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四十四章 京都里的流言
    “难道还要再等数百年?”

    “或者,我们真的应该研究一下时光的力量,当年的传奇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胜过时间。”

    “三千道藏里,光阴只有一卷。”

    “那就先看那卷光阴。”

    “明白了,到时候请帮我参详。”

    主意已定,见天色已晚,陈长生站起身来告辞,向殿外走去。

    霜儿站在殿外的雪地上,随时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看到他走出来,神情很是复杂。

    陈长生准备对她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徐有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与朱砂姑娘很亲近?”

    陈长生怔了怔才明白,她说的朱砂姑娘就是小黑龙,不解问道:“亲近?”

    “莫雨见过你们曾经抱在一起。”

    很明显,徐有容是刻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非常平静,因为平静的近乎呆板。

    陈长生很是无语,心想黑龙像一座山,自己怎么可能抱得住?

    “你难道不知道……她如果不守龙身,就是一个好看的小姑娘?”

    ……

    ……

    夜色已至,陈长生沉默看着那片平静的小池塘,和水面碎开的残冰。

    小姑娘和黑龙,或者只是外显的变化,但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有名字和没有名字,也有非常大的差别。

    王之策当年给她取过一个名字,叫做朱砂。

    他也给她取过两个名字,一个叫吱吱,一个叫红妆。

    这之间仿佛有些隐隐若现的联系。

    在周园里战死的那只玄霜巨龙,有着高贵而无限向往自由的灵魂。

    她是那只玄霜巨龙的女儿,想必也是颗无比渴望自由的心,却被囚禁了这么多年。

    真的很可怜。

    他没有对着那片池塘说话,直接离开。

    当天夜里,他通过那颗王之策留下的石珠,进入了周园。

    他没有理会如海洋般伏低的兽潮。只是注意到现在的周园,要比前段时间变得好了很多。

    草原四周的水泊已经疏浚干净,崩塌的山崖也已经被整理好。

    他去往瀑布那边的湖畔,在石上那些晒干的书籍里找到了光阴卷。

    他回到暮峪,借着远处天边投来的天光,开始看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收起书卷。对着眼前的雄山峻岭说道:“请放心,我会把您的女儿救出来。”

    ……

    ……

    在北兵马司胡同的院落里。周通也在看光阴卷。

    现在世人只记得他是位残忍可怕的权臣,早已忘记他最初也曾以学识渊博著称,而且是位聚星巅峰的得道者。

    自梅里砂大主教回归星海后,他一直在研读光阴卷,直到最近,他终于悟出了这卷道藏的真实本义。

    “真的可以改变时间的流吗?”

    看着院子里的雪以及雪中那棵孤单的海棠树,周通眼瞳深处的血色海洋不停翻滚,显得异常暴虐可怕,这代表着他此时的心神处于震撼的状态。识海随之不安,就连冷酷的道心也有些把持不住。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眼瞳里的血色海洋渐渐平静,苍白的面容上显出些许疲惫与感伤,他知道,自从当年自己决意跟随圣后娘娘开启盛世,沉沦进这片永劫不复的血色海洋后。便再也没有可能抵达漫漫修道路的尽头,无论时间还是空间,都已经是他无法触碰到的领域,但这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相信如果能够晋入传说中的神隐境界,或者借助某些极其强大的阵法,也许真的有可能凭借光阴卷改变时间的流。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某人的年龄可能被人修改过,也许那个少年和那位昭明太子刚刚同岁?

    ……

    ……

    有两个流言在京都传开。

    第一个流言相当无稽,说的是国教学院的小陈院长,乃是陈氏皇族之后,甚至极有可能是当年宫变时失踪的那位昭明太子。这个说法没有人相信,因为陈长生的年龄明显要比昭明太子小很多。而且相对这个似乎有些震撼的传闻,京都百姓们更愿意相信那种更加寒冷阴森的传闻可怜昭明太子早就被圣后娘娘亲手捂死在了襁褓里。

    第二个流言引了更多人的兴趣,也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同。可能是唐三十六那天晚上喝多了酒,说给了酒楼里的那位舞伎,可能是霜儿回东御神将府取小姐常用的暖手炉时,在夫人的旁敲侧击之下露了口风,更可能是,某些真正的高人在京都高台上偶尔望向街巷,现了那对年轻男女并肩而行的画面,那把黄纸伞没能遮住陈长生的脸……很多京都民众都听说了,在奈何桥之战后的这些天里,圣女和小陈院长经常相会,据说小陈院长时不时还会进宫去探望她。

    今天是陈留王请客的日子,陈长生是主宾。今天聚会的主题的赏雪,赏雪自然要吟诗,随陈长生来王府增长见识的数名国教学院学生,与青藤五院的学生论诗,没几个回合便败了下来,现在陈长生和国教学院的地位已经与以前完全不同,无论是天道院还是宗祀所的师生,没有谁敢用这件事情嘲讽,但国教学院的学生还是觉得有些面上无光,不时偷偷向陈长生望去。

    陈长生自然感受到了这些目光,很自然地开始想念唐三十六那个家伙才是应付这种场面的最佳人选,无论是被嘲弄被羞辱还是被无视,或者己方士气不振甚至陷入绝望,他都有办法把场间的气氛扭转过来。

    如以往一样,不知为何始终不喜欢陈留王的唐三十六连借口都懒得给一个,直接拒绝了参加今天的诗会,不过也没有离得太远,带着相好的舞伎坐在国教学院的马车里,于王府外等着,指着窗外的落雪说着诗句,扮足了风流世家子的模样。

    王府大门开启,陈留王亲自送陈长生等人走了出来。

    落雪先前已经停了,喜好看热闹的京都民众在王府外汇集了很多,这时候随着陈长生的出现,顿时无数双视线投了过来,同时响起了无数窃窃私语,幽静的王府前街仿佛变成了课堂一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