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六章 七日之约
    “当然不行。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丢得起人,国教学院丢不起这人。教宗陛下以后在娘娘面前怎么说话?你不要忘记,这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国教的事情。”

    这些事情整个大6都知道,所以不需要避着那些歌姬舞娘,但场间的气氛还是难免变得压抑起来。

    唐三十六想让陈长生的情绪好些,微笑笑说道:“而且你就不想振振夫纲?没看小姑娘们先前听着你要认输吃惊成啥样了。”

    苏墨虞在旁摇头,说道:“此言不妥,无论教宗陛下是否已经解除他们二人的婚约,但既然陈长生确定不想继续这门婚事,那么就不能用振夫纲三字,事涉圣女清誉,不妥。”

    唐三十六无趣说道:“说说玩笑话罢了,现在国教学院就你们两个书呆子,折袖这个冷血杀手,再加上轩辕破那个夯货,我连个聊天的对象都没有,真是可怜。”

    说完这话,他把陈长生案上的碗夺了过来,把碗里的茶水倒掉,换成西关来的烈酒。

    陈长生摆手说道:“我说过我不喝酒。”

    苏墨虞在旁说道:“天寒夜雪,还是早些回吧。”

    唐三十六很是无奈,说道:“我这是在替他减轻压力好吗?”

    今日白鹤落在湖边,徐有容回到京都,陈长生表现的很是沉默,显得有些心情沉重,他才特意举办这场夜宴,希望能让陈长生泄一下压力,谁曾想来到酒楼后,陈长生和苏墨虞酒也不喝,正襟危坐,看舞姬起舞时拍手赞赏倒是很认真,可这哪里像是出来玩的模样……

    看着在堂间旋转不停的那位舞姬,他忽然展颜一笑,说不出的潇洒迷人。看得怀里的少女歌姬眼中更添爱慕。便在笑的同时,他的手指微屈,便将案上碟子里的一粒松子弹了出去。

    悄无声息,那粒松子击打在舞姬的膝盖上,倒是不重,只是位置太过敏感,舞姬一个立足未稳。便斜斜地摔到了陈长生的怀里。

    陈长生赶紧扶着,关心问道:“姑娘没事吧?”

    那名舞姬也是惯作风流的人物。见多识广,哪里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先是微嗔看了唐三十六一眼,然后温柔望向陈长生,吐气如兰轻声说道:“奴家似乎有些不胜酒力。”

    说话的同时,她的双臂很自然地揽住了陈长生的颈,整个人都倚在了他的怀里。

    软玉在怀,陈长生没觉着,只觉着有些不习惯与尴尬。

    他正准备礼貌地扶舞姬坐到旁边。忽然觉得远方的雪夜里似乎有谁正在看着自己。

    那双眼光,那双……可能并不存在的眼光并不寒冷,却让他的内心深处生出极强烈的不安,于是下一刻,他纯粹下意识里、甚至像本能反应一样,度极快地举起了双手。

    他只是想表示自己对舞姬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双手也没有触着她的身体。却没有想到,这个动作落在别人眼里会是多么的滑稽。

    酒楼里先是片刻安静,然后哄堂大笑起来,尤其是唐三十六,更是笑的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

    ……

    徐有容站在窗边,看着酒楼里的画面。当那名舞姬坐到陈长生怀里的时候,饶是她的道心再如何宁静自守,也不禁挑了挑眉梢。

    然而当下一刻,她看到陈长生高举双手的动作,听着院墙那边传来的笑声,也露出了笑容,只是强行忍住没有出笑声。

    莫雨将她的神情变化尽数看在眼里。说道:“想笑就笑,憋什么。”

    徐有容还在看着酒楼方向,看着陈长生窘迫的模样,听着莫雨的话,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来:“哈哈哈哈!”

    莫雨被她的笑声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说道:“你没事儿吧?怎么笑得像个大妈似的……”

    徐有容的笑声有些豪迈,或者说大气?总之,她笑的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更像是百花巷口卖油条豆浆的那个大妈,更准确地来说,和小镇上与她打麻将的那位大妈很相似。

    徐有容有些不好意思,故作平静说道:“你看他跟个傻子一样。”

    莫雨哪里顾得上去看陈长生,看她就已经看呆了。

    她记得很清楚,当年第一次看见徐有容的时候,徐有容才五岁,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个小女孩,但向来都是安安静静地坐着,读书然后修行,圣洁宁静,就像一个小圣女。

    什么时候见她有过这般模样?

