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择天记 > 第472章 国教学院的大事件
    “当然是他。”折袖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

    进京都之前,他还没有破境通幽,就算狼族血脉天赋特殊,也不可能战胜一名聚星境的强者。

    他又说道:“不过如果现在和他打,我有把握。”

    唐三十六微异问道:“你有把握胜他?”

    折袖说道:“不,我有把握和他同归于尽。”

    房间瞬间安静,唐三十六头疼想着,除了自己,国教学院里的这些家伙都是变态,真是没法交流。

    陈长生忽然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按道理来说,以唐三十六的性情,再如何嚣张,也不可能在澄湖楼里故意挑衅天海家主这样的大人物,从而让事态忽然变得激烈起来。

    唐三十六安静了会儿,说道:“我们分析过,双方想要做什么,教宗陛下或者是想把你这把剑磨的更快,那天海家为什么要配合?”

    “因为他们想造势……最终逼着我直面徐有容。”

    “你想和徐有容血战到底吗?”

    陈长生很认真地想了想,现自己没有任何理由、任何道理去与那个素未谋面的少女战斗,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

    唐三十六说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都想不到我们的应对方法,这件事情办好之后,你就可以安安静静地读书修行。”

    “真的可以吗?”陈长生看着他认真问道。

    唐三十六剑眉微挑说道:“我是谁?”

    陈长生忽然想起来雪岭温泉畔的苏离,觉得这事好像有些不大靠谱。

    “可是,为什么对方会忽然加大打压国教学院的力度?”

    堂堂天海家主,当然不可能就因为吃不到龙虾,就改变既定的方针。

    唐三十六看着笑了起来,有些不怀好意。

    “很明显,你那位便宜岳父现在对你感觉很不错,天海家很担心徐有容真看上你了,不肯和你打怎么办?”

    陈长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有些生硬地转了话题:“先我们要解决眼前的问题,怎么不被他们淹死。”

    这话他刚才在澄湖楼上也说过。

    当初国教学院陷入困局,唐三十六从天书陵回来,左手端着一碗豆浆,右手拿着一根油条,在国教学院门口铿锵有力地说道,这件事情他来解决,然后恶狠狠地把油条摁进豆浆碗里,说要淹死他们。现在陈长生很想知道,水来土淹,兵来将挡的法子明显不能再继续用了,他还打算怎么淹。

    如果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他只好不去考虑太多的事情,直接去离宫求见教宗陛下。

    “淹,有很多种方法。”唐三十六胸有成竹说道:“接下来我的方法,叫做水淹七军。”

    “水淹七军?”陈长生很是不解。

    唐三十六忽然说道:“先前听说国教骑兵又抓了两批意图闯进国教学院看风景的外地游客。”

    陈长生心想,这和咱们现在讨论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唐三十六继续说道:“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些提醒,既然很多人都想进来看,我们不如直接卖门票,还能挣些钱。”

    陈长生和轩辕破还是不懂。

    唐三十六看着他们认真说道:“我想说的是,国教学院很大……就我们几个,难道不会觉得寂寞吗?”

    ……

    ……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国教学院外便来了很多看热闹的民众。

    很明显,昨天国教骑兵逮捕了三批意图闯入国教学院的游客,并没能影响到其余人的心情。

    而且昨天澄湖楼生的事情,以及随后天海家主的怒火,已经传遍了整座京都,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今天一天,便将有四十余名修行强者前来挑战国教学院要知道前面这些天,总共也就才数十场对战。

    这种热闹,谁会愿意错过?

    国教学院当然可以像最开始那两天一样先拖着,但现在不比当初,今天有四十几封挑战书,相信明天可能会有更多的挑战书,雪花不停地落着,雪球不停地滚着,到时候地面的雪层积的越来越厚,雪球滚的比院门还高,国教学院里的那些年轻人还能怎么办?

    巷外卖花的摊贩已经来了,更早占据好位置的是早点摊贩,人们一边吃着热乎乎的包子和清爽的凉面,一面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这件事情,空气里弥漫着肉馅与黄瓜丝的味道,以至于那些爱慕唐三十六的花痴少女们恨不得把鲜花藏进怀里,生怕花香被毁了。

    人群忽然渐渐地安静下来,因为就在街对面的凉棚前方,出现了很多人。那些人或老或少,或高或矮,俱自沉默,明显不是来看热闹的民众,因为他们身上都流露着非常危险的气息,都是真正的高手,都是来挑战国教学院的高手。

    看着这数十名天海家从各学院甚至诸郡调过来的高手,很多人不禁替国教学院担心,心想这怎么打得过?怎么打得完?

    便在这时,国教学院的院门嘎吱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

    院外的街上一片安静,气氛有些诡异,便是那些少女也只是满怀企盼地望着那边,却不像前些天那般不停喊着唐三十六的名字,说着我一定要嫁给你之类的疯话。

    从国教学院里走出来的不是唐三十六,也不是陈长生,是辛教士。

    辛教士看了眼四周的人群,尤其是远处街那些高手,忍不住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复杂,却看不出来是在替国教学院担心还是如何。

    他从怀里取出一张纸,吩咐下属仔细地贴在了国教学院门边的墙壁上,然后转身望向人群,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今天国教学院暂时停止接受挑战申请。”

    百花巷以及更远处的街上都是鸦雀无声,国教学院这样的应对,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但正如大家想的那样,总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那么国教学院必然要有新的手段,也就是说按道理来讲,这位离宫教士接下来应该还有话要说,说不得有什么大事生。

    果不其然,辛教士接着说道:“今天,国教学院正式开始招收新生!”

    ……

    ……
龙8国际