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四十一章 南北合流破阵始
    苏离走了,生活还在继续,人类世界的那件大事还在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

    其实说起来,正是因为苏离走了,那件大事才有了成功的可能,才能够得以继续。

    徐有容带着圣女峰一系抵达京都之后的第十七天,秋山家主为代表的南方诸世家代表,也进入了大周国境,长生宗闭宗三年,名义上隶属于本宗的诸多山门宗派则是派出了得力的代表。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越来越多的南方势力代表,坐进了谈判席里。

    南北合流,不再只是个存在于典籍与想象里的名词,越来越快地接近真实。

    对于南人来说,现在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随着苏离与圣女的离开,他们现在没有一位神圣领域的强者,无论在谈判桌上还是在别的地方比如酒桌上,总会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出乎意料的是,无论大周朝廷还是国教,并没有借着这种实力对比的变化提出任何不合理的要求,相反,表现出来了极其罕见的大度与开明,为南人将来的利益做出了一系列的保障承诺。

    只有那些真正明智的人才能看出隐藏在这场谈判之后或者说之前的交锋。

    那是苏离与天海圣后及教宗之间的交锋。

    他以难以想象的智慧与勇气,放弃对南归途中那些追杀的报复权利,随着圣女一道离开,直接让南方失去了所有的底气,从而让这场谈判再也没有机会陷入曾经重复过无数次的泥潭。

    那么圣后与教宗便要相对应的给予他足够的回赠,要给南方异常优厚的条件。

    体现在谈判的细节里,这些回赠或者说优厚的待遇便是:南北合流之后,南方将会尽可能多地保有独立性。

    这种独立性已经过了南方诸势力事先最好的想象。

    不需要改县,不需要重新划州合郡,当地官员均可自行选出,不需要由京都吏部核定,只需要三年入京受验一次。赋税方面也极为优待,而在国库的银资转付上。更是极大程度地偏向南方一些相对穷弱的县府。

    除此之外,南方还获得了很多好处,尤其是大朝试和科举,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由京都方面分出份额,而是可以像其余州郡一样,按照户籍人数确定名额,以南方最近这些年的表现。这在大朝试里将会占极大的便宜。

    当然,南人不可能只得好处没有任何付出。谈判还远远没有结束,已经有一些事项得到了确认,那就是军队与对外事务,将来会由京都统一管理,最大的变化生在北方那片绵延万里的雪原边疆里,以往南方南方诸宗派、世家也会派出强者加入北方军塞,对抗魔族的大军,但都是客卿身份,听调不听宣。而现在这些强者则将直接加入军队,再加上后勤支持等多方面的变化,相信人类军队的实力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得到很大的提升,而这本来也就是南北合流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目的。

    在南北合流谈判逐渐走向成功的同时,人类世界的强者与军队也加强了对北方的警惕,来自南方的粮草辎重源源不绝地运往十一处重要边关,时刻准备着对南下的魔族铁骑给予当头重击。因为很明显,魔族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人类世界南北合流成功,肯定会做些什么,尤其是那位阴险至极的军师黑袍,说不定已经开始施展他的阴谋诡计。

    北方的局势有些紧张,京都的谈判桌两边也有些紧张。但紧张的情绪是不一样的。徐有容在南北合流里扮演着极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说在精神层面她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因为她是周人,同时又是南方圣女。很自然,她的日程也变得忙碌起来,不停地召见南方各势力的代表,同时与大周朝廷进行交流。好在她就住在皇宫里,想与圣后见面很是方便。

    陈长生已经有十余日没有见过她,有些挂念,但知道她在做着极重要的事情,当然不会有任何怨言,作为一个最珍惜时间的人,他没有把日子浪费在想念和等待上,借着深冬的寒意不停打磨着自己的精神,感悟着那五颗石珠,默背着两断刀诀,偶尔给国教学院的新生上课,更多的时候还是在不停地学习,当然也没有忘记别的一些重要事情。

    某个风雪交加的普通冬日,他在街市上采购了大批的吃食与小玩意儿,撑着黄纸伞,避开国教学院四周的无数眼线,就在皇宫侍卫的眼皮子下走到宫墙外的那棵树下,然后趁着大风起兮雪迷人眼的机会,跳进了北新桥的那口井。

