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82章 剑从口出(四)
    这名剑客是通幽中境,按道理来说,对上一名坐照境的年轻人,随意一剑也可以把对方击垮。 ,但伏新知的第一剑来得太快,竟让他不得不先用了守势。而就在他准备转守为攻的时候,伏新知的第二剑便到了,依然很快。

    能够这么快,说明伏新知的两剑之间,没有任何凝滞的地方。

    而钟山风雨剑的第一式与第五式,按道理来说,很难联在一起,更没可能如此顺畅。

    问题就在于,他的剑把伏新知的剑,震到了斜上方。

    便是那个位置,正是那个角度,才能让伏新知的两剑联的快如闪电。

    他见过钟山风雨剑,但他从来没有想过,钟山风雨剑能够这么用。

    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是伏新知的第三剑与第四剑。

    那两记剑招,是国教真剑。

    由钟山风雨剑转国教真剑,为何也能转的那般顺畅?甚至给人一种妙到天成的感觉?

    明明不是一套剑法,为何却仿佛是那些剑道大宗积千年底蕴创造出来的连环剑?

    对这名剑客来说,这四剑实在是太妙了,也太可怕了。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伏新知的境界远远不如自己,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四剑。

    换个说法,那就是伏新知如果能够破境通幽,哪怕比他差整整一个层次,也可以用这四剑威胁到自己。

    这样的四剑,当然不可能是一个初入国教学完的州郡新生能够想出来的。

    而先前伏新知剑招变化时,看似对局势无比精确的推演预判,更明显是有人提前已经替他设计好的。

    谁能提前就算到今天这场对剑的所有细节,并且给出如此完美的解决方案?

    那名剑客想到世间居然有这样的人,便觉得浑身寒冷,又浑身热。

    他想到有人竟然能在剑道上走到这一步,便兴奋到了极点,恨不得这时候就去痛饮一番!

    “这……是陈院长的剑法?”他看着唐三十六颤声问道。

    唐三十六说道:“是的。”

    那名剑客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从震惊里平静了些,感慨说道:“我听过去年青藤宴上他与苟寒食论剑的故事,每每听到那些细节,总觉得是讲述者言过其实,太过夸张,毕竟当时他还只是坐照境,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剑之一道,真有生而知之者。”

    听着这番话,唐三十六也很自然地想起了去年青藤宴上的那画面,同样很是感慨,说道:“不要说你不信,当时他说剑招,我负责出剑,可在出剑之前我也不相信他能够帮我战胜七间,可是……那个家伙就是做到了。”

    那名剑客再次感慨说道:“这等剑道天赋,真是令人惊叹。”

    “你的赞美,我会转达给他,不过,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剑道天才……”

    唐三十六说道:“他只会说自己不过是比较勤奋努力,记性比较好罢了。”

    那名剑客闻言怔住,心想这等剑道天赋便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如何能够否认……不知该如何言语。

    “我也觉得他说这话时的模样很欠扁,嗯,比有时候的我还更欠扁。”

    唐三十六向那名剑客拱了拱手。

    那名剑客点了点头,走回人群后方,却没有与那些天海家的高手们站在一处,而是继续向更远处走去。

    相信他会走得很远,一直要走过奈何桥,走出城门,然后去往更广阔的天地。

    今日始见剑道如海,又如何还能在京都这座小城停留?

    ……

    ……

    第三场对战很快便来了。

    挑战国教学院的那位高手神情阴鹜,明显不是个善类,而且也没有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

    代表国教学院出战的,是一位由天道院转过来的学生,叫做初文彬。

    “师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初文彬看着那名高手,有些不安地低声说道。

    他以前是天道院的学生,唐三十六以前也是天道院的学生,本来就认识,现在又都变成国教学院的学生,虽然说谈不上同病相怜,但至少有几分不一样的香火之情,此时一紧张,他习惯性地称呼唐三十六师兄,还忘了应该喊院监,很在乎这件事情的唐三十六也不怎么生气。

    “怎么了?”唐三十六侧了侧身问道。

    初文彬带着怯意看了场间一眼,说道:“那人感觉有些凶。”

    唐三十六说道:“昨夜陈长生教了你一招,就是专门对付这个人,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占些便宜……你就算怕了,可也没办法临时换人。”

    初文彬有些无奈,提着剑便向石阶下走去。

    那名神情阴鹜的高手,看着肤色白净像个女子般的初文彬,露出一丝阴恻莫名的笑容,说道:“原来还真有不怕死的。”

    初文彬被这一抹笑容吓得够呛,转身看着唐三十六说道:“师兄,他吓我。”

    唐三十六微微挑眉,看着那人说道:“我说,打架就打架,你瞎说什么呢?”