    “你不会是……真的喜欢那个家伙吧?”

    莫雨很吃惊,也很担心。

    ……

    ……

    酒楼里的夜宴,在这次笑场之后便收了场,陈长生三人翻过院墙回到了国教学院。

    刚刚走进小楼,旁边的房间门便开了,他们望了过去,吃惊地现折袖扶着拐站在那里。

    “今天终于有心情起来走两步了?”唐三十六取笑说道。

    折袖没有理他,看着陈长生说道:“她来过。”

    “谁?”陈长生有些不明白。

    “徐有容。”

    说完这个名字,折袖便关上了门,看样子是准备继续睡觉。

    三个人听到这个名字后很是吃惊,看着紧闭的房门,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大概很难睡着了。

    唐三十六走回小楼前,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然后望向陈长生带着歉意说道:“可能看到我们刚才喝花酒的场景了,抱歉。”

    陈长生捂着脸说道:“我就说不去不去,你非要拉我去。”

    唐三十六看着他这模样便郁闷,说道:“你又不准备娶她,她也不见得想嫁你,你怕她什么?”

    陈长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心想对啊,觉得自己刚才捂脸的动作有些丢脸,强装平静说道:“不错,就算看到又如何?”

    唐三十六耻笑说道:“装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你把手放到姑娘身上去。”

    “我有洁癖。”陈长生看着他和苏墨虞认真地解释道:“我不是嫌那些姑娘脏,只是心理上过不了那一关。”

    唐三十六没好气说道:“我们当然知道,你不是嫌她们脏,你是嫌所有人脏。”

    苏默虞一直很安静,这时候忽然问道:“圣女来国教学院做什么?”

    “是啊。”唐三十六不再继续嘲讽,看着陈长生认真说道:“她是不是很生气,所以偷偷过来,准备一剑把你给捅死?”

    略一停顿后他感慨道:“那可真是谋杀亲夫了。”

    他这说法看似不嘲讽,实际上嘲讽更浓。

    苏默虞看似智珠在握,实际上依然木讷:“才说过,既然婚约不作数,陈长生便不能视圣女为未婚妻,那么她就算真的是想过来把陈长生一剑捅死,也不能算作谋杀亲夫,只能说她意图杀人。”

    事实上那份婚约,陈长生已经请教宗强行解除,但因为某些原因,他始终没有对外宣布过。

    苏墨虞看着唐三十六语重心长继续说道:“而且她毕竟是圣女,你应该对她尊重些。”

    唐三十六挑眉说道:“除了打架比我厉害,我看不出有任何需要尊重她的理由。”

    便在这时,折袖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

    “我一向我很尊敬徐有容,所以你们也应该尊敬她。”

    ……

    ……

    事情的展比想象中快很多,第二天清晨,便有青矅十三司和南溪斋的弟子拜访国教学院。

    想到徐有容曾经来过,甚至有可能进过自己的房间,陈长生的心情便有些异样,以至于昨夜的睡眠质量极难得地不怎么好,当他出现在青矅十三司和南溪斋的三名弟子身前时,眼圈有些黑,看着有些虚,南溪斋的那位师姐想着进院门之前看到的那排酒楼,生出些猜测,看他的眼神便难免带上了些鄙夷。

    青矅十三司的那位师姐,陈长生和折袖曾经在周园里见过,算是有些交情,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闲话,直接把信递了过去。

    从夏天国教开始诸院演武以来,国教学院已经收了无数封类似的信,但陈长生接过这封信的时候,依然觉得有些沉重。

    信是常见的战书,但人很特殊,是徐有容。

    整个大6期待了很长时间的这场对战,就这样干脆利落地来了。

    陈长生拆开信认真地看了一遍,从笔迹上判断应该不是徐有容亲笔,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最重要的便是日期与地点。

    日期是七日之后。

    地点是奈何桥上。

    ……

    ……

    请大家不要着急,因为这和情节推进无关,只在于写的度,情节没法动,节奏保持终究是最重要的。只是担心影响到参加高考的同学们的心情,为避免大家老想着后面,增加了焦虑,所以向大家报告,陈徐会还要好几天,不会出大事,陈会赢,不是悲剧,剧透完毕,大家明天安心进考场吧,好好地耍这两天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