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三十章 苏离的信(一)
    “我是猜的。   .  ”徐有容望向远方暮色与雪花混着的地平线,美丽的小脸流露出淡淡的想念,“老师和苏师叔这样的人物,既然决定离开这个世界,除了像圣光大6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还会去哪里?”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问道:“圣光大6怎么走?”

    福绥路怎么走?奈何桥怎么走?国教学院怎么走?离宫怎么走?那个传说中的地方怎么走?

    这个问题其实有些荒谬,但他的神情很认真。

    徐有容也很认真,用心地回忆着小时候圣后娘娘和老师的那场谈话。

    过了很长时间后,她有些不确定地说出了两个字:“云墓?”

    陈长生再次沉默,这一次沉默的时间要比刚才长很多。

    云墓是这个世界所有云的坟墓,是大6最偏僻的地方,那里终年不见阳光,无比神秘未知。但他对云墓很熟,他知道在那无数的云雾里,有一座无比高的山峰,山峰破云而起,不知通往何处。因为那座山就在西宁镇的后面三百里,他曾经去过,他知道那片缭绕着云雾的山峰湿地里,隐藏着无数凶猛的妖兽、无数危险的修道凶人,还有一些辛苦活着的前朝遗民。

    今天他才知道,原来那座山峰可能是通往别的世界的通道。

    “将来我们一起去圣光大6看看?”他看着徐有容很认真地说道。

    就算传说是真的,星海的那边真的有个叫圣光大6的地方,但既然从来没有人知道,说明可能根本没有人能够成功地打破空间壁垒,找到那个世界。他和徐有容都是修道的天才,但距离神圣领域还有很远的距离,圣光大6对他们来说,更只能是一个虚无缥渺的名词和猜测罢了,但他就这样很认真地、可能提前了数百年出了自己的邀请。

    这个时候,他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很可能活不过二十岁的事实。

    徐有容微笑说道:“好。”

    陈长生心想真好。

    ……

    ……

    回到国教学院。走进一楼,他有些意外地现,折袖的房间居然开着门,而且苏墨虞他们都在里面。

    “你们在说什么?”他有些好奇地走了进去。

    苏墨虞说道:“从早晨开始,唐棠一直在寻着人问,世间究竟有没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

    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冷笑了一声。

    陈长生紧张起来,问道:“怎么无缘无故说起这事?”

    “谁知道他今天出了什么问题。”轩辕破有些委屈说道:“我认真回答。结果反而被他骂他一顿。”

    折袖站在窗边,忽然说道:“苏离走了。她应该还在离山吧?”

    陈长生吓了一跳,以为被他现自己先前和徐有容在一起,下一刻,才知道原来他是在确定答案。

    “南方使团带来的消息,应该无误。”

    唐三十六说这句话的时候,又看了陈长生一眼。

    陈长生没有理他,看着折袖关心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现在的国教学院,从院长到总监到后勤主管到导师,都非常年轻。没有一个过二十岁,都是年轻人,最关心的当然也是年轻人最刻骨的美丽与哀愁除了陈长生徐有容之间的婚约与战斗,那便是折袖与七间的那个故事。

    折袖看着窗外的雪,饱经风雪却依然带着些青涩意味的眉眼间闪过一抹狠厉。

    “等我把京都的事情办完了,就去离山接她。”

    陈长生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听得很清楚。折袖用的不是看字,而是接字。

    他们这时候仿佛就看到了日后离山上的无数场战斗,那些斑驳的狼血。

    折袖这是要去找死,可问题在于,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能够阻止他去找死的人。

    唐三十六不想折袖进入疯狂的精神状态,向苏墨虞使了个眼色。说道:“你要在京都办什么事?”

    苏墨虞会意,心想无论折袖怎么回答,自己等人都要把这件事情的难度说的大些,如此才能让折袖晚些时间去离山送死。

    “我要杀周通。”折袖转过身来,看着他们面无表情说道。

    房间里很安静。

    唐三十六沉默了会儿,说道:“那就都散了吧,反正这也不是十年八年就能搞定的事。”

    众人散开后不久。他来到了陈长生的房间,毫不在意自己满身污雪泥垢,毫不客气地坐在了那张连根线都很难找到的干净的床上,然后指了指陈长生,非常肯定地说道:“世上没有一见钟情这种事。”

    陈长生看了眼他衣衫下摆滴着的泥水,控制住情绪,说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噢,我说的不够准确,你当然有可能对徐有容一见钟情,秋山君这么完美、连我都有些嫉妒的人,都对她情恨深种,更何况是你这种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小男孩。”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但她绝对没有可能对你一见钟情,所以这件事情有问题。”

    陈长生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只是有些好奇,问道:“为什么她就不能?”

