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718章 地狱(上)
    基于很多原因,陈长生一定要杀死周通,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天书陵之变本身就起始于他上次杀周通。

    那次他走进这座庭院,是历史转变的开端,是一切生死的源头,现在天海圣后死了,很多人都死了,历史的河流转了一个大弯,然而周通还好好地活着,甚至活得可能比以前更好,怎么想,他都觉得应该把这件事情做完。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知道周通究竟在哪里。

    便在这时,小德和他同时低头,望向了庭院地面上的那些残雪。

    那些雪正在生着极轻微的移动,仿佛是大地深处传来了一道极微弱的震动。

    数名清吏司官员对视一眼,满脸惊疑,眼神迅变得决然起来,握紧手里的剑,望向陈长生。

    陈长生没有看他们,只是盯着地面的雪在看。

    忽然,十余道剑光照亮庭院,向地面斩去。

    残雪狂舞,剑意凌厉,青石地板骤碎,黑色的泥土飞溅而起,只是片刻,庭院的地面上便被挖出了半尺的坑。

    那几名清吏司官员惊怒而喝,纷纷施展出自己威力最大的剑招,试图逼迫陈长生停止现在的行为。

    小德隐约猜到了些什么,眼中凶光大作,双拳如山,向着雪空里的数百道剑砸了过去。

    ……

    ……

    这座庭院里曾经有棵海棠树,被陈长生毁了,后来新移来了一棵海棠树,与原先那棵几乎一模一样,即便是冷血无情、对美好事物没有什么兴趣的清吏司官员们对此也颇为称奇,当然,这棵海棠树现在也毁了,同样是被陈长生。

    为了找到这棵一模一样的海棠树,清吏司衙门很费了些功夫,等了段时间,靠近院墙的地上被挖好的树坑也空置了很长时间,在某个落下秋雨的夜晚甚至变得成了一个小水塘,只是凌晨尚未来到,那些水便沉进了土里,消失无踪。

    清吏司衙门在北兵马司胡同,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周狱,但很少有人知道,真正的周狱其实在那个树坑向下十七丈的阴暗地底,由五间囚房组成,石制的墙壁四周是夯实的泥土与带着无数棱角的碎石,还有无数的阵法保护。

    这里深在地底深处,有重重阵法遮掩,很是隐秘,从来没有外人进来过。这里很坚固,无论是陈长生第一次杀进周狱时的万剑如虹、暴烈刀意,还是此时地面上的剑意纵横,都没有对这里造成任何影响,就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最深处的那座监房里,昏暗如豆的灯光很是稳定,照着房间里的小桌。

    小桌上有盘花生米,有两壶酒,两双筷子。

    坐在东面的那个中年男子,身形很魁梧,虽然囚服上到处都是黑的血渍,乱披肩,更是断了一臂,却依然掩不住那股豪迈与英武之气,正是前些天才被缉拿回京的薛河神将。坐在他对面的那位中年男子,没有穿官服,穿着件寻常的布衫,身形瘦削,脸颊深陷,脸色苍白,眼神幽深,看着就像是鬼。

    周狱里死过很多人,但不知道有没有鬼,即便真的有,想必也早已经被这个人折磨的苦不堪言,早早投胎而去。

    他是周狱的主人,在这里,就连鬼都怕他。

    先前那惊艳的一剑刺穿太师椅上的他,只是刺破了那件红色的官袍。从那一刻起,无论陈长生还是别的人,都在猜测他躲去了哪里,很多人觉得他躲进了皇宫,有些人甚至认为他已经吓破了胆,逃出了京都。

    谁都没想到,他还留在这里,留在了这片庭院之间,只是深在地底。

    换句话来说,他与陈长生之间,一直只有十七丈的距离。

    他对此毫不在意,平静地吃着花生米,喝着酒,似乎无论地面上的剑雨再如何凌厉,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在害怕。”薛河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他是大周很出名的神将,因为他是薛醒川的亲弟弟,但这不代表他没有能力。在北方的战场上,他带领着将士与魔族的狼骑,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战争,对于生死、恐惧这种事情,有很深刻的认识。

    人们在最恐惧的时候,往往会坚持停留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哪怕这种选择并不明智。周通没有去皇宫,而是留在这里,事后在某些人看来,或者会叹服于他的从容与智谋,但在薛河看来,这只能说明他在恐惧。

    深在地底的周狱,是周通最熟悉的地方,他在这里杀过太多人、妖、魔,折磨过太多人、妖、魔。

    周通没有去皇宫,是因为内心深处的那抹警兆,以及对那位圣人的不信任,但他不会向薛河解释——薛河是他的犯人,没有资格让他解释,而且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对那位圣人的忠诚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坚定。

    深在地底的监房,太过嘲湿,而且阴暗,不可能让人觉得太舒服,哪怕是周通自己,薛河所在的这间囚房,相对来说是最干燥的一间,上方的石壁隔很长时间才会落一滴水,而且不会落在桌上以及铺着稻草的床上。

    这当然算是优待,虽然薛河身上的那些用来禁制功法的金刺,是周通亲手一根根扎进去的。

    “不要尝试激怒我。”周通平静说道:“我不会杀你,毕竟他说过,我们也是兄弟。”

    周通与薛醒川是兄弟,薛醒川与薛河也是兄弟。

    只有他们兄弟三人以及薛夫人知道这件事情。

    过去的这些年里,薛醒川一直希望,薛河与周通也能变成真正的兄弟。

    薛河不喜欢周通,但没有表示过什么。

    在知道大兄是被周通亲手毒死那一刻,他悲愤到了极点,但依然冷静,因为他从来没有把周通当成自己的兄弟,而且他知道周通就是这样的人,此时此刻听到这句话后,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口带血的浓痰吐了过去。

    周通转身避开,却没有转回来。

    他保持着这个姿式,望向囚房外西南角的一处石壁。

    他能够感觉到,在那片石壁深处,传来了一道很轻微、但很清楚的震动。

    有人触动了阵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