    最能吸油的毛边纸在地上铺了整整半个房子的大小,无数种热乎乎的吃食很整齐地摆在上面,冒着相同的热汽还有不同的香味,有蒸鹿尾、烧鹅烧鸭,还有十几串粽子,但这次没有蒸熊掌……因为轩辕破的关系,国教学院现在没有人吃那个。

    陈长生用两根手指从袖子里抽出干净的手绢,把手上沾着的油水仔细地擦干净,抬头望向黑龙说道:“唐棠把澄湖楼变成了国教学院的食堂……我忘了对你说过……但除了蓝龙虾,别的我还是在外面买的,感觉要更好吃些。”

    在满地的食物正中间,有着一座蓝龙虾堆成的小山。

    陈长生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笑,他的笑容很干净,有一种自内心的喜悦。

    能够给黑龙弄这么多好东西吃,他是真的觉得很满足。

    黑龙如山的身躯缓缓落下,一道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寒冷意味,瞬间将那些食物散出来的蒸汽压的低了下去。

    陈长生赶紧拔剑而斩,一道隐隐带着火光的剑意破空而去,那些食物顿时变得热了起来,没有被冻成冰块。

    他用的是燎天剑。

    前些天夜里,他感悟了很长时间那封信里的剑意,接下来又看到苏离的燎天剑与圣后的乌凤小簪之战,有所增益。

    现在他的剑道,虽然还谈不上登峰造极,但在他现有的境界里,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圆融无双。

    只是……用极难完全领悟的燎天剑来替食物加热,这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妥。

    黑龙不这样认为,她觉得非常妥当。

    她对陈长生费心准备的满地食物和那座小山般的蓝龙虾很满意,她更加满意于陈长生用燎天剑替食物加温的做法,因为这说明在他眼里,让她吃到新鲜热乎的好食物要比保持所谓剑道尊严要重要的多。

    她决定原谅他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来这里看自己。

    一道威严而辽远、简单却又无比复杂的龙吟,在幽暗寒冷的地底响起。

    陈长生微微怔住,不明白为什么黑龙不急着进食,却要自己先上龙语课程。下一刻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给黑龙已经送了这么多次食物,却似乎没有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吃过东西……

    “啊……”

    “呃……”

    “噫……”

    “呜……”

    “吁……”

    地底不时响起黑龙低沉而威严的龙吟声,陈长生笨拙而认真的学语声。

    陈长生非常专心致志地学习着,直至嗓音沙哑,识海一片空虚,身体虚弱至极,却也没有忘记每隔一段时间,便向着身边斩下一记燎天剑,帮助那些烧鹅烤鸭在最合适的热度下保持着原有的香气。

    黑龙的龙须也偶尔会飘起,洒下片片雪霜,落在那座蓝龙虾堆成的小山上,画面很是漂亮。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今天的龙语课程终于结束了,黑龙对着他的脸轻轻吐了口气,一道寒霜顿时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伸手将那些寒霜揉开,只觉得一阵冰凉,神清气爽,所有的疲惫顿时消失无踪。

    “我去那边看看。”

    陈长生没有忘记最重要的那件事情,向后掠去,看到了那两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在石墙上,被那两位传奇神将握在手里。与黑龙如山般的庞大躯体比起来,这两根铁链就像是两根丝,然而却能把黑龙死死地锁在这里。

    相信在过去的数百年里,黑龙已经尝试过无数次方法,想要把这两根铁链挣断,却没有成功。

    从周园回到京都后的这大半年里,陈长生也想过很多方法,也都失败了。

    王之策在石壁上布下的阵法太过复杂繁妙,仿佛星海。

    雨宫与秦重两位神将在石壁上附了一缕神识,太过强大暴烈,仿佛雷电。

    上次野花盛开的年代,距离现在已近千年,但那些传奇依然是传奇,哪怕已经化作一缕英魂,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抗的,甚至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触碰的领域那个领域的名字叫做神圣。

    陈长生坐在石壁下端,就在这些传奇的目光注视下,静静地读着手里的书。

    他这时候在读的这卷书有些旧,名字叫射阳真人阵图谱考。

    没有人知道王之策的具体师承,当年天道院里的那个普通教习,在中年时忽然星耀京都、声震大6,谁都不知道他的老师是谁,他在国教学院的藏书楼里翻了数百卷书,在王之策的家乡查到了位姓吴的普通道士。

    王之策的家乡就是射阳。

    那个吴姓道士便是射阳真人。

    ……

    ……

    下章晚八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