    唐三十六指着墙边的梳洗台,说道:“你去照照镜子。”

    陈长生真的依言走了过去,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说道:“不难看。”

    唐三十六张着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再一次确认,徐有容和陈长生果然都很让人无话可说。

    陈长生看着镜中的自己,呵呵笑了起来。

    唐三十六愤怒了,喊道:“反正她不可能在奈何桥上见过一面便喜欢上你!就算因为婚约的缘故,她曾经想象过你很多次,也不可能,因为你仅仅就是不难看,远远谈不上好看,更没有我好看!”

    陈长生转身望向他,问道:“然后?”

    唐三十六站起身来,走到他身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担心她对你有什么企图。”

    无论任何人,只要不知道周园里的那段故事,一旦像他这样现徐有容居然和陈长生在约会,肯定都会觉得有问题。

    陈长生明白,所以没有什么抵触心理,更不会生气,宽解说道:“放心吧,没事。”

    他说的很自然,却很坚定。

    看着他的神情,唐三十六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你们以前见过。”

    陈长生想着徐有容的吩咐,摇了摇头。

    唐三十六冷笑说道:“她不会对你一见钟情,却喜欢上了你,这就说明,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这个推论可谓破绽百出却又无懈可击,陈长生不知该怎么办,辩解道:“我们以前小时候通过信,所以不算陌生人。”

    “编,你继续编。”唐三十六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

    陈长生真的没有办法了,看着他认真拜托道:“那你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唐三十六的表情顿时松化,上前搂着他的肩,还没忘记关上窗,挑眉说道:“我是谁?还不能放心我?”

    如果真的把这个故事巨细靡遗地再讲一遍,那得多长时间,多少字,多少……

    听完周园里生的事情后,唐三十六震惊的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最后,他看着陈长生再次出相同的感慨:“你是猪啊?”

    陈长生很羞愧,没有任何底气反驳这句话,又想着一件事情,请教道:“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唐三十六很是无语,说道:“这都不懂?你果然是头猪。”

    被连续骂了两次,陈长生终究有些不舒服,说道:“她在周园里不一样没认出来我?”

    “所以说命运天注定,你们俩个这就叫缘份天成。”

    唐三十六推开窗户,看着雪停云散后的星空,感慨万分。

    陈长生听着这话很开心,说道:“谢谢你的祝福。”

    唐三十六转身看着他严肃说道:“你和徐有容就猪公对猪婆,当然很相配。”

    ……

    ……

    苏离的这两封信有古怪接过信的那瞬间,陈长生就确定了这个事实。所以他没有当着徐有容的面拆开,而是等到夜深人静,一个人走到湖对面的灶房里,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才用无垢剑裁开。

    无垢剑可以说是世间最锋利的剑,很轻易地便把黄色的信封切下一条细线。

    但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他感知的很清楚,无垢剑的剑锋在信封里行走时遇到了无数条极细又坚韧的气息,那些气息仿佛坚硬的铁条般,如果不是无垢剑足够锋利,只怕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把信封裁开。

    他深深地呼吸了数下,平静心神,把信纸从信封里取了出来。

    那是一张薄薄的、普通的信纸,然而当他摊开信纸,借着柴火昏暗的光线望过去时,无数道细微的剑意,从信纸上喷薄而出,变成无数片屋外雪花,又仿佛是夏末洛水畔落下的柳叶。

    嗤嗤嗤嗤!无数道锋利甚至有些凄厉的声音,在他的身周响起。

    那些都是剑意,灶上的铁锅瞬间被切碎成无数碎片,灶上贴着的瓷砖被切成了碎片,紧接着,灶旁的柴火也被切碎了,灶洞里燃烧的柴火也被切碎了,火星四溅,甚至就连燃烧的火苗仿佛也被那些剑意切碎了。

    陈长生站在满室飘飞的剑意里面,神情凝重,一动都不敢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