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六十五章 云游者
    谁死了谁还活着?听到中年书生的这句话,那名游客模样的男子沉默了会儿,望远山以静心,观云海而感沧桑,淡然说道:“您和陛下都不是他那种人,所以按道理来说,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

    中年书生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说道:“看到你出现,朕终于确信这不是一个局。”

    那名男子说道:“何解?”

    中年书生说道:“若是你设的局,朕今日只怕还真会有些麻烦,至少要比现在麻烦的多。”

    那名男子说道:“不见得,既然他一直在陛下身边,又怎会看不破我设的局?”

    中年书生摇头说道:“他不同意朕的决定,所以这一次朕是自己来的。”

    那名男子有些意外,说道:“陛下对他向来言听计从,为何这一次没有?”

    中年书生转身望向绝壁对面的群峰,沉默片刻后说道:“朕的时间不多了。”

    那名男子说道:“陛下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中年书生说的时间,明显是更大尺度的概念。这名男子说的时间,则是指的此时寒山天石大阵已经启动,如果中年书生再不急着离开,或者真的会被人类世界的绝世强者们所包围。

    “你想多留朕一段时间?”中年书生没有回头,声音显得有些淡漠,依然自信而强横。

    那名男子示意那位年老的同伴站到自己身后,看着中年书生的背影说道:“我这些年不问世事,无论你还是小天海,都也懒得派人再追杀我,我很喜欢这种生活,可没有想过改变。”

    中年书生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你与他都是身为帝王者最想除之而后快之人,你能活到今天,是因为你足够聪明,当然。你也足够强大,无论朕还是天海,想要杀你,难免都会出些麻烦。”

    那名男子说道:“是啊,再过会儿,天海和寅赶过来,你就麻烦了。”

    中年书生神情漠然道:“他们赶不过来。顶多来些朱洛之流的废物。”

    那名男子忽然看了陈长生一眼,问道:“陛下为何要杀这少年?”

    中年书生看着他说道:“朕行事还需要向你解释?我可不是你家的陈皇帝。”

    那男子笑了笑。说道:“当年习惯了问陛下要理由,今日习惯问陛下原因,请勿见怪。”

    这句话以及这番对话里,陛下二字出现了不少次,但指的并不是一位陛下。

    中年书生嘲弄说道:“难怪你家陈皇帝一直都不喜欢你。”

    男子说道:“都是些陈年烂芝麻的旧事,何必再提,陛下,您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中年书生静静看着他,说道:“你想保这少年一命?”

    那男子说道:“不错。”

    中年书生神情漠然说道:“拿什么来换?”

    “当然是……陛下您的时间。”那名男子说道:“时间就是生命。”

    中年书生说道:“一千年前。你苦心孤诣,带着骑兵越万里雪原,就是为了杀朕……今天这机会可要比当时好太多,朕不明白你为何会放弃,就为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家伙?”

    “如果他真是个不起眼的小家伙,陛下何必专程前来杀他?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至少可以确认。他对人族来说很重要。”

    那名男子说道:“陛下的命当然比他更重要,但问题在于,我不是峰顶那个算命先生,我不认为拿这少年的命来换陛下的命是个正确的选择,事实上,生命这种事情本来就无法做价值判断。”

    中年书生说道:“此言虽然荒谬。但也有理。”

    荒谬何能有理?一般人听不懂,比如陈长生和那位怯怯藏在男子身后的老人,但对话的二人懂。

    都是千古风流人物,行事自然与众不同,中年书生竟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浑然不在意,他离开雪老城来到寒山是多么重要、多么冒险的举动。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便要回返,又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因为再如何难以接受,总要接受已经生的因果。

    中年书生知道那男子说的没有错。那男子这辈子说的话,做的事似乎就没有错过。

    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

    ……

    看着消失在夜雾里的中年书生的身影,听着越来越远的轰隆如雷的声音,直到很长时间之后,那名游客模样的男子确认了中年书生已经远离,不会再回来,再轻轻地吁了口气,显得很是感慨。

    “他能破开寒山天石大阵吗?”

