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680章 所思
    数十座民宅被尽数碾平,只有那座茶楼还留存着,烟尘初敛的百花巷深处,迎来了数辆马车。

    国教学院门前没有人,很安静,实际上在暗处有无数双目光一直注视着这里。

    陈留王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位大周皇族最年轻的郡王,依然像以前那般神情温和,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只是身上散出来的贵气要浓郁了很多,或者那是因为他比以往更加从容,眉眼间的神采更加明亮,面容也仿佛清晰了起来。

    十四位陈姓王爷入京,相王为。大朝会上已有提案,相王将会兼任国相。他是相王的儿子,也是这十余年里陈氏留在京都的唯一血脉这让他被很多王爷以至兄弟忌惮,但也代表着功劳,如果没有他,陈家的王爷们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稳定住京都的局面。

    陈留王走到国教学院门前。

    没有人来迎他,也没有人阻止他,只有数道凌厉而清淡的剑意,从院墙里面探出来,仿佛寒梅一般。

    数位眼神深远、明显境界非凡的修道高手,来到他的身后。

    陈留王摆手,示意这些王府高手不要擅动,留在原地,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哪怕走进了国教学院,依然没有人来迎他,或者阻止他,只有秋光水色还有湖畔那棵青青的大榕树。

    陈留王向藏书楼走去,这两年,他与陈长生闲叙,不是在澄湖楼,就是在这里。

    数十名少女在湖畔的草地上,或坐或立,轻声说着什么。

    看着这画面,陈留王神情微异,心想圣女已经南归,这些南溪斋的弟子们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藏书楼四周,国教学院的师生在清理,苏墨虞在安排重修事宜,直到被身旁的一名教士提醒,才现了他的身影。

    他知道陈留王的来意,直接说道:“院长不在。”

    陈留王心想,如果换作是自己,大概也不想见陈氏皇族的任何人。

    “那我等等。”他对苏墨虞说道。

    苏墨虞说道:“现在朝堂大事,多有倚重王爷之处,王爷有事,留言便是,何必把时间耗在这里。”

    陈留王听出苏墨虞这句话里隐藏的意味,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说道:“就当是为我自己求个心安。”

    ……

    ……

    陈留王性情高洁,一诺千金,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说等那便是真等,拿着一杯清茶,坐在湖畔树下,以微笑回应南溪斋少女们好奇的目光,直到暮色降临,终于等到陈长生回来。

    南溪斋少女们和国教学院师生知道二人肯定有话要说,很自觉地离开。

    陈留王端着茶杯,看着脚下的草地与那些落叶,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我能不能去娘娘墓前祭拜一下?”

    陈长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有些吃惊。

    “不理那些恩怨是非,娘娘对我不错。”陈留王抬起头来,说道:“我被她养到十几岁才出宫。”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那十几年时间,你过的很苦吧?”

    陈留王微微一怔,然后苦笑起来。

    不愧是陈长生,不需要刻意地做什么,只需要往最真实的深处去看,便能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揭露所有的真相。

    “不错……那些年,娘娘对我很不错,宫里的人对我也很尊敬,但我确实过的很苦。”

    陈留王躬身把茶杯搁到草地上,继续说道:“因为我姓陈。”

    陈长生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所以无论她怎么对你,你还是想她死?”

    陈留王很认真地思考了一段时间,然后回答道:“可能是因为我一直都不理解,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很畏惧她。”

    陈长生想了想,对此表示赞同:“我也不理解她。”

    陈留王看着他认真说道:“但到了现在,你却站在了她的那边……你知道,我说的是精神层面。”

    陈长生没有解释,问道:“王爷你来寻我做什么?”

    陈留王说道:“我想拜祭一下她。”

    陈长生用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把天海圣后葬在了哪里。

    哪怕陈留王是被圣后养大的。

    “平国被接回天海家了。”陈留王忽然说道。

    这是陈长生不关心的事情,但他知道陈留王既然提及此事,必然有后话。

    “除了皇位,整个世界并没有太多改变,有丑陋的一面,但也有温情脉脉的那一面。”

    陈留王看着他说道:“或者这个世界对不起你,但我不希望,你就此对这个世界失去所有希望。”

    不久前,教宗陛下在藏书楼里表达过类似的意思。

    陈长生说道:“王爷究竟想说什么?”

    陈留王说道:“你还记得梅里砂大主教临死前对我们说过的那句话吗?”

    陈长生的思绪回到了那个摆满了梅花的房间里,想起了那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大主教对我说,要我记住你付出了些什么。”

    陈留王说道:“当时我们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现在,我们知道了。”

    成熟,果子,牺牲,很多以前梅里砂提过的晦涩难懂的话,天书陵之变后都已经有了答案。为了推翻天海圣后的统治,人们利用了陈长生,他为之付出了很多东西,一些言语难以描述的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一定要用文字进行解释,大概便是:信任、希望、存在感、情感。

    “我不知道商院长怎么想,父亲怎么想,叔父们、兄弟怎么想,但陈家欠你的,我会替他们还给你。”

    陈留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会穷尽一切,保证你的安全和利益。”

    陈长生说道:“谢谢。”

    他很平静,甚至有些木讷,但身体里终究还是生出了一丝暖意。

    陈留王接着说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希望你能够尽快振作起来。今日教宗陛下给了你如此大的支持,如果你放弃,或者离开,让教宗陛下如何以对千万信徒?国教学院里的这些师生,他们又该怎么办?陛下又该怎么办?”

    陈长生想着白天的时候林老公公说过的那些话,觉得有些疲惫,说道:“我以为这不是我需要思考的问题。”

    陈留王说道:“如果传言确实,你与陛下真的情同兄弟,那么这就是你必须思考的问题。”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