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501章 离宫解铃
    那位姑娘正是徐府的大丫环霜儿。 ,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她看着稳重成熟了不少,眉眼也变得宁静了些。

    霜儿看着灯笼后的那个少年……不,现在已经要说青年了,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紧张,紧握着的双手变得有些湿热。

    她想要说些什么,她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在小姐回到京都之前。因为她现在现,就像老爷太太说的那样,这门婚事对小姐来说,或者真的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当初生了那么多事情,如果换作她,肯定也会记恨到现在。

    就在她咬了咬牙,准备开口的时候,陈长生来到了她的身前,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石门那边走去。

    没有什么怨气,没有什么恨意,没有趾高气昂,也没有咬牙切齿。

    很平静,仿佛只是过路人,和曾经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遇见过的某人点头打了个招呼。

    霜儿怔住了。

    便是这段时间,陈长生便走过了石拱门。

    霜儿转身,抬起手来,想要唤住他,最终还是没有。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的心情有些微网。

    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何感觉时间没有过去太久,那个少年和这个世界好像就已经改变了很多?

    离开东御神将府,顺着官道前行,来到一座石桥上。

    还是那座石桥,酷热的夏夜里,桥下的河畔坐满了乘凉的民众,河水里没有落叶,他站在桥头收回视线,回头望向东御神将府的那些飞檐,沉默不语,不知道和霜儿生出了相似的感慨距离初入京都来这里退婚,不过一年半时间,为何却已经恍若隔世?

    当初离开西宁来京都,他的主要目的是参加大朝试,得榜名,进凌烟阁,寻找逆天改命的秘密,退婚只是顺带、当然也是必行之事。如今他虽然还没有找到逆天改命的方法,但毫无疑问,他的命运早就已经生了剧烈的变化,可是这婚为何还是没有退掉?

    他摇了摇头,向石桥那边走去,决定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

    解铃还须系铃人,解除婚约同样如此,太宰老太人早已仙逝,老师带着师兄云鹤般杳无踪迹,那么便只能找婚书的第三方。

    他去了离宫。

    不需要通报,守在宫前的教士便恭恭敬敬地把他请了进去,专程陪着他走过漫长的神道,来到了最深处的那座宫殿前。

    夜晚的离宫非常幽静,教宗居住的宫殿更是如此,被四方黑檐隔出来的天空里繁星点点,看的时间久了,真的很像一口幽深的水井。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手腕上的那串石珠取了下来。

    幽静的殿里响起哗哗的水声,他转身走了进去,对着青叶盆载旁那位普通老人似的教宗行了一礼。

    “师叔,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以往陈长生很少用师叔二字称呼教宗,不是因为什么精神方面的洁癖,纯粹就是有些不习惯。但国教学院生了这么多事情,再在东御神将府里听到徐世绩那番有些裸的话语,他便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喊,在世人的眼中,自己与教宗的关系已经无法分割开来,那么不如提前习惯为好。他是个很珍惜时间的人,既然决定了便这样做。

    就像这个问题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盘桓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时候既然能够面见教宗,他当然就很直接地问了出来。

    师叔的称谓和这个问题本身,让教宗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

    陈长生问的是国教新旧两派之间的斗争以及离宫最近这段时间的沉默。

    “你们是年轻人,年轻人的事情就算不是小事,但如果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或者说不够好的地方,事后总有弥补的余地或者说理由。”

    教宗把木瓢搁回水池里,接过陈长生递来的麻布,轻轻地擦拭了一下手,说道:“但我们这些老年人不行。年轻人可以冲动,可以热血,我们则必须冷静甚至冷漠,在所有人看来,我们都很老谋深算,好听一点叫深谋远虑,那么我们必然不会冲动行事,我们做的所有事情背后都必然隐藏着什么阴谋,所以只要我们动了,事情便容易变大,而且再也没有余地。”

    这两段话其实有些散碎,但陈长生听明白了。

    这场风波本来是天海家与国教新派向教宗起的攻势的开端,却硬生生被国教学院挡在了院门之前,离宫当然会保持安静。

    教宗走回椅前,示意他坐下,说道:“而且这是一个机会。”