    那名一直藏在他身后的老者,这时候才敢站出身来,有些余悸未消问道:“如果破不开,会不会再回来?”

    那名男子微笑说道:“天机向来自视甚高,难免有些高估自己。”

    老者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说只要不受到干扰,那名中年书生应该能在很短的时间里破阵而出,不禁有些不解,问道:“如此说来……大人您先前若是出手,还真是杀死他的最好机会。”

    “千年之前,无论人族还是妖族的强者,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死他,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有何不一样?”

    “他败给大兄一招,便不再是无敌,而且他已经老了。”

    “可是……还是觉得很可惜啊。”

    “再说了,如果我们打起来,这个小家伙怎么办?”那名男子指着陈长生说道。

    那名老者望向陈长生,嫌弃说道:“都是这个小家伙,让大人束手束脚。”

    先前面对那位中年书生,老者显得格外谦卑,对身旁的男子也极恭敬,然而对陈长生的言语和神情却是极不客气。

    大朝试之后,隐隐确立了教宗继承者的位置,世间再没有人会对陈长生这般不客气。哪怕是他的对手,也会保持着相应的礼数。只能说,这位老者当年在京都看过太多大人物,哪里会因为陈长生的身份而有所拘谨。

    陈长生没有反应,因为他这时候太过震惊,根本做不出来任何反应。事实上,当这位游客模样的男子开始与中年书生对话之后,他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几番言语,便能让中年书生退走,现在的世间哪里还有这等人物?

    他知道中年书生是谁,听到那些对话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位游客模样的男子的真实身份。

    他太过吃惊,甚至不敢相信。

    先前这位游客模样的男子曾经对中年书生说,不要再提当年的那些陈年烂芝麻旧事……不,那些事情都是写在史书上的大事!他们都是必将被记载进史书里的大人物,而且肯定会拥有最大的篇幅和最重要的位置!

    “小盆友,他为何要来杀你?”

    便在这时,山崖间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让陈长生从震惊的情绪里惊醒过来。

    他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的男子,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那男子容貌清俊,双眉略染风霜,言语之间,唇间自有书卷气息飘渺而出,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高妙感觉。

    陈长生看着这张脸,根本顾不得思考怎么回答,只顾着震惊,甚至握着剑柄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任谁看到一个被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死去的传奇,忽然出现在眼前,大概都会是这种反应。更不要说,这位传奇人物本来就是他最景仰的的对象。

    他声音微颤,说道:“您是……”

    那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问。

    “不能说,不然我们会遭天谴的。”那位老者在旁边阻止道,神情很认真,不似戏谑。

    陈长生不懂,却极听话地紧紧闭上了嘴,生怕自己真的随意说话,会泄漏什么天机,从而给对方带来什么麻烦,然后掀起衣衫前襟,毫不犹豫地向对方拜倒,准备行大礼。

    那名男子没有让他跪下,扶住他的双臂,看着他微笑不语。

    他的视线下移到陈长生身上某处稍挑,眉梢缓缓挑起,似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

    最后,他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转身向绝壁外走去。

    老者跟在他的身后。

    陈长生赶紧跟了过去,不料那名男子和老者竟直接走进了绝壁外的深渊里。

    其时,笼罩寒山的夜色正在渐渐消褪,仿佛迎来了第二个黎明。

    一朵白云,不知从何处而来,自涧底而生。

    那男子和老者走进绝壁外,便落在了云上。

    白云悠悠,飘向远方。

    所谓云游,当如是也。

    ……

    ……

    山风微寒,白昼重现,想来那位中年书生已经破开了寒山天石大阵,回到了北方。

    陈长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感,甚至没有去想这件事情,只是站在崖畔,怔怔地看着那朵白云消失的方向。

    先前醒过神后,他本来有很多话想要对那名游客模样的男子说,可惜的却是没有来得及。他想告诉对方,自己去过凌烟阁,在那里看过您的画像,还读过您的笔记,还拿走了您留下来的那块黑石……

    想到此处,他摸出那串石珠,看着那颗黑石,久久没有言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对着白云消失的方向深揖及地,然后转身向云海相反方向的山崖里走去,然而,未曾走出两步便倒在了地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