    那人敛了笑容,寒意逼人说道:“国教学院现在连句实话都不敢听了吗?”

    唐三十六说道:“有本事你今天就把他打死了给我看。”

    初文彬闻言大惊,心想师兄你这话说的帅气,气势极盛,可是……命是我自己的啊!

    那人冷笑说道:“打死了又如何?”

    唐三十六微微抿唇。

    就像当初陈长生在澄湖楼里一样,他也清楚地感知到了此人的……杀意。

    “诸院演武的规矩里并没有可以打死人这一条。”

    他看着那人面无表情说道:“如果你想破坏规矩,我自然有不按规矩的玩法。”

    那人笑了起来,配着苍白的脸色与阴沉的眉眼,笑容显得格外可怕:“前些天,我家公子才说过,刀剑无眼。”

    听着这话,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人竟是别天心的下属,或者是他家的仆人。

    不要看只是个下属甚至仆人,但能够跟随别天心行走世间,让那两位八方风雨安心……此人必然极其强大可怕。

    “刀剑无眼,你又不是瞎子。”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如果不妥,我自然会喊停。”

    那名别家的仆人似笑非笑说道:“凭什么唐少爷您喊停,我就要停?再说了,你们国教学院的这些学生太弱,我正常来战,一时失手把他打死也是正常。”

    “失手?”唐三十六的眉挑了起来,像一把将要出鞘的剑。

    那名别家仆人看似很好心地解释道:“失手就是停不下来的意思。”

    “你说的对,我们国教学院的新生当然还比较弱,你们对他们来说,是毫无疑问的强者,以强凌弱,人们还停不下来……”

    唐三十六看着他很平静地说道:“那说不得,我只好请你全家停下来。”

    那名别家仆人神情微凛,说道:“您应该很清楚,我是别家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是别家的仆人,野兴庆。”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但你自己的家在山南郡,仗着别家的势,在乡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占了良田万亩,听说你儿子还在做县官?”

    听着这话,那个叫野兴庆的别家仆人神情骤变,厉声喝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是谁。”

    唐三十六不再看他,望向人群后方那些应天海家之命前来挑战国教学院的高手们,说道:“你们所有人,我都知道是谁,所以,要打便打,但如果有人真想把事情弄大,再说什么停不下来之类的混帐话,那我只好让你们全家都停下来。”

    然后他重新望向野兴庆,问道:“现在,你听明白了吗?”

    这个世界上能够停下来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剑,比如言语,还有前途,甚至是命途。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很平静,完全没有平时嚣张浮夸的感觉。

    唯如此,场间所有人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不仅仅是狠话。

    是的,就算是国教学院也不可能把别家如何,毕竟那意味着两位八方风雨。

    但野兴庆终究只是别家的仆人,他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家人,那么当他威胁国教学院的时候,事先就应该想清楚,国教学院可以很轻松地威胁到他。

    在唐三十六很清楚地说完这段话后,野兴庆想清楚了,于是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师兄,你真了不起。”

    初文彬怯意渐退,看着唐三十六开心说道。

    被如此称赞,换作平时,唐三十六肯定也很开心,但他这时候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就此收局,最重要的是,当初在国教学院门口,他对整座京都说过,自己绝对不会让对战影响到这些新生们,所以他不想冒险。

    他和陈长生昨夜做好的安排,至此暂时告一段落。

    虽然与原先的设计有些出入,但他还是决定亲自出手。

    便在这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人,那人走到国教学院门口,说道:“这场我来吧。”

    那是个文静贵气的年轻学生,又给人一种端正严肃的感觉。

    唐三十六看着他问道:“你怎么黑了这么多?”

    那名年轻学生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回答道:“你知道,后面那几座碑的亭子有些小,挡不住太阳。”

    ……

    ……

    剑从口出,说的是陈长生,也是唐三十六。另外向大家报告一件事情,最近大半年饮食没控制,酒也在喝,结果,痛风复了,不严重,就是疼,从此开始进入素食阶段,当然有用药,不用担心,还有存稿,更不会是断更的理由,请放心。大家一定要保重身体啊,多运动这个话,怎么说都不为多,一定要做到,不过也不要觉得压力大,我们要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痛风虽然痛,但我可以顺便减肥!忽然想起来,要认真感谢坑道士,他是将夜漫画的作者,在我因为病痛不爽的时候,看到将夜漫画在有妖气上了,结果我一看就从头看到了尾,真的很好看啊!然后还觉得不尽兴,我又开始重读将夜的现真好看啊……推荐大家看看将夜的漫画,然后再去重看吧,在有妖气上搜将夜就能看到了,或者大家在我的微博上找,漫画真的很好玩,这个绝非广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