天助学捐头猪……因为我是猪,另外这个公益项目我觉得不错,大家有时间可以观察一下。)

    ……

    ……

    陈长生喊的是星宿,是方位,更准确地说,那是耶识步的位置指向。

    耶识步是魔族耶识族人的天赋绝学,魔族皇族可以学,但数十年里也只有南客做到了完美掌握。陈长生则是凭借着对道藏的了解以及难以形容的枯燥计算,以及对天书碑上的星图感知,才学会了这套步法。

    喊出这些方位后,陈长生右袖一震,群剑破空而去,拦住了借夜色而潜至的天魔角,脚踏星位,身形骤虚,便离开了地面,于夜空里连踏数步,向着极遥远的高空而去。

    无数剑随之而去,在途中渐渐归于剑鞘。

    这画面看着极其美妙,但意义不大,待稍后真元不济之时,他便会从高空里坠落,面临极大的危险,更不要说,天魔角带着的那片浓郁夜色,一直在后方紧紧地缀着他。

    陈长生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南客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当他出现在满是寒风,近乎与雪岭等高的夜空里时,南客已经出现了在那里。

    在她身后的夜空里残留着两道绿色的光屑痕迹,很是美丽。

    只是这样依然不足以离开,因为天魔角带起的那片夜色,渐要把整座雪岭覆盖。

    更因为在遥远的北方,黑袍落在铁盘的手指开始敲击了起来,就如同是在敲鼓。

    呼啸的寒风吹拂着陈长生的脸,他感受到了些什么,握着剑的手紧了起来。

    南客的睫毛微颤,眼神依然漠然,看着越来越深沉的夜色,感受着里面的气息波动,明白了些什么。

    陈长生虽然身受重伤,与南客联手也不见得能够击败年轻的魔君,但按道理来说,逃脱不再是件难事。

    然而谁能想到,这片夜色里,有数百个元气锁。

    当年魔族用来围杀苏离时用的手段,今夜被黑袍用来对付他们两个人。

    那些应该与天魔角无关,而是年轻的魔君用别的手段散布,然后由远方的黑袍负责围杀。

    如何能够破掉这些元气锁?人族的教宗真的要为魔君陪葬吗?

    “你真的能治?”

    南客的声音在寒冷的夜风里显得格外肃杀。

    陈长生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决然,他明白她想要做什么,却无法做出回答。

    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有信心能够治好南客的病,尤其是他可以得到徐有容的帮助。

    可是现在局势太过危险,众所周知,黑袍最擅长的便是精神攻击,如果南客现在完成神魂第二次苏醒,非常可能被她的老师隔着千里之远重创,结果非常糟糕。

    陈长生没有信心。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南客的气息却依然在继续提升。

    也许她问这个问题,只是想安慰一下自己。

    她眼眸里的漠然,尽数变成了某种具有自毁倾向的狂热。

    然后,开始燃烧。

    夜空里,出现了一只明亮的孔雀,向着四面八方散播着绿色的光芒。

    它的双翼宽约百丈,挥动之间,云散星乱,下方的雪峰不停崩塌!

    隐藏在夜色里的数百个元气锁,随着孔雀真身的出现,被逼着现出了痕迹。

    最靠近人族领域的那片夜空里,元气锁的数量相对最少,有些稀疏。

    孔雀向那边飞了过去,一路不知撞碎了多少元气锁,绿羽折断,气息狂流!

    那边是东南。

    ……

    ……

    看着铁盘上时明时暗的那些光点,黑袍再次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很明显,这一次他的叹息源自他唯一的女徒。

    忽然间,铁盘上东南角的某处变得极其明亮,那些光线甚至照亮了黑袍里他的脸。

    那是一张可以说是完美的脸,只是常年不见阳光,有些苍白,又有些隐隐淡青,泛着死亡的气息。

    黑袍抬头望向南方的夜空,现了些什么,唇角微微向下——唇角向下往往意味着不喜,或者说情绪不高,但在他的脸上,却多了些别的意味,就像是很浓的嘲讽。

    铁盘上出铮的一声脆响。

    远处夜空里的元气锁,悄然无声地散开,不知杀死了多少惊起的飞鸟。

    那道绿光的最前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只孔雀消失了。

    两个黑点般的身影,向着遥远的地面坠落,不知是生是死。

    几乎同时,夜色遮住了星光,年轻的魔君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出现在千里之外的雪原上。他没有对黑袍说话,也没有看南客和陈长生坠落的地方,而是望向了原先那座雪岭,显得很感兴趣,甚至有些兴奋。

    黑袍也静静望着那座雪岭。

    雪风掀起黑布一角,露出他的半张脸来,可以看出他的神思有些复杂。

    他仿佛在看故乡。

    或者,是因为那里有故人的缘故。

    ……

    ……

    当年轻的魔君把那根石杵刺进父亲的小腹里时,当那道神秘的光柱穿越星河落在雪岭上时,大6很多地方都生出了感应,离宫与甘露台,圣女峰与白帝城,甚至更遥远的大西洲乃至南海龙岛,都知道有大事生,而当北方星域的那颗天君星骤然黯淡之后,所有的观星台都观察到了这个异象。

    按照推算出来的结果,分布在寒山一线的大周军队收到了军令前去调查,本应最快做出反应的高阳镇却因为接二连三的剧变陷入混乱之中,根本没有人想到翻越雪岭去探个究竟。

    别样红出现在雪岭那边。

    两年时间过去了,在天书陵之变里身受重伤、眼看着便要死去的他,依然还活着,并且伤势尽复,境界实力更是再进一步,在如今的八方风雨里隐隐要占据位。

    即便是他,一夜时间纵驰数千里路,尾指上系着的那朵小红花也不免显得有些委顿。

    当年魔君入寒山杀陈长生之时,天机老人示警天下,别样红从江南而至寒山也没用多长时间,长距离兼程,便是白帝城的金玉律也远远不如他,然而今夜他却不是最早到的那个人。

    最早到的人是一名书生。

    别样红在西陵名胜万寿阁里读书多年,腹有诗书气自华,但他不敢在这个人面前自称书生。

    魔君行走世间常以书生的打扮示人,但哪怕是他在这个人面前也不好意思自称书生。

    这个人看的书实在是太多了。

    他在故乡看书,在洛阳城里看书,在京都看书,在离宫看书,在皇宫看书,在天书陵里看书,在雪原看书,梦回吹角看书,醉里挑灯看书,在苟寒食和陈长生、余人之前,只有他看遍了三千道藏。

    后来他还开始教书,在摘星学院教了数十年,教出无数名将,直教魔君白头。

    他就是千年来最出名的那个书生,王之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