    这句话更简单,更含糊,但陈长生还是听懂了。

    天海家和国教新派的攻势,如果能被控制在一定程度之下,对国教学院和他来说,是一次非常珍贵的机会。

    就像他的神识在剑意海洋里被洗的更加纯净坚韧,他的剑也在这些对战里变得更加稳定强大。

    “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尽快地成熟起来。”教宗看着他和蔼说道。

    这个结论陈长生只明白一部分,他和唐三十六讨论的时候,就是这一点无法确定,为何教宗陛下会选择这种方式让他成长,显得过于着急,用唐三十六的话来说,近乎揠苗助长。

    看着他的神情,教宗有些意外,说道:“我以为你对这些事情不怎么感兴趣,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想明白,或者会更早些便来找我。”

    “有很多事情不感兴趣,也必须要学习,既然你无法避开……这是唐棠对我说的。”陈长生说道。

    唐三十六对他说过,既然你要成为教宗,那么便要学会这些看似无趣的事情,便要拥有自己的班底,比如国教学院。

    教宗先前的这些话,他之所以都能够听明白,也是因为唐三十六提前就做过类似的分析。

    现在看来,唐三十六的那些推算都是对的。

    “你这个朋友交的很不错。”教宗有些感慨,说道:“当年我和他祖父相识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你们这么大,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和他祖父想法不一样,自然也就没办法继续维持当初的情谊,他回了汶水,我进了离宫,一晃便已经这么多年。”

    前些天在国教学院看着莫雨和唐三十六说话,陈长生意识到所谓上层社会,但还是没有想到教宗居然与唐老太爷曾经如此亲近过。

    “既然前些天没有来,我以为你最近便不会来,为何忽然今夜来了?”教宗问道。

    国教学院已经撑过了最艰难的那个阶段,在那时候都没有向离宫求援,现在就更没有道理。

    “我去了东御神将府。”陈长生说道:“我想退婚,他们那边一直在拖,所以我想请师叔帮忙直接解除这门婚事。”

    教宗现他眉眼间的神情竟很认真,神情微异问道:“你知道这门婚事意味着什么吗?”

    如果是以前,陈长生当然会相信师父说的那个故事徐有容的祖父替先帝祭山,被魔族大将偷袭重伤,便是御医也无法治好,恰逢他的师父计道人路过当地,妙手回春,太宰感激之下便有了这份婚约,但现他自然清楚这份婚约的背后定有隐情。

    因为师父并不仅仅是计道人,还是商院长,是圣后娘娘最强的敌人。

    “不管这份婚约意味着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

    如果是普通的少年对着长辈说出这样的话,往往会有很浓郁的幼稚可笑意味,充斥着令人掩鼻的热血感觉,实际上只是自私放肆。可是当这句话从陈长生的嘴里说出来时,却没有这些问题,显得很平静,而且很有说服力,区别就在于前者往往是根本不知道责任是什么东西,而他则是经过很认真地思考之后确认这不是该自己承担的责任。

    生死是自己的事,婚姻是自己的事,生不生孩子是自己的事,怎么养孩子也是自己的事。陈长生对这些事情并没有进行过整理,只是很自然地这样做,或者因为他一直修的就是顺心意,而上面这四点便是顺心意的最低要求。

    教宗看着他再次问道:“将来你不会后悔?”

    老人浩瀚如星海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意。

    陈长生没有注意到,说道:“不会。”

    教宗静静看着他,说道:“好。”

    陈长生告辞之前问道:“能不能不打?”

    这说的自然是万众期待的……他与徐有容的那场对战。据唐三十六打听到的消息,据说青矅十三司那边已经开始准备挑战书,执笔人请的是一位朝中的大学士。陈长生本来就不想与徐有容争斗,今天去了东御神将府,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更是多了一分同情,这时候又得到教宗肯解除婚约,他觉得更没有任何道理打这一场。

    “我们这一门修的就是顺心意,只要你自己愿意,当然可以,即便对方想要,你也可以避开。”

    教宗从水池里拾起木瓢,继续给那盆青叶浇水,缓声说道:“只是你要能够做到确认,选择确实是在顺心意而行。”

    陈长生看着教宗的背影,这一次总算明白了些,知道这段话另有深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